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42章 从前有个太监

    彩霞姑娘娟儿姑娘的对手!

    彩霞只能举手讨饶道:“好妹妹,好妹妹,快住手,我再也不敢了!”

    娟儿这才住手,看着彩霞快要滴出水的娇颜,笑道:“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逞强!还不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彩霞整了整衣物,侧身隔着隔断隐隐约约看着张知节还坐在那里发呆,这才放下心来。要不然被张知节看了去,那才事羞死人了!

    彩霞正色道:“本来呢,这几日太太经常出门子,我心里就有些疑惑,太太是个不太爱出门的性子。”

    彩霞顿了顿道:“昨天二太太来了,太太跟二太太盘算起京城里的大家小姐,我这才隐约明白,太太可能是有心给二爷说门亲事了!再说起来,二爷现在也十四岁了,咱们候府又只有二爷这么一根独苗,肯定会很隆重。这准备下来少不了一两年,那时候二爷都十六了,岂不正好!”

    香芋不解道:“奇了怪了,这成亲是喜事啊,那二爷怎么还看起来怏怏不乐的?”

    彩霞低声道:“这里面是有原因的!”

    娟儿急道:“哎呀,我的好姐姐,你就别吊胃口了,急死个人了!”

    彩霞笑道:“好吧,说白了,就是二爷心里有人了!”

    娟儿,香芋,翠墨听了这话不由面面相觑,这怎么就有人了?哪里就有人了呢?又没什么表姐表妹的,二爷还能见到谁?

    娟儿想着想着,脸色唰一下白了,颤声道:“姐姐,听着是谁?不会,不会是楼里的姑娘吧?”

    彩霞听了之后怔了,狐疑道:“楼里的姑娘?什么楼里的姑娘?”娟儿听了,不由懊恼自己一时心急说错了话,一想也对,现在的张知节看起来颇为成熟稳重,看起来不像是会做出这种弥天大错的事!

    娟儿支吾道:“没,没什么,听错了!姐姐接着说罢!”彩霞看了看翠墨和香芋,见她们俩也是一头雾水的样子。

    彩霞接着道:“具体啊,我也不清楚,只是见到大小姐跟二爷一起出去说了一会儿话,后来二爷回来就问太太,太太就跟二爷说了正在给他说亲事!二爷提了一个大家小姐!”

    娟儿急声道:“哪家的小姐?”彩霞摇头道:“只隐约听着是定国公府旁支,太太没同意!”娟儿听了点头道:“这倒也是,配咱们二爷确实门第有些低了!”

    香芋听完长出了一口气,觉得今天的八卦之心得到了充分的满足,笑道:“哎呀,原来二爷是得了相思病啊!相思成痴啊!”

    彩霞笑道:“哎呀,这一说就这么久了,说不得太太又找我了,我得回去了!”娟儿正心思难定呢,闻言笑道:“太太身边是一会儿也离不开你,我们也不留你了,有空再来喝茶啊!”

    彩霞回了上房,燕支笑道:“彩霞姐姐,你怎么才回来啊,太太都问了好几次了!”

    彩霞听了急步进了屋,笑道:“太太,我回来了!”太太放下摆件,问道:“怎么才回来,宝玉怎么样?在干什么呢?”

    原来,昨天太太回绝了张知节的请求,回头又觉得不放心,今天特地打发彩霞去看看!

    彩霞回道:“不太好,二爷坐在窗前发了一天的呆!”太太皱眉道:“没什么过激的事吧?”彩霞回道:“过激的事倒没听说有。”

    太太听了松了一口气,心道还好,儿子还小,没什么定性,哪里懂得什么情啊爱的!想来发两天呆,事情过去了就行了!

    彩霞走了之后,娟儿和翠墨香芋弄清楚了原因,开始商量对策。香芋眉毛一挑,自信满满道:“放心吧!不就是逗二爷乐吗?这个我擅长,你们就瞧好儿吧!”

    香芋来到刚直接面前,笑道:“二爷,二爷,刚刚发生一件好玩的事!”

    张知节从思考模式中被惊醒了,感到有些头昏脑胀,看着香芋道:“有什么好玩的事?”

    香芋还没开口,就自己先自己笑了起来:“咯咯,咯咯,今天早晨,我让翠墨拿个盘子出来,咯咯,咯咯,结果,咯咯,结果翠墨拿了个盆子出来,咯咯,哈哈,咯咯……”

    张知节无语的看着香芋,香芋真的在很欢乐的笑,竟然还有人的笑点这么低?真是长见识了!

    香芋笑的面色绯红,根本停不下来,最后才发现张知节根本没笑,纳闷道:“二爷,你怎么不笑啊?二爷你是不是没听明白啊?盘子,盆子,我要盘子,她拿了个盆子,哈哈,哈哈,哈”

    张知节叹口气道:“香芋啊,我也给你讲个笑话吧!”香芋一听连点头道:“好啊,好啊,二爷快讲!”

    张知节笑着道:“从前有个太监,下面没了!”然后张知节和香芋大眼瞪小眼,等了一会,香芋催道:“二爷,快讲啊!”

    张知节无语道:“讲完了啊!”香芋愣了愣笑道:“哈哈,哈哈,哈……”

    张知节敲了一下香芋的小脑袋,道:“行了,别再这假笑了!”

    香芋灰只好溜溜的出来了,严肃的对娟儿翠墨道:“我觉得二爷的问题很严重!我讲的笑话,他完全不笑!”

    娟儿问道:“那二爷说什么了没?”香芋严肃道:“二爷说了个笑话!这让我觉得问题更严重了!”

    翠墨不解道:“二爷说笑话,那应该说明没事了才是!”娟儿问道:“说的什么笑话?”

    香芋严肃道:“从前有一个太监,下面没了!”说完,娟儿翠墨和香芋面面相觑!

    翠墨道:“二爷,不是想要做太监吧,这下问题严重了!”

    娟儿啐了一口翠墨道:“别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