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5章 赏你个大嘴巴子

    叶广收起感慨,皱眉道:“皇上这是什么意思?”牟斌道:“皇上要让从锦衣卫里挑几个好手给他,若是太子出宫了,也能照应太子的安全。”

    叶广笑道:“大人放宽心,皇上说的也有道理。况且他才十四岁,不可能取代大人的。”叶广旋即又沉吟道:“不过,也不可不妨以后,毕竟皇上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张知节又和太子相交莫逆。”

    牟斌摇头道:“一朝天子一朝臣啊,普通的臣子都这样,更何况锦衣卫这种要害地方,那时候就不做他想了。”

    叶广皱眉道:“大人,要么就排挤他出去,要么就拉拢示好与他。”牟斌摇头道:“现在说这个还太早,看看再说吧,晚一些你去寻他,告诉皇上任命他做锦衣卫指挥佥事,让他明早来锦衣卫报到。”

    张知节这一圈都走完,顿时松了一口气,摸了摸怀里的一叠银票,心里总算有了莫大的安慰!这可是自己的第一通金啊,还真不容易!

    唉,给穿越者丢人了!第一通金竟然靠敲诈得来的!不过,管他呢,手里有银,心里不慌。

    张知节吩咐几个锦衣卫道:“好生看着,别出什么乱子,到时候谁都不好交代!”那百户不知道张知节进屋收银子的事,见到张知节自己掏钱买饭买鸡腿,觉得张知节仗义,笑道:“小侯爷,放心吧,我们叶大人也都交代过。”

    想了想,张知节掏出张一百两的银票来,递给这个百户道:“给兄弟们喝酒的,多上上心,有什么事麻烦去寿宁候府通知我一声。”

    锦衣卫百户一边接过来一边笑道:“真是的,怎么好意思劳小侯爷破费!”张知节笑了笑,招呼周兴他们准备回家。

    周兴驾着马车走在路上,张知节忽然想到自己还没给家里买过什么东西呢。现在兜里有钱了,不如去逛逛,给娟儿她们买些胭脂水粉也不错。

    张知节下了马车信手走进了一家看上去不错的铺子。张知节进了铺子见到铺子里琳琅满目的精美的细瓷盒子。

    掌柜的见有人来了,赶紧过来招呼道:“这位小爷,想要什么样的胭脂啊?”张知节笑道:“自然是要好的!”掌柜的笑道:“那小爷看看我们这儿新来高档货,这是上好的胭脂拧出汁子来,淘澄净了配上花露蒸成的。只要细簪子挑一点抹在唇上,足够了;用一点水化开,抹在手心里,就够拍脸的了。”

    张知节接过掌柜得递过来的细瓷盒子,这盒子极为雅致,圆润光洁,打开来一股清香传来。掌柜的又拿出一盒笑道:“小爷这种玫瑰膏子也是极难得的佳品,选料都极为讲究,要于清晨玫瑰带露初绽时将花朵摘下,仔细选取色泽纯正一致的花瓣,其于的一概弃去。”

    掌柜的正在为张知节介绍着,突然一个看起来盛气凌人的中年人领着几个仆人进了铺子。掌柜的看到来人后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喝道:“你们怎么又来了!”

    那中年人冷笑道:“吆,又有生意做了!不过马上就没有了!”说完指着张知节道:“你,可以滚了!”

    张知节无奈,走到哪里都遇到疯狗,张知节不愿管这些事,开口道:“掌柜的,这两种每种给我包五个!”

    那中年人见状开口道:“你他么没听到啊!爷让你滚!”张知节的小厮瑞根听了直接爆了,开口骂道:“哪里出来的畜驴玩意儿!也敢骂我们爷!不想活了,今天就送你下油锅!”

    那掌柜的开口道:“刘管事,有什么冲着铺子来,跟客人无关。”刘管事冷笑道:“本来没关系,现在也有关系了,小兔崽子,爷今天替你老子娘教训教训你,好让你知道有些人你惹不起!”

    瑞根还要再骂,张知节淡淡道:“我刚才仔仔细细想了一下,这京城里还真没有我惹不起的人,就是不知道,你是不是也跟我一样,没有你惹不起的人!”

    刘管事听了之后面色一变,细细的打量了一下张知节,勉强冷笑道:“真是癞蛤蟆打哈气,好大的口气!我们是长宁伯府的人!你惹得起吗?!”

    张知节笑吟吟道:“原来是长宁伯府啊,我惹得起!”刘管事听到张知节笑吟吟的说出前半句还以为张知节怕了,待张知节说出后半句顿时噎了一下,有些惊疑不定。

    张知节接着冷声道:“别说你只是个管事,就是长宁伯府真的爷来了,我也惹得起!小兔崽子是你能叫的吗?!瑞根,赏他两个大嘴巴子!”

    瑞根早就按耐不住了,听了叫道:“好咧二爷,您就瞧好吧!”瑞根朝刘管事走去,咧嘴笑道:“刘大管事,好叫你知道,我们爷不是兔崽子,我们爷是皇后娘娘的亲侄子,寿宁侯府的小侯爷!”

    刘管事听了之后脸色白了白,不再吭声。瑞根走到周管事面前抡起右手‘啪’一声就是一个大嘴巴子,又抡起左手‘啪’一声又一个大嘴巴子。

    刘管事带来的几个家丁见到刘管事被打也都不敢出声阻止。刘管事被瑞根两个大嘴巴子打的脸色红肿,嘴角带血。刘管事咽了口带血的吐沫知道自己今天是白来了,拱拱手带着家丁灰溜溜走了!

    张知节转过身来道:“掌柜的,两种每种包五盒!”掌柜的拱手道:“原来是张小侯爷,小人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张知节笑道“无妨,算算多少钱吧!”这时从后面隔间里出来一个二十许的姑娘笑道:“今天真是多谢小侯爷解围了,什么钱不钱的。哎呀,这长宁伯府实在是仗势欺人啊,幸得小侯爷仗义相助。说起来这长宁伯府怕是不会善罢甘休啊,小侯爷皇亲贵胄是不怕的,若是小侯爷能帮我们一把,绝了长宁伯府的威胁,我们愿意奉上千两白银。”

    张知节静静地听着她讲完了,这才淡淡道:“我打他是因为他嘴不干净,并不是因为别的。所以该是多少银子,还是多少银子,这点银子我还是出的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