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44章 驱邪

    张知节回到院子里的时候,彩霞正刚跟娟儿说完刚才发生的事!娟儿她们还处在震惊中,感觉张知节走的时候还好好的啊!

    几个姑娘正叽叽喳喳的时候,张知节进了院子。正说着呢,猛地看到正主来了,几个姑娘就跟受惊的兔子一样跳了起来。

    娟儿笑道:“二爷,您回来了?”张知节看到二人定定地看着自己,总感觉好像哪里不对啊!这是什么眼神?

    张知节笑着点点头,道:“彩霞姐姐来了?这可真是稀客啊!”

    娟儿笑道:“二爷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张知节笑道:“我又没什么事,就是去烧了把火,弄点灰烬。一会儿,灰烬送来的时候给我收好了,我还要用!”

    娟儿笑道:“二爷要灰烬要干什么?”张知节神秘的笑了笑道:“自然是有用的,说不定是个惊喜!”

    娟儿等人先入为主了,只是觉得张知节的这个笑容颇为吓人!

    然后娟儿彩霞等人殷勤的给张知节沏茶,然后把张知节按在躺椅上捶腿按摩。春光正好,日光明媚,张知节舒服的躺在这里,享受着俏丽丫头的软语温香的服侍,极为受用!

    寿宁侯正在外面花天酒地,听到自己唯一的儿子不太妥当,吓得赶紧推掉应酬赶了回来!俗话说无后为大,就这么一个崽,不能大意了!

    寿宁侯的马车正好在大门处与太太的马车相遇了。太太去请了一位京城里颇为知名的道长,当然是女冠。

    想来也是,信道捐香油钱的还是以勋贵家的太太们为主力,自然是女冠更方便一些!要是男冠的话恐怕连后宅都去不了,连女主都见不到又怎么忽悠人捐钱呢!

    侯爷见了太太就急声问道:“宝玉怎么了?这几天不是好好的吗?怎么我几天没见就不安生了?”

    太太道:“昨日就一直坐在窗前发呆,今天上午,让人背了一堆木柴让人放火烧,我看着觉得不大对,特意去请了闲云道长来看看!”

    闲云道长听了太太的话作揖道:“无量天尊,闲云见过侯爷!”侯爷听了点点头,他也是知道这个闲云道长的,这几年在京里混的颇有些风生水起的样子,据说有几分真本事!

    侯爷皱眉道:“快进去看看吧!”心想不妨先让这个女冠看一看,若是不行再去请几个高人看一看!说到底,对于女冠还是不太放心,觉得真正有道行的还是男冠!

    张知节惊讶的看着门口,心道今天是什么日子?老爷太太竟然一起来了,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张知节站起来,好玩说话就看到了后面一身道袍的闲云道长。这闲云道长已过中年,虽不甚美,但看起来慈眉善目,给人一种慈悲为怀,得道高人的感觉!

    张知节脸色一变,好好的,太太和老爷怎么面色凝重的带着一位看起来颇有道行的女道长来了。

    我的个乖乖,不会事发了吧?自己这算是鬼上身吗?会不会被超度啊?会不会要把自己绑起来烧掉?

    太太进来就一直注意观察自己的儿子,见他见到闲云道长脸色都变了,不由心里更加确定了。肯定是缠着自己儿子的鬼邪见到了有道行的闲云大事害怕了!

    太太温和笑道:“最近宅里不太太平,我特地请了闲云道长来家里看看!正好让道长也来看看你,回去好给你祈福,佑你安泰!”

    张知节紧着脸跟着进了屋里,坐下之后,张知节已经平复了心境。闲云道长看着张知节,见他目光清净,并没有什么症状。

    心里不由感叹,到底是侯府,可能一点小事都得兴师动众。不过自己可不能来一趟不作为,要不然那岂不是被认为无能。

    少不得显示一下手段,交好寿宁候府,若以后能长期供奉,岂不是又多了一个大的进账。

    闲云道长笑道:“待我开一下天眼通,看一看。”说完闲云道长神情肃穆,缓缓闭上了双眼。

    屋里一片寂静,没多久,闲云道长睁开双眼,面露微笑,朝着太太点了点头。太太看闲云这个样子,心里松了一口气。

    老爷和太太嘱咐了几句,就带着闲云道长走了!张知节莫名其妙的送走了他们,心里诧异这到底是咋回事!

    张知节纳闷道:“你们说老爷和太太这是怎么了?神神秘秘的?”

    娟儿咬牙道:“二爷,您有没有感觉到身上什么不妥啊?”张知节皱眉道:“哪有什么不妥?”

    香芋心直口快道:“二爷,您昨天对着窗户发了一天呆,今天又去放了一上午火,您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吗?”

    张知节无语了,就因为这个啊,苦笑道:“然后呢?为什么请了个道长来?”香芋吐了吐舌道:“找道士来驱邪啊!”

    张知节以手抚额,无奈解释道:“我昨天不是发呆,是想事情,今天烧火是因为我要草木灰有用处!”

    彩霞娟儿几个人听了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了!

    几人正面面相觑着,一个小丫头过来道:“二爷,老爷让你去书房!”

    张知节只好郁闷的去书房见他老子。书房里张鹤龄并没有像开始那样心急,他看着张知节的样子不像是有什么事,所以喊过张知节再来问一下!

    张知节规规矩矩的站在老爷前面,老爷皱眉问道:“太太说你中邪了,到底怎么回事?”

    张知节回道:“我没中邪啊,我挺好的啊!我就是偶然间得了个方子,我琢磨了下,准备改良一下,到时候制出来的东西比现在的胰子好用的多!”

    老爷皱眉道:“你闲着没事,鼓捣些这些干嘛?”张知节理所当然道:“制成了,一定能卖的好,赚大把的银子啊。”

    老爷听了心里不以为然,心道你年纪小小哪里知道赚银子的辛苦!

    老爷继续问道:“那你这两天唉声叹气的干什么!”张知节老实道回:“太太要给我说亲事,我就提了一点,太太把我说了顿!”

    老爷一听训道:“说你还说不得了!亲事本来就是父母操持,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别整天沮丧着脸,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