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8章 张大傻犯花痴

    刘瑾怔了怔道:“殿下,这奴婢也不知道啊。”张知节好奇道:“张定远是谁?”刘瑾笑道:“张统领是东宫侍卫统领,今天正好请假了,所以小侯爷没见到。”张知节笑道:“有这么巧吗?找个人问问。”

    张知节上前几步拉着个路人笑着问道:“大哥,这是谁家啊?张灯结彩的有什么喜事吗?”那人见张知节虽然年纪不大,却是富贵逼人气宇不凡,不敢怠慢笑道:“公子不知,这是张家,听说张家大爷是宫里的侍卫统领,张家老夫人今天过寿呢。”

    张知节拱拱手道:“原来如此,谢了。”张知节回来笑道:“真是巧了,还真是张统领家,要不咱们进去蹭个饭?”张知节知道朱厚照打算进去吃饭了,所以直接问了,免得他不好意思说,蹭饭也好,省钱。

    朱厚照脸色一红道:“怎么能叫蹭饭呢?咱们正巧路过,进去给老夫人祝寿呢。当然了,祝寿嘛,吃顿寿宴沾沾老夫人的福气嘛。”刘瑾张永谷大用连连点头附和道:“殿下说的是,殿下说的有道理。”

    张知节一摊手笑道:“那啥,我的殿下,有礼物吗?咱们总不能空手上门吧。”朱厚照脸色一红讪笑道:“这哪有礼物啊,刘瑾,你们带礼物没?看看身上有什么?”

    刘瑾眼珠一转,笑道:“殿下忘了,咱们东宫里已经下了赏赐了。”朱厚照一听顿时拍手笑道:“对,对,既然已经送了礼了,去吃顿饭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张知节点头笑道:“既然这样咱们就去吧,进去后让张统领带着咱们去给老夫人祝寿,殿下说点好听的。”朱厚照点头笑道:“好,就这样。”

    朱厚照又迟疑道:“就这样直接进去?不好吧?”张知节笑道:“这还不简单,让刘公公去门房亮腰牌,张统领自然就出来了。”朱厚照听了眼睛一亮挥手道:“刘瑾,快去。”

    门房上的人其实早就注意到了张知节几人,见刘瑾来了,门房里的人迎了出来见刘瑾穿着不凡倒也客气,打个千道:“这位爷不知何事?”

    刘瑾掏出腰牌来往前一递道:“咱家刘瑾,来自东宫,有事要见张统领。”门房上的人知道自己大爷就在东宫做事,见刘瑾来自东宫不敢大意,笑道:“公公请先里面喝茶,小的这就去禀报我们爷。”

    刘瑾心想太子殿下还在那边站着,我怎么敢进去喝茶,摆手道:“喝茶就不必了,咱家就在这等。”门房上的人听了心里一惊,这连茶都不喝,听起来似乎来者不善啊,打了个千就急匆匆进去禀报去了。

    张定远正在陪客,见一个下人急匆匆来到跟前,心里有些不悦。下人见了张定远赶紧过去紧张的小声道:“爷,外面来了位叫刘瑾的公公,说是来自东宫,有事要见爷。”

    张定远眉头一皱心道,刘瑾怎么来了,虽然同在东宫,两人却是不熟,难道殿下有何旨意。下人见张定远皱眉,小声道:“小的请他去茶房喝茶,他没去,要在门口等。”

    张定远听了心里也觉得疑惑,带着下人直奔大门处,出了大门见果然是刘瑾。张定远抱拳道:“不知刘公公大驾光临。”刘瑾笑呵呵道:“可不是咱家大驾光临。”说完往指向不远处,张定远定睛一看,呵,原来是这位大驾光临。

    张定远连忙就要行礼,张知节连忙道:“张统领别,这人多嘴杂的。”朱厚照一听连忙道:“免礼,免礼。”张定远抬头看了一眼旁边这位先出声的年轻人,心道:这是谁啊。

    刘瑾笑道:“这是殿下陪读,寿宁侯家小侯爷张知节。”张知节见朱厚照不说话只能开口道:“张统领,殿下今日微服私访,路过贵府,想起老夫人今日过寿,所以想凑个热闹,给老夫人祝寿。”

    张定远压下所有疑问对朱厚照躬身道:“末将真是求之不得,殿下能来真是蓬荜生辉啊。”

    张定远陪着朱厚照往里走,却不是去大厅的方向而是去往后花园。张定远知道朱厚照毕竟身份尊贵,去大厅肯定是不合适的。朱厚照一路上走走看看,觉得非常新鲜,转过头来对张知节笑道:“普通人家原来是这个样子啊,倒是跟宫里大不相同。”

    张定远陪着朱厚照到了后花园的一处水阁,此处风景颇为秀致,朱厚照点头道:“这个地方不错,有点意思。”

    张知节见朱厚照正在兴致勃勃的四处打量,悄悄拉了拉张定远的衣袖。张定远悄悄落后两步,张知节小声道:“张统领,殿下还没吃饭呢。”张定远点头会意。

    张定远又陪着说笑了了几句就下去准备去了。朱厚照却是不想在阁子里安稳坐着,这个年纪朱厚照就跟猴一样。

    突然一个好听的女声传来:“你们是谁?怎么会在这里?”几人回头一看,却是有两个十二三岁的姑娘不知何时走了过来,见到这后花园里竟然有陌生男人,顿时大吃一惊。

    朱厚照被两个小姑娘质问顿时脸色一红不知所措道:“两位小娘子,我们是张定远的客人。”

    左边的小姑娘双手掐腰气呼呼道:“小娘子?敢叫本小姐小娘子?你才是小娘子呢!”

    朱厚照被这个小辣椒骂的一愣,觉得不知咋说了,转过头去想示意张知节救场,却见张知节定定地看着人家,跟个傻子似的。

    小姑娘见朱厚照愣头愣脑的,又见张知节傻乎乎的就知道盯着她们俩看,心里觉得有些不信:我哥还有这种傻不拉几的朋友?

    左边小姑娘想要再说些什么,右边的小姑娘警惕地看着几个陌生人,拉了拉左边的小姑娘的袖子小声道:“别说了,赶紧走啊。”左边的小姑娘不情愿的哼了一声,这才和右边的小姑娘手挽着手按着原路走了。

    朱厚照见到两个小姑娘走了,顿时郁闷了,自己好像被鄙视了。再看看张知节,还傻乎乎的看着人消失的地方。朱厚照晃了晃张知节道:“张大傻,人走了,别犯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