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30章 不要银子了

    沈氏紧张道:“小侯爷,这是?”张知节笑道:“我就是张知节!”沈氏笑道:“没想到小侯爷如此年少有为!”

    小侯爷摆手笑道:“什么年少有为?不过是靠家里福荫罢了。现在可以说说是什么事了吧?我自己掂量掂量,管不了我也不会充大尾巴狼,我扭头就走。说实话我也不是冲你的银子来的,昨夜我的小厮被长宁伯府的人打了,昨天的事要是我理亏,我也就认了。咱不是不讲理的人,但若是欺了我头上,我也不能装孙子。所以这事儿我插手,他让我不痛快,我就让他更不痛快!”

    沈氏听了戚道:“此事说来话长。我也是个苦命人,我祖父也曾为官,只是妾身是个福薄之人,父母早亡。祖父与我相依为命,家里开了几处铺子,日子也过的去。”

    沈氏停了下戚道:“后来祖父为我入赘了一位夫君,也没多久就因病去世了。说起来妾身真的是一个命犯孤星之人,没多久连我相依为命的祖父也撒手人寰。我成了一个真正的孤家寡人了。”

    沈氏接着道:“因为有祖父留下的关系,开始倒也过的去。只是官场上毕竟人走茶凉,慢慢的我一个弱女子支撑着也有些吃力起来。不过也还好,我和紫烟倒也撑得住。”

    沈氏有些恨色道:“我因为一些事情要去处理,迫不得已抛头露面,碰上了长宁伯的长子周柏。他见了我就起了色心,着人打听之后,知道我孤身一人孀居在家,就开始打我的主意,不停的纠缠于我,想要纳我为妾!”

    张知节摸摸下巴道:“真是好打算啊,人财两得啊,这个买卖真划算!”紫烟听了怒瞪张知节一眼,沈氏接着道:“我清清白白人家,祖上诗书传家,岂能与人为妾,辱没了家风,如何对的起九泉之下的祖父?!”

    这也是一个可怜人,原本张知节以为是生意相争,没想到竟然是碰上了如此混蛋之事!张知节也是动了恻隐之心,原先想着插两脚恶心恶心长宁伯府的人,现在见这个沈氏如此可怜,倒让张知节不好不认真了。

    沈氏接着道:“我也曾试着求助我祖父的生前至交,只是长宁伯府的名头让他们望而生畏。不瞒小侯爷,我都做好了大不了一死了之的打算了。反正我是不会屈从于他的淫威的!”

    张知节叹息道:“既然沈东家坦诚相告了,我就尽力而为吧!”沈氏感激道:“多谢小侯爷仗义相助,若是真能摆脱他的困扰,沈氏真的是没齿难忘,若是事不可为,小侯爷也不必为难,就当妾身命数如此吧!”

    沈氏转过头来对紫烟道:“紫烟,将带来的银票给小侯爷吧!”紫烟一听,有些不乐意,劝道:“小姐!”

    张知节摆手笑道:“沈东家,银子就免了!”紫烟一听眼前一亮,没想到这个小鬼竟然不贪银子,真的仗义相助啊,难不成被小姐的绝世容颜迷住了?

    沈氏一脸坚持道:“这银子,小侯爷一定要收下,要不然妾身真的过意不去了!”紫烟在后面拉了一下沈氏小声道:“小姐,不要违了小侯爷的一番好意啊。”

    张知节一摆手笑道:“那五千两银子不用给我了,就算我入股了吧,五千两银子算五成股吧。”

    紫烟姑娘一听顿时火冒三丈,瞪大双眼道:“你休想,抢劫啊,你知道我们多少铺子,值多少银子吗?”紫烟姑娘本来还觉得张知节不贪银子,现在觉得这哪是不贪银子啊,原来是想贪个大的,这一下子翻了几倍!

    张知节听了紫烟的话没理她,却是盯着沈氏看。沈氏听了婉然一笑道:“既然小侯爷不嫌弃,那就算小侯爷五成股吧。”

    紫烟急声道:“小姐,您要慎重考虑啊!”沈氏笑着摆手道:“紫烟,我已经决定了!”紫烟见自家小姐一脸坚持,知道自己小姐决定的事不会轻易改变,只好作罢。见到张知节在一边笑着不说话,笑吟吟一幅小人得志的样子,气的将头扭到一边,眼不见为净。

    张知节见沈氏答应了,问道:“不知道他都是怎么逼你的?”紫烟转过头来气道:“还不就是一些卑鄙无耻下三滥的手段!”

    沈氏解释道:“他请了几个媒人上门来说和,被我赶出去了之后,就让人围堵我的铺子,恐吓来铺子的客人,使得生意一落千丈。到处差人败坏铺子的名声。”

    紫烟转过头来气呼呼道:“最可恨的是,他竟然让些泼皮无赖到处败坏小姐的名声!我们小姐虽是娴静守礼,却也禁不住那些人恶意栽赃,我们小姐身处深宅大院,也不能辩驳!”

    沈氏听到紫烟的话,眼睛一红,这时代一个弱女子受到恶毒的言语攻击是十分致命的。张知节了然,寡妇门前是非多,又是这么个美貌多金的小寡妇,一些闲言碎语更能引起人们的兴趣!哪怕知道不是真的也愿意传播一些这个来满足猎奇心理,更何况三人成虎,不是真的最后也能变成真的!

    张知节听了之后心里有了底,站起来道:“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这两天我会给你一个答复的。”紫烟惊道:“你,你就这么走了?”张知节无语道:“那我留下来干嘛?继续喝茶吗?”

    紫烟问道:“你总得告诉我们你打算怎么做吧?股子给你了,你听完了就走啊?”张知节双手一摊笑道:“我也还不知道怎么做啊?”

    紫烟听了这话感觉这事怎么这么不靠谱呢!沈氏笑道:“股子的事要给小侯爷立个文书吗?”张知节听了笑道:“什么文不文书的,你有这个心就行了。”

    沈氏笑道:“那就听小侯爷的,小侯爷既然还有事,妾身就不留小侯爷了。”话刚说完只听外面铺子里传来一阵喧哗声,一个稚嫩却十分嚣张的声音传来:就是个铺子,你们听好了,都给我砸了,砸个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