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8章 这里有酒也有故事

    一大早醒来的张知节看着手里的帖子发呆,是的,一大早门房上就送来了一张请帖。张知节看了之后有点一头雾水的感觉。署名是英国公府张仑,张知节极为诧异,这可不是徐光勉之流,张仑将来是要承袭英国公爵位的。徐光勉虽然是国公徐永宁的嫡孙,但他上面却有个二哥徐光祚,徐光祚才是将来要承袭定国公的人。

    其实徐光勉昨天一早就知道了张知节被御史弹劾的事,徐光勉知道这下把张知节得罪狠了。徐光勉觉得自己真是流年不利,净碰上倒霉事。这件事自己都知道了,家里肯定也知道了,本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心态,徐光勉决定求助自己的二哥,徐光祚。

    徐光勉找到自己的二哥跟竹筒倒豆子一样,把事情全部说了一遍。徐光祚沉思了片刻道:“你要请他吃饭,这事做的对,不过怎么就请他去青楼呢?这事做的极为不妥。”

    徐光勉呐呐道:“我怕只是请他吃顿饭不够分量,后来朱凤来寻我,我就将苦恼跟他说了,他就给我出了这个主意。”

    徐光祚冷笑道:“你被他耍了!我跟你说多少次了,少跟他来往,就你这榆木疙瘩有人家一成的心眼吗?!现在又被人家当枪使了吧!”

    徐光勉垂头丧气的低着头道:“他也不过是靠着皇后娘娘的余荫罢了,得罪就得罪吧!”徐光祚叹了一口气道:“光勉啊,这些年老爷子都闲居在家,五军都督府都快不知道徐家的名号了!光勉啊,这些年家里很艰难啊。”

    徐光勉心里明白,堂堂定国公啊,却不掌一军都督府,这几年好些人看定国公府都带着异样的目光。所以徐光祚想要振兴门楣只能将目光放在和自己同辈的太子朱厚照身上。

    徐光祚笑道:“祸福相依,这件事情你不要管了,我来处理,你这几天不准出府,在家里好好反省一下吧!”

    张仑,这才是顶级勋贵子弟,张知节比起人家开还是差了一大截。自己与他并不认识,为什么要给自己下帖子呢?张知节有些糊涂啊,张知节拿着帖子去了上房,刚出了青楼的事,自己要出去赴宴还是去向太太做一下汇报比较好。

    张夫人拿着帖子看完笑道:“一定是因为昨天御史上书弹劾你的事,看来这里面还有什么曲折。”张知节还是一头雾水。

    张夫人笑着解释道:“定国公府徐夫人和英国公府的张夫人都是年轻寡居,所以成为了手帕交,关系极好。所以张仑自然和徐光祚交好,看来他这是要做和事佬了。”

    张知节这才明白,原来是这个样子。张夫人将请帖递给张知节道:“去吧,只是少喝点酒。”张知节点头答应了,用了早饭就准备去宫里了。张知节不由想到了昨天的保证,要跟朱厚照说吗?开玩笑,当然不能说!

    当张知节的马车停在一品居门口的时候,张仑和徐光祚已经在雅间里等着了。张知节进门问了一下小二就直奔雅间而来。

    张知节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个混厚的声音:“进来!”张知节进来就看到了雅间里坐着的两个人,两人英气勃勃,确实是年轻才俊。

    张知节抱拳道:“小弟张知节,来的迟了,抱歉抱歉。”坐在主位上的张仑站起来笑道:“我就是张仑,早就听闻知节蒙皇上盛赞,选为太子陪读,一直想要结识,今日冒昧相请,倒是有些唐突了。”

    张知节笑道:“张大哥客气了,收到张大哥请帖,小弟是受宠若惊啊。”张仑笑道:“这位是定国公府的徐光祚,徐兄。”

    张知节抱拳道:“原来是徐大哥。”徐光祚笑道:“这几日知节的大名可谓是如雷贯耳了,今日有缘相聚,实在快哉!”

    张仑笑道:“我们大家也都别客气了,来,坐!”三人坐下,张仑摇了铃,就开始上酒菜。几杯酒下肚,气氛热烈起来,三人开始说着京里的趣事,说说笑笑间就熟络了起来。

    酒过三巡,徐光祚放下酒杯,正色看着张知节道:“知节啊,有几句话,我一定要跟你说。”张知节知道戏肉来了,笑道:“哦,不知道徐大哥想要说什么?”

    徐光祚笑道:“你也知道,我有个不成器的弟弟,昨天他把所有的事情经过都跟我说了!连累老弟被御史弹劾,全是他的错,我今天先代他给老弟赔个不是!”

    说着端起酒来了,张知节端起酒来动容道:“徐大哥太客气了!我知道这是个误会。”两人喝完之后,徐光祚摇头道:“这件事情其实还有曲折,我也不瞒你,徐光勉是被人利用了。”

    张知节闻言,眼睛一眯道:“哦,愿闻其详。”徐光祚道:“我知道老弟也怀疑这是个事先设好的圈套,老弟也认识徐光勉,可以想一想,徐光勉还没有这个心眼来设这个套。”

    徐光勉接着道:“要不然也不会混到在酒楼里调戏人家唱曲的姑娘了,那天知道了老弟和那位的身份之后,光勉十分害怕,就想着怎么和老弟缓和一下关系。那天晚上,朱凤来找他,就给他出了那个主意。徐光勉那没脑子的还真照做了!”

    张仑笑道:“知节可能不了解朱凤,他是成国公的嫡次子,知节老弟做了太子陪读之后,他就求着他成国公入宫求了皇上,也想给太子陪做读,皇上没有同意。这个朱凤啊,很有心机,而且性情阴郁!”

    张知节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要不然我还被蒙在鼓里呢,连有人算计我都不知道。”徐光祚笑道:“也是徐光勉孟浪,给知节添了麻烦,多亏知节老弟无事,我已经把他禁足了,让他长长教训。”

    张知节笑道:“哎呀,既然是误会一场,揭过去就没事了!”

    回去的路上,张知节坐在马车里,心里却在沉吟。到了府里,张知节吩咐周兴道:“周大哥,明天你去打听打听,我去醉香楼的前一天晚上,成国公家的朱凤有没有去定国公府,还有打听打听朱凤是个什么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