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6章 风波起

    张知节无奈,脸红着分辩道:“娘娘,冤枉啊,娘娘也知道,我没大出过门,所以昨天定国公府的徐光勉给我下帖子请我去醉香楼吃酒,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啊。也是去了才知道,我吃了酒就吓得溜走了。”

    张皇后将张知节召过来也只是嘱咐一下,听到张知节的解释倒也满意,笑道:“你得多留个心眼才是,今天御史都上折子了。你既然做了太子的陪读,很多人都盯着你,你行事也要谨慎一些。你且安心回去,我会跟皇上解释清楚的。”

    出了坤宁宫,张知节一边往回走一边沉思,这件事情到底是巧合还是徐光勉设的局,自己还是太嫩啊。

    同一时间锦衣卫指挥使牟斌正在御书房里见驾,牟斌禀报完了事情,弘治皇帝却是不置可否。牟斌抬眼偷偷看了一眼,却见皇帝拿起了一本折子翻开道:“寿宁侯家的小子昨晚去青楼了?”

    身为锦衣卫指挥使牟斌自然是耳目灵光,早就知道有御史弹劾张知节的事了,估摸着皇帝要问起,所以早就做好准备了。听到皇帝问询,牟斌回到:“回皇上,张知节昨夜确实去了醉香楼,不过”

    皇帝问道:“不过什么?别吞吞吐吐的。”牟斌就将张知节昨夜的情形简要描述了一下。如果张知节在这里,一定会吓得毛骨悚然,描述的一点不差,就跟牟斌在一边亲眼目睹一样。

    皇帝听了目瞪口呆道:“就这样,吓得提着裤子就溜了?”牟斌忍住笑回道:“回皇上,是的,就那样溜了。”

    皇帝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哈哈哈,没想到这小子倒也是个活宝。”笑完将弹劾张知节的折子扔在一边,对侍候在一边的太监王岳道:“留中吧。”

    张知节回到东宫的时候,杨廷和已经走了,就是不知道朱厚照又用的什么法子。见到张知节回来,朱厚照一下子从椅子上蹦了起来,猥琐的朝着张知节笑了笑,然后鬼鬼祟祟的朝着张知节招手。

    张知节有点莫名其妙,而且刘瑾他们都不在,就走过去,朱厚照一把拉住他拖着往隔间走。

    张知节纳闷道:“刘瑾他们呢?”朱厚照挥挥手道:“让我赶出去了。”然后朱厚照贱笑道:“知节,你昨晚去哪了?”看着朱厚照这贼眉鼠眼的样子,张知节恍然大悟,原来朱厚照也知道了。

    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张知节无奈道:“不幸被殿下言中了,徐光勉那小子昨晚设了个鸿门宴。”朱厚照诧异道:“怎么就鸿门宴了?不是那什么吗?”

    张知节翻了个白眼道:“这是个局!言官都上书弹劾我了,这下好了,黄泥掉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朱厚照无所谓道:“言官就是耍嘴皮子,怕什么!来,来,说重点!”张知节疑问道:“什么重点?”

    朱厚照咬牙道:“你,说,什,么,重,点!”张知节哪里肯说,遮掩道:“你想多了,哪有什么重点,就吃了点菜喝了点酒。”

    朱厚照气道:“张知节你就这么不厚道啊!”张知节无奈,只能挑着点说了说。

    朱厚照听得十分兴奋,听到最后又疑问道:“你真的就这么走了?”张知节认真道:“真的,我是一个有原则的人。”

    朱厚照意犹未尽道:“好吧!”张知节总算松了一口气,结果朱厚照眼珠一转道:“知节,你是不是有丫鬟?”张知节无语了,一幅被打败地样子。

    朱厚照挤眉弄眼道:“老实交待,你有没有?嗯?有没有?”张知节摊手道:“没有,什么都没有。”朱厚照顿时失望了。

    张知节好奇道:“殿下,你这才多大啊?怎么就知道这些?”朱厚照老实道:“我跟你说啊,我小时候玩躲猫猫,躲在一边听宫女说的,那时候不懂,直到这两年才渐渐懂了。”

    朱厚照又可怜巴巴道:“可是我宫里连个宫女都没有,全是老嬷嬷和太监。”看到张知节那惊讶的眼神,朱厚照呐呐道:“其实我也只是模糊知道,倒不是要发生什么,我只是好奇。”

    原来朱厚照这么小的年纪就知道男女之事了,他一直憋在心里,这其实并不是好事情。等到他登基之后,憋了这么多年肯定一下子就放纵了,年纪轻轻十五六岁的年纪,不知节制,怕是直接损了身子,也许这就是他没有子嗣的原因。

    可叹弘治皇帝没有给太子朱厚照宫里分配宫女,就是怕她们勾引朱厚照,小小年纪损了身子,却没想到最后的结局还是出乎了意料。

    想到这里张知节正色道:“殿下,你可知道我为什么没有碰丫鬟?那是因为我还太小,根骨未成,年少未艾,戒之在色。我是独子,若是早早破了身子不知节制,致使**竭泽,怕是子孙难继,大好家业付之流水,那就愧对父母愧对祖宗了。”

    听到张知节的肺腑之言,朱厚照笑道:“知节,多谢你跟我说这些。我以前没有人可以说这些,今天跟你聊起来这些,感觉好多了,你刚才那番话我知道你也是为我好。你放心,以后我也会节制的。”

    朱厚照说完,突然又拉着张知节期期艾艾道:“你要是跟你的丫鬟那什么?一定要跟我说哈。”张知节听了朱厚照的话差点一个跟头栽下去,看着朱厚照可怜巴巴的样子,想着这个时代没有什么启蒙教育,只好点点头。

    张知节突然想到这个时代的武功不知是不是真的很神奇,若是能学点什么高深内功,那不是既可以强身健体又可以防身,还不是美滋滋。

    张知节就对朱厚照道:“宫里有没有大内高手,武功内力深厚的那种?”朱厚照疑惑道:“有啊,你问这个干什么?”

    张知节惊喜道:“真有啊?学一学啊,可以强身健体啊。”朱厚照翻个白眼道:“打熬身体很累的!”张知节想了想道:“我听说武当有养生气功不错。”

    朱厚照将信将疑道:“那,我去求父皇召他们入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