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7章 再起波澜

    张知节沐浴更衣之后,娟儿和香芋翠墨分胭脂,香芋宝贝的捧着道:“二爷,这么好的胭脂一定不便宜吧?”

    张知节笑道:“也不算多贵,十两银子一盒。”香芋瞪大了眼睛道:“十两银子!我的祖宗哎,干嘛花这个钱啊!”

    娟儿也劝道:“我的爷哎,您赏给我们胭脂,我们自然高兴,但是也用不到这么贵的啊?我们又不是什么大家小姐,有的用就行!”

    翠墨双目直直的道:“我月奉才两钱银子啊,我得攒多少年啊!我都不舍得用了!二爷,您还不如直接赏我银子!”

    张知节听了苦笑不得,得,买东西还买错了!张知节站起来道:“别瞎嚷嚷了,去上房给太太请安去!”

    去了上房,太太正等着张知节呢,见到张知节进来赶紧唤过来好生看了看,细声问道:“好好的游园,怎么就打起来了?你没事吧?”

    张知节笑着回道:“太太,您放心吧,没事的,我精着呢,吃不了亏!”太太嗔道:“精有什么用啊,我听说连太子都被打了,我打发人去问,回来说你没事,还说有人被打板子了!”

    张知节笑道:“被打板子了那是朝太子动手了,我好端端的朝太子动手干嘛!”太太道:“阿弥陀佛,真是无法无天了,竟敢向太子动手,是该给他们点苦头吃吃了。”

    张知节笑道:“他们正被关在皇家别院里修身养性呢,想必出来后会有长进。”太太笑道:“阿弥陀佛,你没事就好,管不着他们!”

    太太关心问道:“太子怎么样了?严不严重?”张知节笑道:“没事,一点皮外伤,就是左眼乌眼青!也得好好养几日!”太太笑道:“那你也可以歇几天了。”

    张知节陪着太太说着闲话,却没提在铺子里遇到的事。因为张知节觉得这不过是件小事,不过是打了个管事,毕竟是自己占着道理,长宁伯府应该不会追究。张知节没有想到这世上总有些小人搬弄是非!

    至于锦衣卫指挥佥事的事,还是自己明天去锦衣卫衙门见了牟斌,弄清到底怎么回事再说吧!

    第二天一大早,张知节让丫鬟给自己收拾好,出了二门,周兴已经备好马车了。张知节今天得去趟锦衣卫衙门。

    张知节环顾一周,诧异道:“瑞根呢,这小子不会睡蒙了吧!”周兴道:“正要跟二爷说呢,瑞根昨夜被打了!”

    张知节敛去笑容道:“被打了?被谁打了?”周兴回道:“瑞根说打他的人自称是长宁伯府的人。”

    张知节阴着脸道:“走,先去看看瑞根!”周兴驾着马车七拐八拐来到了侯府不远处的一个小巷子里。张知节下了马车,周兴走过去敲了敲门喊道:“王家婶子,在家吗?我是周兴!”

    吱呀一声门开了,瑞根他娘打开门见到周兴后面的张知节,唬的不知所措道:“二,二爷,您怎么来了?”张知节笑道:“我来看看瑞根!”

    瑞根他娘眼睛一红道:“也不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下死手!”周兴道:“婶子也别担心了,二爷既然来了,自然会给瑞根做主的。”

    瑞根他娘领着张知节和周兴进了瑞根的屋子,瑞根正躺在炕上疼的哎呦哎呦的。周兴进来道:“瑞根,二爷来看你了!”瑞根转过头来就要起来,张知节看他还算中气十足笑骂道:“好好躺着就是!别弄行礼这个死样!”

    瑞根讪道:“二爷,您怎么来了?小的没事,歇几天就好了。”张知节道:“说说吧,怎么回事?”瑞根闻言气道:“二爷,就是长宁伯府的那孙子,他们人多下黑手,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和我瑞根单挑!”

    张知节皱眉道:“你怎么知道就是长宁伯府的人?你还得罪过别的什么人吗?”瑞根说道:“二爷,那刘管事虽然没来,但是指认我的就是昨天跟着刘管事在铺子里的人。”

    张知节问道:“带头的是谁?”瑞根想了想道:“他们喊一个十一二岁少年的叫庆少爷!”张知节点头道:“行,我知道了,你好好养伤,别乱想!”瑞根提醒道:“二爷出门一定要多带几个人,小心这群狗孙子狗急了跳墙!”

    张知节出来给了瑞根他娘二十两银子,嘱咐她一定要给瑞根好好治伤,在瑞根他娘千恩万谢中出了门。

    出了门,周兴道:“二爷,咱们还是多叫几个人跟着吧,瑞根说的也对,虽然二爷身份贵重,谅他们也不敢乱来,不过就怕有人脑子一热什么都不顾了!”

    张知节想了想觉得也对,还是人身安全重要,道:“行,那先回府叫上几个人吧!然后再去锦衣卫衙门。”

    来回这一折腾,等张知节来到锦衣卫衙门已经日上三竿了。张知节让周兴带着人在外面等着,自己来到衙门大门前。

    张知节望着这座门可罗雀的衙门口,兴致勃勃的打量起来,要说明朝最赫赫有名的衙门无疑就是锦衣卫了,当然了并不是什么好名声。而能在声名狼藉的程度上压锦衣卫一头的就是东厂了,太监嘛,身体残缺,比正常人要变态一些,所以东厂在变态的领导下就超越了锦衣卫。

    虽然弘治皇帝以仁德著称,从不搞特务政治,锦衣卫指挥使牟斌被称为厚道人,但是锦衣卫的名声毕竟历代积累下来,人人都不想沾惹上锦衣卫。

    张知节还是存了小心,虽然牟斌被称为厚道人,张知节觉得这个厚道不是和普通人比,是和历代锦衣卫指挥使比!所以牟斌的厚道程度值得怀疑!

    衙门前门可罗雀突然来了一辆马车,自然引起了守卫兵丁的注意,看到张知节下了马车不住的打量,心想哪来的小崽子,胆子不小啊!

    张知节来到大门前对站岗守卫的兵丁道:“麻烦进去通报一声,张知节奉牟大人之命前来报道。”守卫的兵丁听了心里一惊,原来这就是新任命的锦衣卫指挥佥事啊,真他么的年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