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0章 侯府

    张夫人那是什么眼神,总觉得怪怪的,佳颖被张夫人那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的心里慌慌的。

    秋意疑惑道:“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吗?为什么我觉得我嫂子看你的眼神怪怪的?难道要把你说给我侄子做媳妇?哇,以后你得喊我姑了?”

    看到秋意夸张的样子,佳颖没好气的推了她一把笑道:“有没有正型啊?你侄子才多大?一个小鼻涕虫。”

    秋意惊疑道:“咦?你说会不会是那俩傻子看上你了?托我嫂子打听。”

    佳颖听了一怔,气道:“张秋意,你要再胡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看到闺蜜好像真的有点生气了,秋意吐了吐舌不敢乱说了。

    张夫人笑吟吟的对张定远道:“原来是定国公府家的七娘,还真是个美人胚子。”张定远一怔:“定国公府?”张夫人笑道:“徐三爷家的姑娘,还没有许人。”张定远松了一口气道:“原来是旁支。”

    等张定远匆匆赶来的时候,朱厚照几人已经用好饭了,张知节正焦急的等待呢。见张定远来了,张知节使个眼色,俩人出来细谈。

    张知节直奔主题道:“张统领,打听出来了没?”张定远一怔,张知节怎么这么急,然后恍然大悟,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真会溜须拍马,怪不得只做了一天的陪读,就和太子好的跟什么似的。

    张定远小声道:“打听出来了,是定国公府的小姐。”张定远心里顿时不淡定了,这身份可以啊。张定远解释道:“是定国公徐永宁的二弟徐永贞的孙女,她父亲排行老三,而且徐永贞是庶出。”

    张知节顿时送了一口气道:“原来不是国公府嫡支啊。那啥,有人家了没?”张定远笑道:“没呢。”张知节顿时眉开眼笑道:“这就好,这就好。”张定远看着眉开眼笑的张知节有点糊涂,这画风有点不对啊,知道人家姑娘没许人家,你张知节一脸眉开眼笑一脸猥琐是怎么个意思?

    张知节看到张定远看自己的眼神,咳了一声道:“那啥,我会禀报殿下的,注意保密哈。”说完有点心虚的溜回了水阁。

    回去的张知节心情大好,解决了一桩心事,朱厚照狐疑道:“你跟张定远出去嘀咕什么呢?”张知节遮掩道:“没什么,殿下咱们是不是去拜访一下老夫人,然后告辞了,这打扰老张也不好。”

    张定远带着朱厚照去给老夫人祝寿,张知节一路探头探脑的,可惜并没有再看到那位姑娘。老夫人处早就知道消息了,只留了几个婆子,连个丫鬟都没留,让张知节大失所望。

    张知节悻悻的出了张府,张定远这是防他们当防贼呢,啊不,当防色狼呢。出来后,张知节也没心思再逛了,就劝道:“殿下,还是回宫吧,天色不早了。”

    这真是说到了刘瑾他们的心坎里去了,刘瑾张永谷大用三人七嘴八舌的围着朱厚照轰炸。朱厚照也觉得有点累了,只好勉强点头表示回宫。

    张知节将朱厚照送到了宫门处就告辞了,坐上周兴的马车,张知节舒服的伸了个懒腰,今天可实在是累坏了。

    进了门正巧碰到了张知节的便宜老爸,张知节规规矩矩的站好,硬着头皮喊了声“爹”。没办法,这个时代奉行棍棒底下出孝子,家暴什么的时常发生,邻居听到隔壁孩子惨叫都会赞叹一声家风严谨。张知节可记得红楼梦里贾宝玉差点被他老爹打死了,大板子拍在身上,想想张知节都得打个冷战。

    张鹤龄站住问道:“听说你去宫里给太子做陪读了?”张知节规矩道:“是皇后娘娘吩咐的。”张鹤龄“哼”了一声道:“瞎折腾,既然去了就好好听太子的吩咐,记得别闯祸。去吧!”

    张知节点头答应,待张鹤龄走远了这才迈步向自己的院子走去。

    还未进院子,香芋就已经迎出来了,满面笑容嗔道:“二爷可回来了,都挂念死我们了!一整天了也不遣人来报个信儿,娟儿姐都不知道在二门处转了不知多少圈了。”

    娟儿听到声响掀开帘子出来笑道:“你个小蹄子,说自己就说自己,牵连上别人干什么?”娟儿笑道:“二爷,热水都已经预备好了,二爷洗个澡去去尘吧!”

    张知节听了脸色有点红,不过走了一天身上确实粘糊糊的,点了点头,娟儿已经去准备了。

    张知节坐下刚端着翠墨递上来的茶喝了两口,娟儿已经打开帘子道:“二爷水好了。”张知节起身跟着娟儿去了浴室,香芋已经在那等着了。

    进去之后站定,娟儿和香芋开始给张知节解衣。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张知节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不一会,张知节就光溜溜的了,红着脸去浴桶里坐下,娟儿和香芋挽起袖子开始拿着丝巾细心地给张知节洗起来。

    两个明媚娇好的小美女给自己洗澡,香艳是香艳了,不过张知节还没有习惯。张知节两手扶在桶沿上,任由娇嫩的小手在自己的的肌肤上划过,张知节不自觉的就肌肉紧绷。洗个澡洗得自己好累啊。

    娟儿笑道:“奇怪了,二爷病了一场洗澡开始害臊了。”香芋奇怪道:“洗澡有什么好害臊的,不是一直都是这么洗嘛。”说完吃吃笑道:“我知道了,二爷长大了。”

    张知节囧的不行,自己这是被调戏了吗,作为一个受过爱情动作片高等教育的人,竟然被自己丫鬟小萝莉调戏了!

    娟儿看出张知节的难为情笑着解围道:“二爷今天入宫,还好吗?”张知节松了一口气道:“还行,挺好的,太子殿下爷挺好相处的。”张知节又问了自己不在,家里的情况,说着话缓解了紧张的情绪。

    洗完之后,张知节红着脸任由娟儿和香芋给自己细细的擦干身体,穿上新的衣服,这才在香芋的笑声中逃一样出了浴室。出了浴室张知节搓了搓有些发烧的脸,进去坐在椅子上喝茶,等着娟儿和香芋收拾妥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