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48章 要命的误会

    张知节以手抚额道:“王大保,恭喜你,你通过考核了,你可以回家了!”

    王大保听了瞪大眼睛,不可置信道:“真的吗?俺真的可以回家了吗?”

    张知节笑着点头道:“是的,你现在就可以走了!”王大保听了感激涕零道:“真是太谢谢你了,俺王大保一定不会忘记您的大恩大德,若是有什么事,只要叫俺一声,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张知节笑道:“快点回家吧,估计你家里也是担心坏了!”看着王大保激动不已的走了,朱厚照笑道:“这小子虽然蠢了点,倒是挺不错的!”

    张知节心想,看起来蠢,但是真的蠢吗?张知节倒是不这么认为,张知节觉得这王大保绝对是个大智若愚的人物!

    张知节收回心思,继续和朱厚照进行下面的考核。就这样一次次的下去,把张知节和朱厚照累的够呛!

    终于中午的时候把事情办完了,朱厚照要去跟他父皇回禀此事,张知节一听觉得还是不要跟着他去了。

    人家父子一起用午膳,自己跟着多别扭啊!再说了跟皇帝一起吃饭,那多别扭啊,咱又不是皇上的崽,吃个饭提心吊胆战战兢兢的,太无趣了!

    张知节出了皇家别院,告别了朱厚照,一时之间也是无事,回家吧,不想回去!现在府里正是流言喧嚣的时候,咱就不回去体会那膈应人的眼神了!

    张知节拍了拍自己的五脏庙,不能委屈了自己,去吃好吃的去!

    张知节挑开帘子道:“周兴,先不回府了!饿得很,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好吃的?”

    周兴笑道:“二爷还真问对了,这附近还真有个非常出名的去处,叫做一品鲜,据说那里做鱼的手艺那是京城一绝啊!”

    张知节听了,觉得自己更饿了,催促道:“走走走,就去那,尝尝去!”

    张知节打开帘子看去,果然是热闹非常,看到这里大中午的生意这么好,张知节觉得自己来对了,看来这里的鱼的确是不同凡响!

    张知节上了二楼,没有雅间了,不过没关系,对窗小酌也不错!

    “把你们店的招牌菜来几道,看看是不是名不虚传,再来一壶好酒!”

    “看来这位爷是头回来啊,爷您就放心吧,我们这的鱼鲜美异常,那可是京城一绝啊,包您吃了第一次还想吃第二次!”

    张知节坐在窗前,看着看着街上熙熙攘攘,感到好久都没有这么悠闲过了!

    没多久就上来菜了,忙了一上午饥肠辘辘的张知节闻着满桌子色香味俱全的菜,食指大动。

    尝一口松鼠鱼,鲜嫩酥香,酸甜适口,再抿一口柔和春美酒,张知节摇头晃脑,颇为陶醉!

    一个人临窗听风,享受着美酒佳肴,将恼人的事情暂且放到一边,放空自己,何尝不是一种享受!

    微醺的张知节结了账,摇摇晃晃出了酒楼,周兴早已用过饭,等了很久了!

    周兴看到张知节摇摇晃晃的出来,赶紧上前接着,将张知节扶进马车,问道:“二爷怎么喝酒了?这要是回到府里被太太知道了可不好!您年纪小,还是少喝点为妙!”

    张知节摇摇有些晕的脑袋,笑道:“今天兴致来了,就少喝了一点,先别回去了,到处转一转吧,等我醒醒酒着再回去!”

    周兴听了巴不得这样呢,这要是早早回去,被太太知道张知节喝的醉醺醺回去,自己也少不得得挨一顿骂!

    大街上人来人往,周兴便驾着马车走些人烟稀少的地方,反正也是闲逛,这样好走一些!

    马车摇摇晃晃,张知节听着吱呀吱呀的声音,困意上来了,想要睡一觉!突然感觉脖子一凉,顿时清醒了一些!

    随即有些糊涂,难道有风?车帘没有撩起来啊?看来真是喝醉了!

    突然张知节感到一阵幽香钻入鼻尖,张知节耸了耸鼻子,女儿香!

    这时,后面传来一声清脆的低音:“别动!”

    脖子上架着一把刀!张知节瞬间清醒了,不但清醒了,后背都湿了!

    张知节整个人都僵了,任谁的脖子上架着把刀,他也不敢乱动啊!

    张知节听声音感觉像是个小姑娘,张知节小声道:“我不动,姑娘也千万别动!不知姑娘是劫财还是劫色?我先表个态,无论是劫财还是劫色,都好说!都好说!”

    然后是一阵沉默,周兴隐隐约约听到张知节在说话,不过这话有些听不懂啊!嘴里嘀咕道:“这喝醉了,还说梦话啊!”

    一阵沉默,张知节只听到自己嘭嘭的心跳声,冷静,一定要冷静,见对方没有接口,张知节强忍着,没有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我师父在哪里?”

    张知节大脑飞速的运转,她的师父?她的师父?自己最近和谁接触过?

    张知节无奈,总得提醒下你师父是谁吧!张知节小心问道:“还没请教尊师是谁啊?”

    身后姑娘的声调有些高了,略有些愤怒道:“千里刀!”

    张知节懵了,什么千里刀万里剑的!这听着好像是武侠片里的江湖人士啊,我堂堂京城赫赫有名的二世祖,跟你们草莽英雄八竿子打不着啊!

    张知节旋即一想,最近好像就去挑了个赌场,打了几个市井无赖,难道是哪个市井无赖起了个这么让人肃然起敬的外号!

    张知节小声解释道:“我并没有抓过人!也没有杀过人!我虽然前两天派出去了几个人,但是都只是小小的教训了一下!具体什么情况你应该去问赌坊!”

    清冷的声音终于不再压低了,愤怒道:“赌坊不就是你的吗?你那些狗腿子都说了,人让你抓走了!”

    这下周兴终于知道不对劲了!停下马车,周兴撩起帘子一看,顿时大惊失色道:“二爷!你是谁?为什么劫持我们二爷?”

    赌坊什么时候是我的了?那齐三牛敢坑我?不对劲啊!张知节对周兴摆摆手,问道:“姑娘,我没有赌坊!你要找的人到底是谁?”

    那少女愤怒道:“敢做不敢当啊!你敢说不是张元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