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46章 不一样的考核

    张知节和朱厚照等了没多久,就来了第一个人,正是徐光勉,徐光勉心里是忐忑的,因为他实在是在这里待够了,他觉得在这里的日子简直比自己以前活过的十几年都要漫长。

    徐光勉战战兢兢的来到了考试的屋里,发现坐在桌子后面的竟然是张知节和朱厚照,徐光勉眼睛都要湿润了,亲人呢!

    张知节吓了一跳,惊道:“光勉啊,你怎么憔悴成这样了?不是有鸡腿吗?”

    徐光勉觉得内心是崩溃的,这辈子都不会再吃鸡腿了,最好提都不要提。至于什么瘦了,你让谁吃不饱,睡不好,怀着一颗煎熬的心日夜背《论语》,他能不瘦吗?

    张知节看到徐光勉大有一幅欲语泪先流的怨妇模样,安慰道:“光勉啊,放心,殿下和我来拯救你了!”

    徐光勉闻言,眼睛终于亮了,激动道:“我,我可以走了吗?”

    张知节笑道:“还要考试的,圣旨不可违啊,你也知道,当初皇上旨意是要考核你们的。放心吧,很快的!”

    徐光勉面露死灰之色,你这是在逗我吗?很快的?很快就要回去继续关着了吧?

    朱厚照看到徐光勉沮丧的神色,有些不忍,拉了拉张知节。张知节使了个眼色给朱厚照,放心,表示有我呢!

    张知节咳了一下,正色道:“那么,现在考核开始!徐光勉,现在我考核你一个问题,有朋自远方来,下面一句是什么”

    徐光勉愣了,就这个问题?!就这个问题?!徐光勉顿时感觉有种泪流满面的感觉,你早说啊!我徐光勉虽然不学无术,但我进来前就知道这句了!这几天背《论语》背的头昏脑胀,心力交瘁,为了啥啊?!

    张知节看到徐光勉愣了,也跟着愣了,连朱厚照都跟着愣了,两人面面相觑,我的个乖乖,这也太不学无术了吧!

    徐光勉终于忍住了骂脏话的冲动,有些怀疑道:“不亦乐乎?”

    张知节听了长松了一口气,一拍桌子大声道:“恭喜你,徐光勉,你答对了!你通过考核了!”

    徐光勉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道:“这,这就行了?我,我通过考核了?我可以出去了?”

    张知节站起来笑道:“光勉兄啊,恭喜你了,你可以离开了,你可以回家了!”

    徐光勉闻言激动的上前握着张知节的手道:“光勉,谢谢,太感谢了,大恩不言谢啊!”说完又对朱厚照道:“殿下,真是太谢谢了!”

    徐光勉出了门口,感觉到空气真是前所未有的清新,人生真是前所未有的美好!感觉自己就跟重生了一样,徐光勉忍不住大吼一声:“劳资出来了!劳资要回家了!哈哈哈哈!”

    徐光勉的这一声大吼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正在自己屋里忐忑着的各位小爷,听了外面徐光勉这声大吼,都各种不淡定了!

    “是哪位兄弟出去了?考核什么样子啊?考核难不难啊?考的什么啊?”

    徐光勉听到后面的这些人都这么忐忑,心里觉得美美的,哈哈笑道:“哈哈,你们这些憨货,就在这里待着吧!兄弟我先去好好享受享受去了!”

    后面的人一听这话顿时热闹了!“敢不敢告诉劳资你是谁?出去打的你娘都认不出你来!”

    “你这个怂货!太不仗义了!就不出去!还能把咱们关到死!我们要团结起来!”

    徐光勉听着这些人的谩骂,不但不觉得恼,反而心里乐开花。嘴里哼着小曲儿,大步流星地向外走去。心里盘算着出去了该去哪里乐呵乐呵,好治疗一下自己受伤的心灵!

    张知节和朱厚照听了外面的喧闹,在里面乐的不行,张知节拍了拍桌子,喊道:“下一个!”

    朱凤就进来了,当然,被抬进来了!被打烂得屁股没有那么容易好!张知节笑道:“啊呀,朱哥,你还没好啊?你瞧瞧,这个样子多不雅观啊?你早说我和殿下去你屋里不就行了?也不用这么麻烦?万一伤口裂了,哪可就是我的罪过了!”

    朱厚照在一边一直乐,主要是这个画面太违和了!朱厚照的笑让朱凤有些尴尬,不过朱凤的脸皮向来很厚!

    朱凤听了这些话,心里觉得十分的腻歪,假惺惺,太假惺惺了!他就是忘了自己十分阴险的暗算过张知节了!

    不过,朱凤是什么人?张知节若想跟他比假惺惺,那还是差的远了!朱凤在假惺惺上的造诣程度,就好比岳不群把自己切了一样!

    朱凤当即笑道:“哎呀,真是多谢殿下和知节老弟的关心了,唉,我这个样子是有点不雅,还希望两位能多多包容!说起来被圣上这样照顾,我也是感激涕零啊,雷霆玉露,俱是君恩!况且经过此次教训,我也受益良多啊!”

    朱凤说完,眼巴巴的看着朱厚照,希望朱厚照能表示表示。张知节知道朱凤是希望这番话能打动朱厚照,如果能让朱厚照在皇上面前说一下那就更好了!

    张知节听着朱凤这番肉麻的话,再看看朱凤的殷切表情,心里暗笑,你的媚眼抛给了瞎子看了!哈哈,朱厚照岂会关注这些,估计他现在还沉溺在欢乐中无法自拔呢!

    张知节一拍桌子,正色道:“朱凤,我正式宣布,对你的考核,正式开始!”

    朱凤心里一万头神兽跑过,这个画面怎么看起来像是审犯人!自己好像看起来被打了板子的犯人!

    张知节拿起《论语来》,翻了翻,道:“子曰,下一句是什么?”朱厚照愣了愣,转过头来看着张知节,有些懵!

    朱凤就完全懵了,有你这么考的吗?张知节也意识到了不对,哈哈笑道:“哈哈,别紧张,我就是开个玩笑,让你放松一下!”

    朱凤心里骂道,开你妹的玩笑啊,小爷我日夜努力,早就都背过了,我紧张个毛线啊我?不过,还别说,被你这么一搞,劳资还真有点紧张了!

    你是不是故意的!是不是故意的!这倒是冤枉张知节了,张知节只是间歇性傻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