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2章 打板子

    成国公和安远侯也跟着道:“臣等子孙不肖,还望皇上恕罪。”弘治皇帝淡淡道:“朕把他们关到皇家别院去了,什么时候把论语背熟了,什么时候出来。”

    几人听了顿时都松了一口气,成国公道:“皇上仁慈,这些小子整天不务正业是该好好读读书了!”安远侯甚至笑道:“皇上,一本论语不多啊,要不要把孟子也加上?关上他们个一年半载的。”

    张知节和刘轩到了庄园,众人看到竟然来了个公公,觉得不妙,这事不会捅到宫里去了吧,谁这么大能耐啊?

    张知节笑道:“刘公公请!”刘轩也不客气,笑道:“那就咱家来说吧!”刘公公捏着公鸭嗓子道:“你们这些小兔崽子,真是胆大包天,竟敢,竟敢聚众斗殴。”

    张知节听着这个罪名觉得真是扯淡,不过总不能说当众殴打太子吧?也只能将就着用这个了。

    被围着的人更是莫名其妙,尼玛,什么时候打个群架都能惊动皇上了,这也太扯淡了!

    刘公公继续道:“皇上知道了,大为震怒!谁叫蔡英?”蔡英听了心想知道爷的厉害了吧,爷是皇亲国戚,爷肯定没事了!

    蔡英就雄赳赳气昂昂的站了出来,“我就是蔡英!”刘公公一听,有点疑惑,挨打还这么有气势啊!看来得杀杀他的威风才好,当机喝道:“拉出去!打三十板子!用力打!”

    蔡英当即懵逼了,这怎么不按剧本来啊!蔡英吓得杀猪般的惨叫起来:“不要打我啊!不要打我啊!我爷爷是驸马爷!我是皇亲国戚啊!”

    刘公公听得直皱眉,一甩袖子喝到:“还把他的嘴堵上,狠狠的打!”

    那边蔡英被按住啪啪啪的打开了,大家看着蔡英的惨样,心里一个哆嗦,我的天啊,这是要来真的啊!

    刘公公看到这些小兔崽子都被吓得噤声了,这才满意继续道:“谁叫朱凤啊?”

    众人都意外的看向朱凤,怎么下一个是他呢?怎么轮也轮不到他啊?

    朱凤自己更是以为出现幻听了?怎么可能是我?我参与的很晚啊?而且就是装装样子,没动真格的啊?

    刘公公见到竟没有人站出来,也没有人答应,这是蔑视我吗?以为做缩头乌龟就能糊弄过去,你太天真了!本公公是那么好糊弄的吗?

    就在刘公公想要采取点措施的时候,朱凤站出来行了一礼赔笑道:“这位公公,我就是成国公嫡子朱凤,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公公是不是弄错了?”

    报成国公的名号吓唬咱家?刘公公心想别说你是成国公的儿子,就是成国公本人,皇上说打三十大板,还不也得打三十板子?

    刘公公冷笑道:“拖出去!三十大板!用心打!”朱凤一听腿都软了,高声呼道:“公公冤枉啊!公公,错了!错了!我冤枉啊!”这下锦衣卫有经验了,赶紧按倒脱了他的袜子把他的嘴给堵上了!

    虽然众人都觉得这朱凤被打的有点莫名其妙,不过徐光勉却是猜出了真相,肯定是张知节捣的鬼。抬头看了一眼张知节,见他面无表情,心里庆幸自己今天站在张知节那一边了!

    张知节虽然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其实心里早就爽翻了!玛蛋的朱凤,敢阴劳资,劳资今天就让你屁股开花!

    众人听着噼里啪啦的声音,心情各异。刘公公心里想着,这噼里啪啦的声音多么美妙,雪白的屁股上鲜血淋漓,多么美丽,可惜就是打的人太少了,一点都不过瘾。

    被围着的众人见到可怕的刘公公不点名了,顿时松了一口气,看来是躲过了这一劫。至于被打的两位,虽然有点物伤己类,但是不是自己的屁股不疼,心里哀悼一下就好!

    噼里啪啦的声音结束了,朱凤和蔡英被打的瘫在了那里,动都不敢动。刘公公对张知节笑道:“小侯爷,剩下的你来?”

    众人听到这句话,心情就像坐过山车一样又起来了,剩下的?!什么剩下的?!难道还要打板子!呜呜,我们不要被打板子!太惨了!

    张知节上前两步笑道:“大家好,我是张知节,今天发生的事情,皇上知道了后很生气!所以皇上决定把你们都关到皇家别院去,好好学习一下文化知识!一个人一个屋,被褥自备,人手一本论语,不准出屋子,什么时候把论语背熟了,什么时候就可以回家了!”

    被围起来的勋贵子弟们听完之后鸦雀无声,面面相觑,背论语,这可真新鲜!他们都不学无术,走鸡斗狗的,论语都没看全,更别说背了!

    徐光勉弱弱的问道:“那,那什么,我也要背吗?”徐光勉心里狂呼,千万别有我啊,我宁愿被打板子也不愿背论语啊!

    张知节双手一摊道:“皇上吩咐的,没办法。”说完对徐光勉眨了眨眼。徐光勉若有所悟,不再说话。

    这时一个身材魁梧的少年走出来,弱弱道:“能不能也打俺板子?”

    张知节被问的有点愣了,掏了掏耳朵问道:“你说什么?”少年红着脸道:“俺说,能不能也打俺的板子?”

    真新鲜,这天下有求财的,有求官的,还头一次听说有求着被打的!张知节疑惑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打你板子?”

    少年局促道:“俺叫王大保,俺爹是左都督府佥事王铁山,是不是挨了板子就不用背论语了?”

    张知节有些无语,解释道:“王大保,就是打了板子也一样得背论语,你确定想要打板子吗?”

    王大保缩了缩脑袋道:“那俺还是不打板子了!”说完有点快哭了:“俺不识字咋办啊?!”

    张知节心里感叹,这哪来的这么个活宝啊,怎么字都不认识?能被英国公府请来的,肯定都是显贵之家啊,怎么会有这么个不识字的活宝!

    张知节笑道:“你可别哭哈,怪丢人的,你放心,这个问题稍后我会给你解决的!”

    说完张知结小声道:“刘公公,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