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38章 闯赌坊

    此时的宋存也刚好把铺子走了一遍,正在往回走呢,宋存心想还是高勇的差事容易,哪像自己,跟长宁伯府干起来了!

    正想着呢,转角遇到你。宋存和高勇在街角相遇,两人同时叹气道:“唉,你是不知道啊?!”然后两人同时住嘴,两人都明白了,看来都不容易!

    宋存苦道:“你们的差事应该很容易,遇到什么事了?”高勇道:“头儿,散播谣言的来头是什么齐三爷,那齐三爷开了家高升赌场,我就带弟兄们去找了,对方口气很大,相当硬气,说自己靠山是锦衣卫里的大人物!”

    宋存倒吸一口凉气,道:“我们遇到的人,声称是长宁伯府的人!”高勇倒吸一口凉气道:“也不知道佥事大人知不知道这后面这么复杂,咱们还是回去禀报一下吧!”宋存苦笑到:“正是这样,走吧!”

    张知节一直坐在那里对着窗台发呆,当然这是香芋和翠墨窃窃私语时说的。张知节可不认为自己是在发呆,他是在思考,思考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香皂是怎么做成的?!

    就在张知节苦思冥想的时候,翠墨进来说,周兴请二爷去外院!张知节正想的头疼,闻言正好去外院散散心,听听好消息!

    宋存高勇他们正在忐忑的坐在那里喝茶,见到张知节进来,赶紧站起来抱拳道:“佥事大人!”张知节看了看几人的紧绷的表情,心里明白了几分!

    张知节坐下,接过周兴递过来的茶慢慢嘬了口,淡淡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宋存赶紧回道:“回佥事大人,属下去各个铺子巡视了一遍,是有些泼皮无赖生事,属下好好教训了一下他们,只是他们声称是受到长宁伯府的的指使,属下赶紧回来禀报,是不是给佥事大人惹了麻烦?”

    张知节听了,淡笑道:“长宁伯府啊,我知道了。尽管打就是,我给你兜着,别闹出人命就行!”高勇回道:“佥事大人,属下奉命去处理散步谣言之人,查到他们都是受一个叫齐三爷的指使。属下就去了那个齐三爷开的高升赌坊找他,赌坊的人相当硬气,声称后台是锦衣卫的大人物,属下无能,连正主都没见到就被挡了回来!”

    张知节皱眉道:“锦衣卫?大人物?有多大?”张知节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是长宁伯府吗,怎么有牵扯到锦衣卫了。

    张知节看着高勇不好看的脸色,知道他们肯定是吃了亏,这时候不能怂啊!张知节站起来道:“换上你们的官服,随我去看看这高升赌坊大人物到底有多大?!”

    高勇他们听了心里顿时激动了,觉得这个佥事大人还不错!他们的官服就在马车里,此时听了立刻轰然听命!

    张知节回到内院,娟儿笑道:“二爷这么快就回来了!”张知节道:“给我换身衣服,我有事要出去!”

    着我飞鱼服!配我绣春刀!

    周兴早已驾着马车在大门处等着了,高勇带着他的弟兄在前面开路,宋存和赵阳他们在后面跟着。张知节上了马车,两拨人簇拥着马车向高升赌坊而去。

    马车走的很快很稳,一路上人们见了被锦衣卫簇拥着的马车,都知道这肯定是锦衣卫的大人物,早就闪到一边去了!

    马车很快就在高升赌坊前停了下来,张知节从马车上下来,看着眼前这座不大的赌坊,心里有了底。若是牟斌罩着的赌坊肯定不至于这么小家子气,张知节可不想和牟斌对上!

    高勇上去咣当一声挑开帘子,高勇带着的锦衣卫呼啦啦进去站好,张知节这才带着宋存走了进去。

    上次高勇来的时候只有五个人,还都是穿的常服,所以才没有人注意。现在张知节带着十几个锦衣卫闯了进来,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原来大呼小叫热闹至极的场面立时变得鸦鹊无声,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的看着闯进来的锦衣卫。

    张知节身上的飞鱼服就像黑夜里萤火虫一样惹人注意,所有人都尽力缩到一边,毕竟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这些锦衣卫来者不善啊!

    赌徒们来的久了都或多或少听说过,齐三爷背景深厚,后台是锦衣卫的大人物。可是现在却来了一帮面色不善的锦衣卫,他们心里不由诽谤,难道齐三爷要栽了?!

    张知节闻着空气里弥漫的酸臭味,有些不爽,厌恶的看了眼这些赌徒们,皱眉道:“有没有管事的?”

    高勇上前一步小声道:“大人,管事的在楼上,楼上干净点。”张知节闻言点头,不愿在这里闻着臭味了,抬步向楼梯走去。

    早在张知节进来的时候,就有镇场子的看到事情不妙,先一步上去禀报去了。

    张知节刚登上楼梯,上面红姐带着虎哥正从上面往下走。红姐看到张知节身上的飞鱼服,心里一惊,飞鱼服可是锦衣卫高阶军官才能穿的!

    红姐面色一变,娇笑道:“哎呀,大人,赌坊今日真是吉星高照啊,竟然能迎来锦衣卫的大人物!”

    红姐因为下楼震动,张知节迎面上来,只感到眼前一阵波涛汹涌,心道真是有容乃大啊!

    张知节心里感叹却没说话,越过红姐快步上去了,后面跟着的宋存高勇赵阳他们见佥事大人不接话,哪里敢随便开口,也闷声跟着绕过红姐快步上去了!

    红姐见自己笑脸贴了冷屁股,没人搭理自己,不由气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她长时间在这里看着赌坊,赌坊里的赌徒镇场子的都看齐三爷的脸色,哪里有人敢给她红姐脸子看!

    不过红姐毕竟是欢场出来的人,若是没有一定的手段,她就是将齐三爷伺候的再舒坦,齐三爷也不会让她主持赌坊,别看只是一个不大的赌坊,那也是一个聚宝盆!

    形势比人强,在弄不清具体情况之前,红姐将这一口气生生压了下去,摆出一个妖媚的笑脸来,转身跟着上楼,这也算是小人物的生存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