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4章 收保护费

    第24章收保护费

    张知节笑道:“这事可能是误会,我会替朱哥向太子殿下解释一下的,你看我这来给朱哥送饭的,饭都凉了!那朱哥你慢慢吃,我就先走了。”

    朱凤看着走出房门的张知节,心里已经认定就是他捣的鬼了。还吓得脑子嗡嗡的,鬼才信呢,还太子殿下认错了人,太子殿下怎么可能知道朱凤这个名字?

    朱凤幽幽地看着眼前这碗搀了沙子的米饭,此仇不报非君子!这世上总有些小人自以为是君子,这世上总有一些人认为全世界都欠他的!

    出了房门,张知节觉得神清气爽,看着自己的仇人如此凄惨,真是大快人心啊!张知节对周兴低声吩咐了几句,这才推开了下一道房门。

    蔡英正哼哼唧唧的躺在那里,见到张知节进来了,哼了一声没说话。他们早就在坐马车来别院的路上就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蔡英都是没有什么怨言,打了太子一拳,挨了一顿板子算是轻的,只能怨自己点背!

    张知节将碗端到蔡英床头放下,笑道:“这是你的饭!”蔡英看了一眼,皱眉道:“就这个?我家狗都不吃!让我吃这个?!”

    张知节耸耸肩道:“只有这个!”这时周兴推开门道:“二爷,鸡腿来了!”张知节叱道:“没眼力劲的东西!隔壁!”

    蔡英顿时怒目道:“为什么他有鸡腿?!我怎么没有!”张知节笑道:“哎呀,蔡兄,小点声。那是朱凤的。”

    蔡英怒道:“朱凤怎么了?!凭什么朱凤有!”张知节小声笑道:“哎呀,你也知道,有些事情需要打点,朱凤打点了,所以……”

    蔡英皱了皱眉头,觉得说的倒是也有道理!蔡英虽然觉得很饿,不过让他只吃一碗白米饭是吃不下的,有个鸡腿也是好的!

    蔡英费力的伸手往怀里掏,扯动了伤口,疼得又哼唧哼唧的。蔡英问道:“他朱凤出了多少两银子?”

    张知节伸出了两根手指头,蔡英肉疼的递出了张二百两的银票。张知节满意的点点头笑道:“蔡哥放心,鸡腿会有的!”

    出了房门,张知节吩咐道:“以后每顿加个鸡腿!走,下一个!”

    张知节端着米饭走了进去,“吆,大保啊!”王大保憨厚的笑了笑,张知节笑道:“来给你送饭呢!”

    王大保憨厚的笑道:“俺正好饿了!”说完接过碗来,扒拉扒拉几下,吃完了!王大保失望的看着碗道:“就是有点少,俺还没吃饱!”

    张知节有些无语,这怎么不按套路来呢,这个时候,周兴推门进来道:“二爷,鸡腿来了!”王大保摸了摸肚子,两眼放光的看着周兴手里的鸡腿,咽了口口水。

    张知节顿时又高兴起来,还是逃脱不了爷的手段!张知节道:“那是朱凤的鸡腿,还不去快他送去!”

    王大保听了咽了口口水,一脸沮丧的底下了头。张知节郁闷了,你倒是说话啊,赚个外快也不容易啊!

    张知节语重心长的问道:“大保啊,你是哪里人啊?”王大保抬起头来道:“最开始是京城人,俺小的时候家里出了事,后来俺爹就带着俺去了宣府,俺是在边关长大的,十三岁就跟着俺爹杀鞑子了,后来俺爹立了功就调回京城了。”

    张知节听了有些感慨,京里的少爷们十三岁开始玩姑娘,你在边关十三岁开始杀鞑子,遂安慰道:“回京了就好,回来好好享福!”

    王大保幽怨道:“京城不如宣府好,这里的人都笑话俺!”张知节叹了口气道:“你不识字啊?”

    王大保脸红道:“俺就头疼……”张知节道:“多少得认字啊,不然你以后当官了,文书都不会看啊!”

    王大保呐呐道:“俺爹也这么说俺,还打俺板子,可是俺就是不会啊!”张知节有些发愁道:“我让人来教你,你尽量学吧!”

    张知节看着这个五大三粗的少年问道:“还没吃饱吧?”王大保低声道:“没吃饱!”张知节道:“行,我让人再给你送点饭!”

    张知节出了门对周兴道:“再给他盛两碗饭,两个鸡腿!”周兴笑道:“二爷真是仁义,这是个真汉子!”

    张知节笑道:“汉子个毛啊,一个小屁孩,少废话,我亏大发了!”

    张知节正在挨个收保护费的时候,弘治皇帝正在召见牟斌。弘治皇帝问道:“朕将他们都关了起来,勋贵们有没有什么怨言?”

    牟斌回道:“回皇上,夫人们会嘟囔几句,勋贵们倒没有发怨言的。他们也被家里的子弟烦的不行,管吧,家里的夫人老夫人拦着,不管吧,整天斗鸡走狗的,烦的很。皇上将这些不肖子弟都关起来,勋贵们也能清净些日子,要是托皇上鸿福,读点书能够长进一些,那真是烧高香了!”

    弘治皇帝听了牟斌的奏报哈哈大笑,十分高兴。皇帝觉得自己这个处罚措施还是挺明智的,不过想到朱厚照的青眼圈还是有些心疼。弘治皇帝想了想道:“朕想给张知节个锦衣卫指挥佥事做,挑几个好手给他,太子若是再出宫,也有个照应,你觉得如何?”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牟斌哪敢说不,毕竟关系到太子的安危。牟斌只好回道:“皇上英明,臣会安排些锦衣卫里的好手跟着他的。”

    弘治皇帝见牟斌没有异议,满意的点了点头:“你退下吧,注意一下勋贵们的动静,别院那边也盯着点,别出什么事,张知节的事也抓紧办了。”牟斌行礼道:“是,臣告退!”

    牟斌满腹心事的出了宫,回到了锦衣卫衙门。牟斌的心腹锦衣卫指挥佥事叶广见牟斌进了趟宫竟然满腹心事的回来了,问道:“大人何故不快?”

    牟斌皱眉道:“皇上安排了人进了锦衣卫。”叶广心里一惊道:“谁?”牟斌道:“皇上让张知节做指挥佥事。”叶广瞠目结舌,张知节?那个十几岁的小年轻?自己混了多少年才混到指挥佥事?得有二十年了!瞧瞧人家,真是宫里有人好做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