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47章 好笑的考核

    张知节咳了下,正色道:“言归正传,下面正式开始,朱凤,孟懿子问孝,你接着往下背。”

    朱凤看着张知节装腔作势得样子就不爽,心道:小人得志,你以为这样就能难的到我吗?你也太小看我朱凤了!

    朱凤当即趴在那里撅着屁股,朗声道:“子曰:‘无违。’樊迟御,子告之曰:‘孟孙问孝于我,我对曰无违。’……”

    张知节手里捧着《论语》,仔仔细细的跟着对照。朱厚照看着朱凤趴在那里撅着屁股,摇头晃脑,一幅沉醉表情的样子,捂着嘴快要笑抽了!

    张知节虽然也觉得朱凤这个样子比较滑稽,不过他倒是顾不上笑,他要认真的挑毛病,争取把朱凤留下!到时候别的人都过了考核,只有他朱凤没过,哈哈想想张知节就觉得开心!

    想必到时候朱凤是猪的美名会迅速传开,甚至他的草包之名连皇上都会记得,张知节觉得自己这一计真是太聪明了!

    朱凤摇头晃脑不带停的,竟然都背下来了,张知节有些目瞪口呆,这小子脑袋里有坑啊,竟然真的背下来了!

    不死心的张知节咳了一下,努力挤出个笑容道:“哎呀,猪哥真是厉害啊!那我就再考你下一题!”

    朱凤心里有些不屑,心道爷我以前就被老爷子拿着板子逼着把论语背下来了,这几天又好好复习了一下,还有什么能难倒我?

    朱凤努力想要做到鼻孔朝天,不过终究只能鼻孔朝地,不屑道:“尽管来吧!”

    张知节看到朱凤这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顿时明白了,这货是真的都背下来了!

    张知节心里有些不爽,竟然让这小子逃过一劫,开口道:“那你就背一下里仁吧?”

    朱凤又跟吃了摇头丸似的撅着屁股,摇着头开始了新一轮的滑稽自嗨!

    “子曰:‘里仁为美。择不处仁,焉得知!’

    子曰:‘不仁者,不可以久处约,不可以长处乐。仁者安仁,知者利仁。’……”

    等他背完了,张知节只能无奈道:“恭喜你,朱凤,你通过了考核,你可以回家了,嗯,回家养伤了!朱哥啊,回家一定要小心一些,千万别挣破了伤口,万一尊臀留下什么伤疤这就不好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朱凤咬了咬,笑道:“多谢老弟关心了,殿下,那臣就告退了!”

    朱凤被抬着走了,朱厚照止住笑,问道:“你跟他有仇啊?”张知节笑道:“哪有什么仇啊?我一向与人为善,从不结仇,只是看他有些不顺眼!”

    朱厚照笑道:“我也是这么个感觉,总觉得他有些阴郁!不过他刚才倒是挺滑稽的,哈哈!”

    张知节听到朱厚照也对他不爽,赶紧给朱厚照加深印象,笑道:“他就是成国公府老二,朱凤!”

    朱厚照点头叫道:“下一个,快!下一个!”然后蔡英就被抬了进来,蔡英进来后看了看坐在桌子后面的张知节和朱厚照,心里哀嚎,完了,完了,竟然是太子考核!

    朱厚照摸了摸眼睛,笑道:“原来是你小子!”蔡英欲哭无泪,露出谄媚的表情赔笑道:“殿下,饶过我吧!继续关在这里会死人的啊!”

    张知节侧了侧头,看向朱厚照,朱厚照笑着点点头。张知节明白了,咳道:“下面开始考核哈,有朋自远方来,下一句是什么?”

    蔡英怔了怔,小心陪笑道:“不亦乐乎?”朱厚照听了一拍桌子,嘭的一声,吓的蔡英一哆嗦,心想不对啊,这个我还是记得的,应该没错啊!

    朱厚照看到吓了蔡英一跳,这才哈哈笑道:“恭喜你,姓蔡的,你答对了!你考核通过了!”

    蔡英听了脸上露出狂喜之色,激动道:“殿下真是好气度啊,我蔡英服了啊!哦,还有知节老弟,大恩不言谢啊!”

    朱厚照听了蔡英的话,心里十分高兴笑呵呵道:“行了,行了,赶紧回去吧!”

    抬走了蔡英,朱厚照赶紧吩咐道:“下一个,下一个!”然后虎背熊腰的王大保蹑手蹑脚的进来了,脸上挂着比哭还难看的表情!

    朱厚照看着虽然年纪不大,长的威武雄壮却看起来畏畏缩缩的样子十分好奇,侧头问道:“这谁啊?怎么这个样子?反差好大啊!”

    张知节小声解释道:“他叫王大保,他爹是王铁山,最近才升到都督府回了京!这王大保十三岁就跟着他爹在边关杀鞑子了,所以耽误了读书,他不识字!”

    朱厚照听了十分唏嘘,问道:“你叫王大保?你十三岁就跟着你爹在边关杀鞑子了?”

    王大保听了憨厚地点点头道:“是啊,俺长的比较壮实,十三岁就跟着俺爹上阵了!”

    朱厚照感兴趣道:“你亲手杀过鞑子吗?”

    王大保听了有些脸红道:“俺就杀过两个!”朱厚照羡慕道:“那也不错了!”

    张知节见朱厚照说完了,笑了笑道:“王大保,现在开始考核了!我问你个问题,你能答上来就算过关了!”

    王大保抬头看了眼张知节,又悲观的低下了头。张知节问道:“有朋自远方来,下一句是什么?”

    王大保,听了面露迷惘之色,觉得好熟悉啊,就是想不起来!

    张知节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叹息,这个也不会吗?我这都放水放到这个程度了,总不能不考核吧,关你们的时候可是有圣旨的,总得做做样子啊!

    张知节一拍桌子,道:“哦,不亦乐乎啊?你说你也不大点声,我都听不大清楚!”

    朱厚照无语的看着张知节,这个好假啊,不过他也没说什么。

    王大保终于开窍了,激动连连点头道:“对对对,就是这个,哦,不亦乐乎啊!”

    张知节听着王大保嘴里说出来的这个“哦,不亦乐乎啊”,感到整个人都不好了!

    朱厚照听了终于没忍住,笑地直打跌!王大保看到张知节充满黑线的表情,和快要笑抽的朱厚照,心里明白了,肯定又是自己闹什么笑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