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41章 魔怔了

    张知节送走了宋存他们,又回到了内院,换了衣裳,端了杯热茶继续坐在窗前发呆。张知节觉得自己不能靠敲诈赚银子了,简直有辱自己的英名啊。

    张知节想利用自己那可怜一点物理化学知识,准备研究研究怎么制造香皂。

    张知节坐在窗前怔怔的想着,一会儿流着哈拉子想到大堆的银子流水一样涌来。一会儿又被问题难的直皱眉头。

    娟儿香芋翠墨聚在一起,窃窃私语。娟儿:“这是碰到啥事了吗?不会是魔怔了吧?”香芋面色惊恐道:“不是二爷去了锦衣卫大牢遇到鬼了吧?那里可是冤死了不知多少人!”

    翠墨闻言吓得打了个哆嗦,骂道:“香芋你个破嘴,少说这些吓唬人!”香芋目瞪口呆指着翠墨后面道:“翠墨,你,你的后面!”

    翠墨面色惨白,战战兢兢的回头,发现没有什么,气道:“香芋你个浪蹄子,我饶不了你!”说完就朝香芋身上挠去。

    娟儿气的给香芋和翠墨的屁股上来了一巴掌,道:“说正事呢,瞎闹什么,香芋你也是,明知道翠墨的胆子小的可怕,你还吓唬她!”

    香芋红着脸,吃吃笑道:“娟儿姐,自从你成了二爷房里人,你是越来越流氓了!你说你摸二爷也就罢了,摸我们干嘛?”

    香芋一句话弄了娟儿个大红脸,翠墨则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在一边嘟着嘴反驳道:“谁的胆子小了!谁的胆子小了!”

    娟儿红着脸张牙舞爪道:“香芋,看我不撕了你的嘴!”香芋极力反抗道:“还有没有天理了,做得说不得啊!”

    三人正闹得不可开交,外面小丫鬟道:“哎呀,彩霞姐姐来了!”三人这才停下,红着脸整了整发髻,衣服。

    彩霞挑开帘子进来,见到三人发髻服饰有些乱,脸色绯红,额头见汗,笑道:“吆,刚刚这是关公大战秦琼吗?我竟错过了!”

    娟儿笑道:“我们闹着玩呢,你这会子不伺候太太吗?”彩霞笑道:“太太还挂念着你们爷呢!那,打发我来送点心了!”

    娟儿笑道:“哎吆,我的姐姐来,多大点事儿啊,还得麻烦你跑一趟,让个小丫鬟来就是!”

    彩霞笑道:“挺久没来你们这了,我也来躲躲清静,还是你们这好,没那么多糟心事!”

    娟儿笑道:“二爷难缠那会儿你是没经历过,快过来喝杯热茶来!”

    彩霞笑道:“二爷呢?没在家吗?”娟儿努努嘴道:“那呢,对着窗户发呆,一整天了!”

    香芋凑过来道:“彩霞姐姐,你看二爷像不像是魔怔了!”娟儿瞪眼道:“瞎说什么呢?!”

    彩霞好奇道:“怎么了?怎么了?”娟儿撩了撩鬓角道:“你别说,还真有点邪乎!自从昨天回来后,就有些怏怏的。今天完全没精神了,就坐在窗前发呆呢!”

    香芋又把脑袋凑过来小声道:“彩霞姐,你说有没有可能是碰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翠墨左右看了看,缩了缩小脑袋。彩霞轻轻拍了下香芋的脑袋道:“胡说八道,要是让太太知道了不撕了你的嘴!”

    香芋吐了吐舌,不敢再说了。彩霞笑了笑,神秘兮兮道:“其实啊,我倒是能猜出个一二三四五来!”

    娟儿怔了怔道:“难道是太太说了二爷一顿?”彩霞但笑不语。

    娟儿笑着道:“哎呀,我的好姐姐,快点告诉我们吧,别卖关子了!”

    彩霞笑道:“看在你这一声好姐姐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太太最近正忙写着二爷的亲事呢!”

    娟儿直接被这个消息给镇住了,娟儿伺候了张知节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况且自忖还是能摸得上张知节的脾气的,所以觉张知节应该不会亏待自己。

    娟儿心里唯一忐忑的就是面对未来的二奶奶!娟儿作为二爷提前收的房里人,哪怕是太太做主收的,怕是也会引起二奶奶的敌视!所以娟儿对张知节的亲事尤为敏感!

    虽然知道这一天早晚都要来,不过当娟儿听到这话的时候,心里还是咯噔一下,这一天,这么快就来了!

    娟儿勉强笑道:“二爷也年龄也不小了,亲事也差不多该提上日程了!”

    彩霞笑道:“太太这几日正和二太太盘算京城里千金小姐呢!”

    娟儿听了急声道:“彩霞姐姐,不知道太太瞧上了哪家的小姐?”

    彩霞笑着打趣道:“瞧瞧,这做了二爷房里人的,跟你们就是不一样啊!这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娟儿脸色绯红道:“我就豁出脸去,由你们打趣了,唉,你们不知道我的苦!我这每天都提心吊胆呢!万一入不了二奶奶的眼,那我不得哭死啊!”

    彩霞笑道:“哎吆吆,这果然是要成为主子的人了!可跟我们这些丫鬟想的不一样了!可怜我们还今日不知明日呢,说不得哪天就被太太随便配了个小厮!跟你比,你是天上,我们是地下!”

    娟儿见彩霞拈着醋意打趣自己,不由反击道:“哎呀,你可别当我们眼睛瞎,这明眼人可都看出来了!老爷每次看你眼神那可不一样吆!这也就是太太没点头,要是太太准了,我们可得称一声姨奶奶了!”

    彩霞听了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急道:“看我今天不撕了你这个浪蹄子的嘴!”

    娟儿一边招架,一边求援道:“香芋,翠墨,快来帮忙吧,上房的人来咱们这边横,不能忍啊。”

    翠墨和香芋巴不得两个姐姐撕起来,所以两人岂会插手进去,不加一把火就不错了!翠墨和香芋拍着手在一边看热闹,一时之间两个美貌的丫头你拉扯我,我拉扯你,衣襟松散,露出雪白凝脂的肌肤,面色绯红,娇声喘息,散发着诱人的女儿香!

    唯一能看这幅美丽场景的男人,张知节,对这边的美景却一无所觉。正坐在隔断那边的桌子上对着窗户发呆,着实辜负了这边的大好春光!若被人知道少不得羡煞旁人的同时,骂一声,真是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