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39章 见真章

    张知节上了楼梯之后,反客为主,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楼上果然环境不错,还有一股淡淡的幽香。红姐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张知节,福了福娇声道:“不知道大人大驾光临所谓何事?”

    张知节笑道:“不是你让我来的吗?”红姐媚笑道:“不知道大人如何称呼啊?小女子与大人素为谋面,又怎么请的动大人?”

    张知节笑道:“我是来找人的!”红姐笑吟吟道:“原来大人要见齐三爷啊?”张知节敛去笑容,冷声道:“这京城里能在我面前称爷的实在不多!就是不知道你口中三爷的是骡子是马?”

    红姐笑道:“大人,我们三爷跟锦衣卫一位大人熟的很,大人也是锦衣卫的,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这么咄咄逼人呢。”

    张知节淡淡道:“少罗嗦,人呢?”红姐笑道:“大人先喝杯茶,解解乏,妾身已经着人去请齐三爷了。”

    齐三爷最近刚从扬州买了一批姑娘过来,其中一个长了一副好身段,所以今天特地将自己的靠山请了过来品鉴品鉴。齐三爷的靠山就是锦衣卫北镇抚司掌刑副千户钱宁,所谓的齐三爷,真名叫齐三牛,不过就是有一个美貌的妹妹,送给了钱宁做了小妾。这个小妾很得钱宁的喜欢,又给钱宁生了个儿子,所以钱宁也高看齐三牛一眼。

    齐三牛仗着钱宁的势开了赌坊妓院,由此发了财,齐三牛也会做人,将所得的钱财大半都孝敬给了钱宁。

    齐三牛不禁无耻的将自己妹妹献给了钱宁,还经常搜罗美女孝敬钱宁,待钱宁玩够了再送到自己的妓院里。钱财加美人的双重攻势下,使得钱宁对齐三牛十分满意。

    此时钱宁刚被齐三牛的美人伺候的舒服完,齐三牛在一边陪着钱宁说话,一个赌坊镇场子来敲了敲门,在门外面禀报。

    齐三牛听到有锦衣卫上门,心里还不以为然,心想几个锦衣卫你们都搞不定,要你们这些废物有什么用?

    齐三牛听到后面,才知道原来不是手下废物,而是带头的是穿飞鱼服的高阶锦衣卫。齐三牛听了手下的禀报,抬头看向钱宁。钱宁伸了个懒腰,懒散道:“我也去瞧瞧吧,看看是个哪个兄弟缺银子了到处打秋风?”

    钱宁和齐三牛进了大门,迈上楼梯,人未到,声先闻,钱宁还未完全登上二楼,已经哈哈笑道:“不知是哪位兄弟大驾光临啊?”

    话音刚落,钱宁就登上二楼,看着眼前大马金刀坐在那里的张知节怔了怔,心想这是谁啊?难道是我最近纵欲过度眼花了?这么年轻就穿着飞鱼服?逗我玩呢?

    钱宁又扫了一眼侍立在一边的锦衣卫,钱宁看着领头的百户,有些面善,看来不是假的了!也是,谁敢在京城里假冒锦衣卫啊!

    钱宁飞快的转动脑子,一道亮光划过脑海,锦衣卫衙门里最近流传的那位十四岁的指挥佥事!在锦衣卫露了一面就不见了的指挥佥事!

    就在钱宁飞速思索的时候,宋存俯身在张知节耳边低声道:“大人,来人是北镇抚司掌刑副千户钱宁!”钱宁不认识宋存,因为锦衣卫里的百户实在不少,宋存认识钱宁,因为锦衣卫的副千户实在不多!

    钱宁既然已经想过来了,当即抱拳行礼道:“可是佥事大人吗?属下锦衣卫北镇抚司掌刑副千户钱宁见过大人!”

    虽然钱宁只是一个副千户,不过却是北镇抚司的,也算权重!张知节初入锦衣卫也不愿留下傲慢无礼的印象,站起来笑道:“哎呀,原来是钱大人,真是幸会!”

    钱宁本来认出张知节后心里还有点没谱,毕竟风传张知节是当今皇后的亲侄子,寿宁候府的独子,现在又是高居指挥佥事,比之自己官大好几级,会不会卖自己面子还不好说!

    此时钱宁见张知节言笑晏晏,全无架子,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对张知节大生好感,没让自己在这些人面前失了面子!

    钱宁笑道:“钱宁今日得见大人才是三生有幸啊,这几天锦衣卫官衙里一直流传着大人的风姿,只是可惜我等一直无缘目睹。没想到今日倒是了了钱宁憾事,回头说起来定会羡煞他们!”

    张知节心里暗道,我的乖乖,这马屁拍的劳资真爽!不愧是做到了北镇抚司掌刑副千户,果然有拍马屁的真本事!

    张知节笑道:“哎呀,钱大人客气了,客气了!”钱宁请张知节落座,这才在一边陪着坐下。

    一屋子人只有张知节和钱宁坐着,齐三牛在钱宁旁边站着伺候!红姐在一边看着,心情就像过山车一样起伏不定。开始见到走在齐三爷前头的钱宁抱拳行礼,红姐真是一颗心都揪了起来,这齐三爷的后台貌似不给力啊,这要是对方发起飙来,拿自己怕是讨不了好!

    待看到钱宁和张知节肉麻的相互吹捧,红姐这才放下心来,看来过关了,至少性命无虞了。心里暗啐道:死鬼,真是吓死老娘了!

    虽然接下来也有可能会牵连到自己,那自己就认罚呗,大不了分开双腿让你们罚个够!老娘别的都怕,就是不怕男人,老娘身上趴过的男人数都数不清!

    开场过去了,钱宁开口笑道:“不知道今天佥事大人来,可是有什么吩咐?”张知节笑道:“也没什么大事,本来让小的们来给齐三爷传个话,只是这位红姐说,得让我亲自来才能见到齐三爷,所以我就来了!”

    钱宁这才将目光转到红姐身上,禁不住眼光一热。我得个乖乖,没想到齐三牛这里竟然藏着个如此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真是太够味道了,齐三牛真是太不上道了!看来自己得好好敲打敲打他了!

    红姐感受到钱宁那灼热的目光,觉得自己的衣服都快被烧破了,感觉痒痒的,心里暗道,看来自己今晚免不了被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