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1章 家常

    张知节带着丫鬟朝着母亲的院子走去,春风拂面,一派欣欣向荣的气象,张知节的心情大好。自己终于迈出了坚实的一步,顺利的接近了朱厚照,也许自己已经像一只蝴蝶影响了历史的进程。

    进了门见到母亲正坐在炕上喝茶,张知节摆正心态,快步上去请安。张夫人见了连忙拉起来,拉着张知节的手上下打量,见没有什么磕着碰着,这才放心的点点头。

    张知节见状笑道:“我都多大人了,是入宫做陪读,又不是骑马打仗,您尽管放心就是。”旁边的彩霞插口笑道:“瞧瞧二爷的嘴,可比以前会说多了。”

    张夫人听了也很高兴,笑问道:“今天都干什么了?”张知节笑着回道:“上午杨学士来讲了会《孟子》,后来有事走了,太子无聊就带着我们出宫了,正巧东宫侍卫统领张将军家里老夫人过寿,我们就去热闹了热闹。”

    张夫人高兴道:“以前老是拘着你,你自己也不愿出去走动,现在好了,出去历练历练,多认识些人,你也快要长成大人了,不能总是待在后宅里。”

    说完有些感慨道:“一转眼你就这么大了,快要成亲娶媳妇了。”张知节有些无语,虽然知道这个时候的人成亲早,但是还真不习惯,张知节敷衍道:“成什么亲啊,这样就挺好。”

    张夫人听了反而乐了,拍了一下张知节笑道:“刚说你长大了,又孩子气,人长大了自然要成亲的。”张夫人抿嘴笑道:“你放心,娘一定给你挑个好媳妇。”

    张知节嘟囔道:“这哪跟哪啊,还早着呢!”正说着有小丫鬟上来禀报说饭好了,于是开始传饭,古人讲究食不言寝不语。张知节开始安静的吃饭,心里却想着成亲这件事估计自己实在没什么发言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是没自己什么事。

    结婚啊,这么大的事竟然没自己什么事,还有比这更坑的吗?一想到自己将来成亲了结果自己一点都不了解,甚至以前都没见过面,连长啥样都不知道,张知节就觉得十分恐怖。

    想着想着张知节不由又想到了在张府里见到的那位有着熟悉面容的紫装姑娘。张知节在这里怔怔地一边吃一边想着事情,没有注意到侍立在一边的丫鬟们都看着他掩嘴偷笑。估计明天,哦不,估计今晚关于张二爷连吃饭都在想着娶媳妇的八卦就传遍全府了。

    吃过饭的张知节以累了为借口告别张夫人忧心忡忡的回了自己的院子。翠墨没有跟着去往上房,见张知节一脸苦闷的回来了,心里不解,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吃完饭心情就变了。

    翠墨悄悄的问香芋道:“发生什么事了?二爷怎么看起来不高兴的样子?”香芋嘟着嘴道:“还不都是因为二奶奶的事!”翠墨瞪着大眼睛一脸雾水道:“二奶奶?什么二奶奶?”

    香芋朝着张知节的方向怒了努嘴道:“呐,当然是那位的二奶奶。”翠墨大吃一惊,这一顿饭的功夫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八卦之火熊熊燃烧,拉着香芋急声道:“好姐姐,快跟我说说,什么时候定下来的事?哪家的小姐啊?二爷什么时候成亲啊?”

    张知节实在听不下去了,过去拍了一下香芋的头道:“瞎说什么呢?什么二奶奶?整天就知道瞎琢磨。”说完拉着翠墨道:“走,走,来给爷捶捶腿,别听她胡说八道。”

    张知节躺在炕上,被丫鬟们服侍着的时候,徐光勉却皱着眉头正在听着小厮的汇报。

    徐光勉在京城混了这么多年也不是白混的,虽然嚣张跋扈,但心眼儿却不缺。张知节和朱厚照他们走了之后,徐光勉立即安排小厮带着人跟踪起来。

    徐光勉对张知节报的YN沐家的名号半信半疑,况且徐光勉也想知道他的落脚点在哪里。所以徐光勉嘱咐小厮一定要跟紧了,看看他们都去了哪里,干了什么事,见了些什么人。

    至于张知节和朱厚照则完全没有想到会有人跟踪他们,当然了或许也是心里根本就不在乎。

    徐光勉坐在那里,仔细的听着小厮道:“他们出了巷子在一个张府的大门待了一阵,后来张府出来了个男子将他们领进了府邸。小的打听了一下,原来那家是英国公府的旁支,张府的大爷在东宫坐侍卫统领,今天正巧是张府老夫人过寿。”

    徐光勉听到英国公府,脸色微微一变,心里沉吟:英国公家和自己家虽然都是国公府,但是英国公却是大明公卿第一家。自己在京里混了这么多年,世家子弟鲜少有自己不知道的。毕竟圈子就那么大,更别说英国公府这样的豪门大族子弟。

    徐光勉心思电转,没有出声,小厮见状接着说道:“他们在张府待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出来后就直接去了皇宫,那位小公子带着几个人入了宫。”听到这里徐光勉脸色变得很难看厉声道:“你没看错?是不是只有那个太监入了宫?那个小公子不应该和那沐什么是一起的吗?”

    小厮见徐光勉脸色大变,紧张的咽了口吐沫道:“爷,小的保证没看错,那位小公子带着三个人入了宫,只有那个叫沐什么的独自离开了。”

    徐光勉面沉似水道:“接着说。”小厮赶紧道:“那个叫沐什么的就上了马车,去了,去了寿命候府。”

    徐光勉脸色有些发白,双手攒得关节都青了。寿命候府的公子入宫给太子做陪读的事早就传开了,徐光勉也曾听说过。

    徐光勉坐在那里眼神有些晦暗,原来他不叫沐什么,而是叫张知节。那么那位小公子有太监跟着,去了东宫侍卫统领家,最后又回了宫,那么他无疑就是太子了。

    事情一下子都串起来了,徐光勉想到自己差点把他太子打了,瞬间就出了一身冷汗。要是自己真把太子打了,不用皇上怎么样,老爷子可能就先把自己活活打死了,不,不是可能,是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