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33章 可怜的二爷

    徐光勉感到自己的人生观都要崩溃了,这是一个鸡腿能摆平的事吗?自己要是出去的话,哼,一马车鸡腿也能吃的到啊!不对啊,我要是出去了,我还吃鸡腿干吗?再继续这样下去,我觉得这辈子都不想吃鸡腿了!

    张知节出去后,朱厚照小声道:“看他还挺惨的,感觉有点对不住他!知节啊,要不你去求求皇上?”张知节心想干嘛我去求,皇上是你老子,当然是你说话管用了,摇头道:“殿下,我见了皇上就打怵!”

    朱厚照有些为难,张知节笑道:“殿下没事的,过几天殿下禀报皇上说完要考核一下他们,到时候放水,徐光勉不就出去了吗?再说了他小子以前也干过欺男霸女的事,现在教育教育他也是为他好!”

    朱厚照听了觉得也是这么个理儿,点头道:“你说的不错,那咱们下一个。”张知节就带着朱厚照推开了门,两人惊奇的发现朱凤正趴在床上背书,不错,正是在背论语!

    张知节啧啧称叹,屁股都被打开花了,还忍着疼背书,真是京城贵族圈的励志哥啊,看来猪哥想要出去的心很强烈啊!

    张知节对朱厚照笑着解释道:“这是成国公府朱凤!”朱凤见张知节进来冷哼一声,没有搭理,吃了一天的米饭拌沙子,他的心情张知节也能理解!

    张知节笑呵呵道:“猪哥啊,过的还好吗?太子殿下来看望大家了!”朱凤这才知道旁边这位是太子殿下,朱凤慌的想要起身,痛的闷哼一声,脸红道:“见过殿下,请恕臣不能行礼了!”

    朱厚照惊讶道:“你被打板子了啊?你干什么了被打板子?”朱凤听了心里狂喊,我特么的我想知道为什么,一脸便秘的表情委屈道:“殿下,臣也不知道为什么!”

    张知节咳了一声道:“可能以前给皇上留下了什么不好的印象吧!”朱厚照恍然,一定是这小子欺男霸女的事干多了,被御史弹劾多了,上了皇上黑名单,好吧,我也记住你了!

    朱凤忍不住道:“殿下,臣就问下,只有一碗米饭也就罢了,能不能别掺沙子?”张知节惊讶问道:“还有这种事?!真是世风日下,米里竟然掺沙子,我会嘱咐他们买的时候瞪大眼睛的!”

    张知节和朱厚照出了门,进了下一个屋子,推开门就听道一句喝骂:“你奶奶的,终于有人来了,劳资要出恭!”

    张知节忍着笑和太子走到了床前,蔡英正满脸愤怒的趴在床上。蔡英看到来到床边的朱厚照和张知节,此时的蔡英早就知道当初自己打的是太子了,现在看到太子就在跟前,吓得缩了缩脑袋!

    朱厚照看清楚了,笑道:“好家伙,原来是你小子!吃板子吃的爽吗?”朱厚照摸了摸左眼圈,四下瞅了瞅,捞起那本论语,朝着蔡英的屁股就拍下去了!然后蔡英就响起了杀猪似的惨叫!

    朱厚照听到他的惨叫声,又拍了几下,这才满意的停了手,哼道:“欺负病人,显不出我的本事来!等你好了,我再与你大战三百合!”说完扬长而去。

    张知节同情的看了一眼欲哭无泪的蔡英,跟着出了门。朱厚照看着朱厚照挤眉弄眼道:“不错,不错,今天心情十分好!”

    一直等在外面的刘瑾笑道:“还是小侯爷好,能讨殿下的欢心!”张知节听了这话感到整个人都不好了,欢心你妹啊欢心,会不会说话!

    刘瑾被张知节瞪的有些莫名其妙,心想我这凑趣说你好话呢,还不领情!

    朱厚照眨眨眼道:“接下来你要去哪?”张知节想了想道:“回家啊!”朱厚照撇嘴道:“没劲,走,咱们也回宫!”刘瑾他们巴不得朱厚照赶紧回宫呢!

    张知节将朱厚照送回了宫,这才带着周兴他们回家。今天回来的比较早,给周兴放了个假,张知节回了院子。

    香芋正端着个盘子要出门,见到张知节回来了惊喜道:“二爷回来了?今天回来的这么早啊!”然后朝里面喊道:“二爷回来了!”然后好奇的看着张知节手里的包裹道:“什么东西?二爷又花钱了?”

    张知节笑道:“衣服,你这是干什么去?”香芋嘟嘴道:“我去给彩霞姐姐送盘子,二爷等我哈,一会儿就回来了!”

    娟儿出来接过张知节手里的包裹笑道:“二爷今儿回来的早,哎呀,好沉,里面什东西啊?”张知节笑道:“好东西!”

    进了屋里,娟儿打开包裹,拿出崭新的飞鱼服来,笑道:“这衣服好奇怪啊!”然后看到包裹里的刀,惊讶道:“二爷怎么拿把刀回来?”

    张知节笑道:“这是飞鱼服,绣春刀,可得给我收好了!”娟儿惊道:“那不是锦衣卫的吗?二爷你不会抢的锦衣卫的吧?”

    张知节哭笑不得道:“我抢锦衣卫干嘛?我自己就是锦衣卫。”翠墨叫道:“啊?二爷,你成了锦衣卫啊?你怎么成了锦衣卫啊?”

    张知节有些摸不着头脑,怎么反应这么大啊,解释道:“皇上让我做的锦衣卫啊!怎么了?”翠墨急道:“锦衣卫那都是臭名昭著的恶人啊!”

    张知节听了恶狠狠道:“你看你家二爷像个臭名昭著的坏人吗?”翠墨闻言,羞答答道:“在人家心里,二爷自然是好的!”

    娟儿一推翠墨嗔道:“你个小蹄子,还不去二爷倒茶去!”娟儿道:“二爷别听翠墨瞎说!”张知节笑道:“我知道锦衣卫名声不好,不过圣意难违。”

    翠墨端着茶颠颠进来继续八卦道:“二爷做了锦衣卫什么官?”张知节笑道:“锦衣卫指挥佥事!”翠墨迷糊道:“几品啊?”张知节伸出四根手指晃了晃,翠墨笑道:“哦,四品啊,侯爷是几品啊?”

    张知节闻言一窒,道:“侯爷是超品!”翠墨迷糊了迷糊,反应了过来,摇了摇小脑袋道:“可怜的二爷,才四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