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9章 春日游园

    “二爷,您吩咐的事查出来了。”

    张知节惊异的看着周兴,这才过去了一天,周兴就查到了?周兴看着张知节有些惊疑,笑道:“二爷,查的挺顺利的,小的去了国公府附近的茶馆,里面肯定有国公府的下人,请壶茶套套近乎,很容易就套出来了。”

    张知节了然,人人都爱吹牛逼,笑道:“怎么样?”周兴回道:“那天晚上成国公府的朱凤确实去过定国公府。朱凤这个人吧,人很聪明,但是为人很阴毒,很爱记仇。据说以前一个官宦子弟得罪了他,当时没能把人怎么样,过去了几年,那人家里因事被罢了官,朱凤设了个套,把人逼的家破人亡。”

    张知节点点头,没说话,周兴接着说道:“不过他很有心机,能想着法子玩,所以笼络了不少权贵子弟。前几天他听说了二爷做了太子陪读,央求他老子入宫求皇上,没能成。据说他觉得面子上过不去,在私下里说过狠话!”

    张知节听完了,取出块银子递给周兴道:“请你喝茶的,麻烦你跑腿了,以后还得有事麻烦你。”

    奶奶个熊的,竟然敢阴劳资,这事劳资记下了!

    张知节拿着帖子摸着下巴道:“春日游园会?”娟儿在一边坐下给张知节捏着腿道:“游园会?什么游园会啊?”张知节笑道:“英国公府送来的,说是后天请京里勋贵子弟一起游园游戏。”

    娟儿问道:“那二爷去吗?二爷不是还得入宫吗?”张知节笑道:“看来明日还得跟太子请个假才是。”一想到要跟太子请假,张知节就有些头疼,总不能说,我要去玩,你自己上课吧!

    张知节听着课苦思冥想了一天,想的头都疼了,还是没想到该怎么说。下课了自己该告辞回家了,张知节这才支吾道:“殿下,我明天有点事,要请一天假。”

    朱厚照问道:“你要请假干什么?”好不容易有个投机的人来陪自己了,朱厚照是一点也不愿意一个人上课了。

    张知节含糊道:“那啥,有点事,串个门。”朱厚照有些失望道:“好吧,那明天我只能一个人上课了。”

    张知节虽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也不想错过交朋友的机会,在加上天天听天书,张知节也特别想休息休息。

    张知节走了,朱厚照有些闷闷不乐的去给皇上请安。弘治皇帝对自己唯一的宝贝儿子最是宠溺,见他闷闷不乐的样子,关心道:“皇儿,怎么了?”

    朱厚照闷闷不乐道:“没什么,张知节明天不来了,请假了,也不说什么事。”弘治皇帝看到朱厚照闷闷不乐的样子有些心疼,弘治皇帝少年时期过的很不好,所以特别希望自己的儿子能过的快乐。所以弘治皇帝笑道:“朕知道他要去干什么?每年这个时候京里的勋贵子弟都聚在一起游园嬉戏,今年是英国公的孙子办的。”

    朱厚照听了眼前一亮,眼巴巴的看着弘治皇帝。弘治皇帝笑道:“呵呵,好,朕准了,不过你得微服去。”朱厚照听了顿时高兴地蹦了起来,弘治皇帝看到儿子高兴的样子也是心情大悦。

    张知节离了宫,对撇下朱厚照的愧疚早就烟消云散了,嘴里哼着小曲儿‘咱老百姓,今个儿真高兴,真呀真高兴’。想象着明天有什么玩头,浑然不知明天会有一个大麻烦在等着自己。

    吃了饭对张夫人禀报了明天去游园的事,张夫人笑道:“往年你都不愿出去,今年既然给你帖子了,你就去好好玩两天吧。”张知节笑着应了,真是一切顺利啊。

    回到院子张知节觉心情不错,前几天有点晦气,搞得心情不爽。看来自己要时来运转了。心情大好的张知节看到娟儿扭着小蛮腰温柔的在一边伺候自己,心里一荡。随即默念道:“阿弥陀佛,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节制,节制。”

    娟儿起身站在张知节身后给张知节捏肩膀,一阵幽香传来,感受着贴在背后得柔软。张知节不争气得呼吸加重了。然后,张知节心里两个小人开始打架了。

    一个说:“自己自从那一晚之后也好几天没碰了,已经算是节制了!”

    另一个说:“啊,呸,一个月一次才叫节制!”

    张知节使劲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疼得哎吆哎吆的,心想这总能消火了吧。娟儿看到张知节突然掐自己的大腿,大惊道:“呀,二爷,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掐自己干什么?”说完就过来给张知节揉大腿,好吧,张知节沦陷了又。

    早上,娟儿正红着小脸服侍张知节穿衣,突然院外传来一阵喧哗。张知节纳闷,大早晨的出了什么事?刚想高声问问,就听到了翠墨的声音:“你谁啊你?怎么闯到后院了?你不能进去?”

    “我找张知节?张知节呢?”这声音有点耳熟啊,是谁来着,这不是朱厚照的声音吗?完了,完了,自己年轻轻轻就出现幻听了!

    “张知节!张知节你快出来!”这时后面追来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殿下,殿下且等等。”这不是夫人的丫鬟彩霞的声音吗?难道真是朱厚照?朱厚照不是又翘课了吧?!

    张知节衣衫不整的快步出去了,后面娟儿跟着喊着:“二爷,还没好呢!”看着眼前这个一脸得意毛头小子,张知节黑着脸道:“你怎么来了?”

    朱厚照得瑟笑道:“你猜啊?你猜对了我就告诉你。”张知节一大早愉悦的心情全都没了,整个哗了狗的感觉,你妹的,你又私下翘课出宫,哥刚安稳了两天!

    朱厚照看到张知节衣衫不整黑着脸的样子,觉得十分过瘾,还说什么去串门?!额,虽然好像真的就是去串门,但是串门跟串门能是一个意思吗?

    这时候彩霞才一脸便秘样道:“二爷,太子殿下一早就来了,夫人就让奴婢带殿下过来了。”翠墨听到太子殿下四个字,双腿一软,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