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51章 善良的姑娘

    三娘听了气道:“老娘怎么知道你们要干灭九族的买卖!我还以为就是为了接近太子呢,把人杀了还接近个毛线!”

    三娘心里苦,这事竟然搞成了这个样子,实在是个大难题,心里埋怨自家那个死鬼,这么大的事竟然敢骗自己!

    不过三娘也知道,死鬼也是为了她们娘俩着想,想要那笔银子,从此过上安稳富足的生活!

    瘦猴急声道:“那现在怎么办?咱们立刻撤走吗?此地怕是不宜久留了!”

    大汉听了沉吟道:“那个车夫既然见到人了,就不能留,要是官府画了画像,发了海捕文书就坏事了!咱们现在就去找到那个车夫,结果了他,明天通知老二他们出城,咱们立即远走高飞!”

    少女一直在静静地听他们说话,这时才插嘴道:“那我师父怎么办?”大汉顿首道:“顾不得那么多了!咱们先逃命要紧,你师父估计是被赌坊的人抓去了,应该没什么事的!”

    少女抿着嘴唇,脸色有些发白!大汉也顾不得了,吩咐道:“瘦猴,把这小子绑了,咱们去寻那车夫去,一叶你留下来看着这小子!”

    瘦猴将张知节结实的绑了。大汉和三娘瘦猴各自揣了断刃出了门去寻那车夫去了!

    少女跳上椅子,双手抱着腿,像一只小猫一样蜷缩在那里,没多久就轻轻抽泣起来!

    张知节其实早就醒过来了,不过张知节装作昏迷的样子,不仅不敢醒来,甚至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至于有太大的波动!

    在生死攸关的时刻,张知节求生的意识让自己分外的冷静!他对这些武功高手们并不了解,所以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的心跳发生太大变化!

    竟然骗过来了,或许没有人注意他吧,他不过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富家子弟,或许别人认为他此刻光害怕都能吓晕了吧!

    等了一阵子,确定那三个人都走远了,短时间没不会再回来了,张知节知道自己机会来了!

    张知节睁开眼睛,幽幽叹道:“原来你叫一叶啊,真是好名字!”

    少女仍然在那里低声啜泣,没有回应张知节。

    张知节接着道:“我听了你的意思,大概是你的师父因为赌博欠债,被赌坊的人抓起来了吧!”

    少女仍然低着头,沉默着。

    张知节接着道:“说起来,前两天一个开赌坊说了我一个朋友的几句坏话,我知道了很生气,就去了赌坊找他。你猜怎么着?”

    张知节顿了顿,接着道:“他见了我都得跪着磕头!不是我吹牛,我爹是超品侯爵,我是皇后的亲侄子,跟太子是至交好友,绝对在京城里横着走都没人敢管,一个小小的赌坊算什么东西!”

    少女终于不在啜泣,静静地看着张知节。张知节不再说话,坦荡地看着少女。

    少女低下头,小声道:“我知道是我害了你,很抱歉,我不能放了你,那样会害了三娘他们的!”

    张知节沉默了,大脑在飞速的思索,房间里又沉默了下来!

    少女又低下头,将头埋在自己的身子里,蜷缩在椅子上!

    过了良久,张知节叹息一声道:“你有亲人吗?”少女仍然沉默,张知节笑了笑道:“要死了,却突然很想说说话!”

    少女咬了咬嘴唇道:“我没有亲人,只有我师父,以后怕是连师父也没有了!”

    张知节问道:“你师父对你好吗?”少女沉思了一会道:“应该算好吧!我小的时候,我娘就一个人带着我,后来我娘病死了,我就遇到了我师父,是我师父把我养大的,他虽然好赌,但是对我却是不错的!”

    张知节叹道:“我娘对我很好,我记得小的时候有一次我病了,高烧好几天都没退!太医都束手无策了,我娘日夜跪在佛前为我祷告,一跪就是还几天,粒米未进,后来我好了,我娘却大病了一场!”

    张知节又接着道:“我爹对我也很好,从小就小就没有动过我一根手指头!我前一阵子大病了一场,昏迷了好几天,我爹守在一边,几天几夜没合眼,头发都白了一圈!”

    张知节看了一眼少女,接着道:“这几天,我娘正在说亲事,我是家里独子,我爹非常高兴,觉得操了这么多年心,终于长大成人了,我爹娘也能抱上孙子了!”

    张知节叹道:“只可惜,我就要死了!不知道他们知道这个噩耗会如何伤心!或许为人父母来说,这人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

    张知节叹道:“可惜我没有什么兄弟姐妹,也没有人替我尽孝,为他们养老送终了!”说完,张知节怔怔地流下了眼泪。

    少女坐在那里,怔怔的看着前方。心里不由想起了自己的娘亲,那时候虽然穷,经常吃不饱,穿不暖,但那却是自己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候!

    少女依然记得,自己的娘亲死的时候,自己是如何的撕心裂肺,伤心欲绝!

    少女跳下椅子,掏出手里的短刃,噌的一下,张知节身上的绳索应声而断!

    张知节已经不抱太大希望了,没想到竟然峰回路转,一时之间心里五味沉杂。这件事虽然因这个少女而起,然而她却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姑娘。

    少女转过身去,冷声道:“你走吧!”张知节从地上爬起来,问道:“我走了,那你怎么办?”

    少女冷声道:“你不用管我,本来就是我害的你!”

    张知节劝道:“不如你随我一起走吧,我会帮你救出你师父来!”

    少女冷声道:“你最好赶紧走,不然我会后悔的!”

    张知节听了这话,这才向门口走去。少女听到张知节打开门的声音,这才咬着嘴唇道:“如果你有心的话,不妨帮我过问一下我师父!”

    张知节点头道:“好,我答应你,我会尽力的!”

    少女听到张知节的脚步声远去,这才跟瘫了一样坐在了椅子上。心里也是心乱如麻,不知道自己做的到底对不对,不知道又该如何面对三娘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