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45章 考核

    张知节只能郁闷的回去了,周兴已经让一个婆子把烧完的灰烬送过来了,好几大包,就堆在院子里!

    已经知道真相的娟儿她们围在那里,咯咯直笑,张知节望着这些灰烬有些来气,估计自己入邪要火烧寿宁侯府的消息已经传遍全府了!

    这时候门外一个小丫鬟进来禀报说,刚刚宫里来信,太子殿下让二爷明天入宫!

    张知节听了松了口气,心道终于不用在憋在府里了,张知节现在觉得所有人看自己的眼神都怪怪的!

    太太和闲云道长不知道在上房叽叽咕咕的说了些什么,闲云道长走的时候笑容十分慈悲,太太也笑的极为开怀,看来这个道长忽悠人的道行的确很高!

    太太送走了闲云道长,带着丫鬟又来到了张知节的院子,见到张知节正指挥着小丫鬟把灰烬包放到那边的空屋子里!

    太太看了道:“这什么好东西啊,还值得收起来,赶紧抬走吧!”小丫鬟停下来,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听谁的好!

    张知节心想:这可是我还不容易才弄得,为了这个我连入邪的名声都背了,要是被扔了,那我不得冤死!

    张知节劝道:“太太,就留下来吧,要是扔了,我还得再烧一次,多麻烦啊!”

    太太听了,被噎了一下,决定眼不见心不烦,道:“快收起来吧!”

    说完就往屋里走去,张知节跟着去了屋里,太太郑重的拿出一张叠着的黄纸来对张知节道:“把这个符纸装在荷包里,一定要随身带着!”

    张知节将符纸接过来,翻来覆去的看了看道:“这什么劳什子,我不要,我没中邪!”

    太太把符纸递给娟儿:“给他装上,以后看着点哈,这可是三千银子呢!”

    张知节呛了一口,大声道:“多少银子?三千两!她怎么不去抢啊?!我没中邪!真的没中邪!快去把银子要回来去!”

    张知节简直心如绞痛,一把火烧了三千两银子啊!这也太败家了!

    太太笑着安慰道:“我的傻孩子!只要你能健健康康的,别说三千两银子,就是三万两,三十万两也花得!”

    张知节是不信鬼神的,心道,好个老道婆,记住你了!太太又殷殷嘱咐了一些,这才带着彩霞离开了。

    晚上,老爷问太太道:“怎么宝玉的婚事你还跟他说?”太太笑道:“这纸里包不住火,他有心总能知道!”

    老爷皱眉问道:“他提了什么要求?”太太笑道:“老爷知道这事啊?宝玉说他看上了定国公府旁支徐永贞家的孙女!”

    老爷皱着眉问道:“你见过吗?人怎么样?”太太笑道:“我以前没留意,她家的门第有些低了!”

    老爷皱着眉头想了一会道:“你看看吧,主要看看人怎么样,一要人品好,二要模样好,三要好生养!人品好,家里才能安宁,模样好,能收住宝玉的心,再加上好生养才能给我多生个孙子!至于门第,只要不是太差就行!”

    太太听到老爷这么说了,也就决定看看,看看这个能让自己儿子一见倾心的姑娘到底是什么样?

    张知节看到朱厚照的样子吓了一跳,惊道:“殿下,这,这,怎么还没好啊?不是吧,太医没来给您看吗?”

    朱厚照顶着个青眼圈道:“我也不知道啊,怎么就还没好呢?太医的药不太给力啊!”

    张知节纳闷道:“不会吧,别说用药了,就是用每天用鸡蛋滚滚也好了,难道太医的药还没个蛋有用?”

    朱厚照一本正经道点头:“的确是没个蛋用!”

    张知节细细地端详了一下,道:“殿下啊,您的这个青眼圈还会动哎!”

    朱厚照闻言吓了一跳,惊道:“嘎,不会吧!”张知节笑道:“怎么不会的,以前的那个在左眼,现在跑到右边去了!”说完乐的哈哈大笑!

    朱厚照有些尴尬,笑道:“怪不得今天太医来上药的时候愣了半天,原来是涂错地方了!”说完想起今天太医的懵逼样子,也是乐的不行。

    朱厚照笑完道:“昨天父皇让我和你今天去考核一下被关在别院里的勋贵子弟们!”

    张知节纳闷道:“这才被关了几天啊?怎么就去考核他们了?”

    朱厚照挠头道:“昨天好几个国公夫人,侯夫人去坤宁宫了。”

    张知节高估了那些勋贵子弟们,都从没有吃过苦,打小就有丫鬟小厮陪着,要什么有什么,锦衣玉食的,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罪!

    所以没两天就已经快要疯了,这些勋贵家在军队里可谓是根深蒂固,那皇家别院的禁卫里七拐八拐的总有些关系能传递消息。

    当那些夫人们听到自己的宝贝儿子受不了了,要疯了要自杀的,哪里还受的了。所以就一起去坤宁宫求情了,事情过去挺久了,皇上皇后的火也消了,再加上这么多夫人求情,皇后也得给个面子!

    张知节笑道:“好吧,就是找个由头放了他们!”朱厚照有些不情愿道:“大概是这意思,怎么放啊?”

    张知节笑道:“那就放水呗,简单的很。”朱厚照一挥手道:“那就交给你了!我在一边看着就行!”

    张知节心道,这种事我在行,我大张旗鼓的放水,那他们还不得念着我的好!哈哈,这人情好的很!

    张知节跟朱厚照来到皇家别院,朱厚照道:“怎么搞?”张知节笑道:“找个空屋子,一个一个进来,咱们提问就好!过了就可以离开了!”

    刘瑾赶紧领着小太监们去空屋子收拾,把里面收拾干净了,张知节又指挥小太监去抬了两个桌子,桌子后面放了两把椅子。

    张知节安排小太监们去通知一下,按照皇上旨意,开始检验《论语》的背诵情况。没一会儿,被关的屋子里就传出了各种鬼哭神嚎的声音。

    张知节听着这些狼哭鬼叫,不由怔了怔,这才知道原来这群小爷这么不经关。原来已经这个鬼样子了,多亏了皇上现在就让考核了,要是再过一阵子,万一出了什么事,张知节也得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