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0章 打群架

    第20章打群架

    张知节看到朱厚照这个得瑟样就明白了,肯定是求得皇上准许了。想明白了张知节也不多言,转身进了屋。丫鬟们都懵了,手足无措,这是该跪啊还是该怎么着?

    朱厚照看到张知节进了屋顿时不淡定了,你倒是猜啊,再猜一次我就告诉你啊!你这不猜了,吊的我好难受!朱厚照也跟着进了屋,这下没人敢拦了。

    香芋赶紧给朱厚照奉上茶,朱厚照摆摆手,四处打量。收拾好了的张知节这才开口道:“殿下,走吧。”

    朱厚照提醒道:“父皇让我微服,微服你懂吗?不能喊我殿下。”张知节问道:“那喊什么?”朱厚照噎了一下道:“额,那,喊表弟吧。”

    吃了早餐,在朱厚照的极力催促之下,两人出发前往英国公府在城外的一处庄园。

    出了城才发现,游人如织,春光正好,正是赏春踏青的好时节。有读书人三五成群,扇着纸扇,吟着拗口诗句,希望能搏不远处青楼佳人的欣赏。

    朱厚照津津有味的看着这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深吸一口气道:“出来真好,完全没有宫里憋闷的气氛。”

    到了山庄前,桃花底下已经停满了马车。周兴将马车停下,朱厚照迫不及待的跳了下来,环顾四周道:“这里倒是好风光,这个山庄真不错。”

    到了入口处,张知节取出请帖来给了那人,那人打开请帖行礼道:“原来是张小侯爷,不知这位是?”

    张知节笑道:“我表弟,带着他见见世面。”那人登记了之后,躬身道:“两位里面请。”

    进去之后才发现真是好大一处山庄,进去不远就看到一大群人围在一起叫好,朱厚照看到热闹就想凑,拉着张知节就往那跑。走进了才发现原来是在蹴鞠。

    张知节对这个不感兴趣,朱厚照却是看的兴致勃勃,津津有味。张知节顿时无奈了,前世张知节对足球都不感兴趣,更别说现在的蹴鞠了。

    张知节又不放心朱厚照一个人在这里。只能无聊的陪在这里,站在这左顾右盼的,就看到了一个熟人,正在大呼小叫的徐光勉。

    张知节过去拍了一下徐光勉,徐光勉回头见是张知节讪讪笑道:“知节你也来了?一个人来的?”

    张知节朝那边努努嘴道:“还有那位!”徐光勉看到仔细一看,顿时心里一惊,那位怎么也来了?

    张知节笑道:“这里你熟不熟?我还是头回来呢!”徐光勉见张知节没有计较上次的事,心里松了一口气笑道:“这里我熟的很。”张知节拍拍他的肩膀笑道:“走,今天就赖上你了。”

    徐光勉听了顿时大喜,这不是有了和太子相处的机会了吗?要知道他们这些勋贵子弟其实根本就没见过朱厚照几次,还都是在重要典礼上,隔得极远,那种场合谁敢盯着太子看啊?

    徐光勉感激的看了一眼张知节,屁颠屁颠的跟着张知节来到朱厚照旁边。要知道国公府虽然尊贵可那是将来要传给他二哥的,至于他们这些国公府子弟顶多也就荫个官做,至于荫什么官那还不是看皇上心情,现在把朱厚照巴结好了之后也有出路。

    张知节问徐光勉道:“除了蹴鞠还有什么?”徐光勉回道:“还有赛马,射箭,还有什么写诗的,投壶什么的。”张知节低声道:“微服出来的,注意点。”

    张知节说完拉了一下朱厚照道:“那边有赛马的,咱们去看看吧!”朱厚照有些不舍的看了眼战况正激烈的蹴鞠,又想到赛马好像也很吸引人。

    张知节拉着他就走,徐光勉赶紧跟上。朱厚照这才注意到他:“哎,这不是那谁?”徐光勉赶紧应声道:“徐光勉,我,我叫徐光勉。”

    朱厚照质问道:“你上次怎么只请张知节?怎么不请我?”徐光勉冷汗就下来了,心想我能请的动你吗?徐光勉赶紧赔笑道:“下次一定请。”朱厚照这才满意道问:“也是醉香楼吗?”

    徐光勉背后都快湿了,我请你去醉香楼,皇上会砍我头!

    张知节不由想起了朱厚照的豪言壮语,要让徐光勉跪着唱征服,顿时忍不住笑了,谁让这个画面太美呢。

    朱厚照不满道:“张知节,你笑什么?”徐光勉抹了把汗向张知节投出求助的目光。张知节笑道:“我看徐光勉流了好多汗。”

    朱厚照疑问道:“对哦,你很热吗?”徐光勉实在是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张知节叉开道:“快,快去赛马那里。”

    三人来到赛马的地方,这个地方也得非常热闹,大家都在吵吵嚷嚷的争执谁的马厉害。朱厚照也是颇感兴趣的上前。

    赛马场的那边却有一道墙,张知节诧异道:“墙那边是哪里?”徐光勉挤眉弄眼笑道:“那边啊,那边是花园,是千金小姐们游玩的地方。”张知节感兴趣道:“今天她们也来了?”

    徐光勉笑道:“自然是来了。”徐光勉突然目光一凝道:“那个人,就是朱凤。”张知节正打量着朱凤,突然前方传来一阵喧哗。

    两人抬眼看去却见朱厚照被人打了一拳,张知节和徐光勉大惊之下,急忙跑了过去。徐光勉见此知道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大喊一声:“好孙子,竟敢动手打人!”

    徐光勉好歹也是虎将世家出身,练过几天假把式,上去就是一个黑虎掏心。然后就打起来了,对方见打不过,大喊一声就有朋友来助拳,徐光勉也不惧,他的狐朋狗友也不少,再加上双方各自的沾亲带故的也都加入战团,打起来的人越来越多。

    张知节生怕朱厚照有什么闪失,拉着他往外走。却没想到对方竟然还不放过,张知节便也一拳打了过去。朱厚照年纪小身体弱,有张知节助拳,两个打一个,打的对方节节败退。

    这时这里的动静闹大了,院子里突然出现了一队人呼啦呼啦往这跑,这些人身穿飞鱼服,腰挂绣春刀,正是赫赫有名的锦衣卫。

    皇帝既然同意太子去游园,早就吩咐锦衣卫布防了,锦衣卫指挥佥事叶广带着锦衣卫在此。见到那边打起来了,太子殿下也在混战之中,吓得带着锦衣卫呼啦啦就跑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