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62章 多事之秋

    张知节点头,回了院子,娟儿她们都在家里忐忑的等着。张知节一大早就出了门,后来就是各种流言传来,说什么的都有。

    此时见到张知节安然无恙归来,众人都是松了口气。张知节见到他们笑了笑道:“娟儿,给我换身衣服,我去见见老爷。”

    娟儿跟着张知节进里屋,笑道:“二爷出去了一躺,怎么还披了件袍子回来。”

    娟儿给张知节解开袍子,看到张知节飞鱼服上的殷红血迹,眼睛立刻红了,捂着嘴带着哭腔叫道:“二爷!”

    张知节笑着解释道:“我没受伤,是溅上的血,不信你看看里面!”

    娟儿小心的看了看里面,见确实完好无损,这才捂着胸膛喘息道:“可吓死我了!”

    张知节笑着道:“可千万别让太太知道,要不然又得一顿说教。”

    娟儿默默地找出里衣外衣,给张知节换上,张知节转身道:“我去见老爷了。”

    娟儿突然从后面抱住了张知节,流着泪带着哭声道:“二爷,咱们不做这劳什子锦衣卫佥事了吧!”

    张知节转过身去,捧着娟儿的小脸,笑着安慰道:“好了,好了,别哭了,不会有事的,我手底下的人多着呢!哪里用的着我去冲到前面!”

    娟儿给摸了摸眼泪,给张知节整了整衣服,道:“我只是太担心了,看到衣服上的血迹,我真的吓坏了!”

    张知节笑道:“好,既然我的娟儿姐发话了,那从今天开始我就不做那劳什子锦衣卫佥事了!”

    娟儿听了脸红道:“二爷,我就是说说。二爷还是去见老爷吧,别让老爷久等了!”

    张知节来到书房,老爷正在里面写字,张知节赶紧行礼问安。

    老爷点头道:“你回来了?没受伤吧?”张知节笑道:“没事,带了很多人手!”

    老爷:“皇上让你协助石文义彻查此案,你是怎么想的?”

    张知节想了想道:“既然是皇上旨意,自然是奉旨行事,不过我年纪轻,见识少,怕是也帮不上什么忙。”

    老爷写完字放下笔,看着张知节笑道:“你能这样想也算是不错了。不过,你最好连插手都不要插手!任由石文义去做!不要年纪轻轻就双手沾满鲜血!”

    受教完的张知节去了上房,太太一个劲儿的拉着张知节得手道:“真是多事之秋啊,你这一阵子少出门!”

    张知节无奈道:“太太,皇上还给我安排了差事呢!”

    太太听了,训道:“什么差事!抄家灭族,严刑逼供,那是你能干的吗?让那个指挥使自己干去!哪里用的着你了?你就好生在家过完这一阵子,横竖有你救驾的功劳呢,再说了,还有皇后娘娘呢!”

    张知节只好安慰道:“好好好,都听您的,不过我总得进宫去看望太子殿下吧!”

    太太只好嘱咐道:“出门一定要多带人手!”

    张知节用了早膳出了二门,宋存已经等在那里了,张知节问道:“已经什么情况了?”

    宋存回道:“望月楼东主是都察院右佥都御史王博远,昨夜以被石大人连夜抄了家!”

    张知节问道:“人还活着吗?问出什么了没?”

    宋存道:“抓的时候王博远还活着,至于是不是问出了什么,现在还不知道。”

    张知节考虑了一下,石文义大张旗鼓的查,自己就不参与了,自己还是从暗处查吧!

    先从马车作坊查起,那天去马车作坊定制马车的人,既然参与了进去,那么他一定知道一些事情。如果能够找到他,些许会有些线索!

    张知节吩咐宋存带人去马车作坊查一查,带着画师去,根据马车作坊人的描述,画一幅画像。

    宋存带着人去查案了,高勇和赵阳带着锦衣卫护送张知节入宫。

    东宫里静悄悄的,守门的小太监见张知节赶紧行礼道:“给小侯爷请安了,皇上龙体欠安,殿下一大早就去了乾清宫给皇上问安去了!”

    张知节只好又赶往乾清宫,张知节不好贸然去见皇上,问了个小太监,才知道皇上见了几位大学士,已经累了休息了,太子殿下正在侧殿休息。

    张知节转身去了侧殿,进去见到朱厚正脸色铁青的坐在那里,刘瑾正在捏着公鸭嗓子骂人。

    张知节看着刘瑾那气急败坏跳脚的样子有些好笑,不过张知节现在可不敢笑。

    张知节咳了一声进了殿门,刘瑾见到张知节进来有些讪讪的。本来朱厚照将小太监们都赶走了,才在这里发脾气。刘瑾没想到还有人闯进来。

    朱厚照见了张知节,站起来道:“知节,你来了。”见到张知节要行礼,朱厚照过来拉着张知节道:“跟我还哪那么多臭规矩!”

    张知节见状也不再坚持,作势跟着朱厚照坐下,本来张知节心里就烦这些礼节,见了朱厚照还好,见了皇上还得下跪!

    朱厚照见了张知节,诉苦道:“我今天都要被那些大学士气死了!”

    张知节问道:“大学士怎么了?他们还敢对殿下不敬?”

    朱厚照气道:“他们竟然来劝谏父皇,不要大兴冤狱!什么为君之道,在于仁恕!感情不是刺杀的他们!”

    张知节安慰道:“他们也没有反对彻查此案,不过是怕牵连过广,朝廷不稳!皇上心里有数的!文官的嘴,管他去呢!”

    朱厚照情绪低落道:“知节,我有些害怕,昨晚都做噩梦了!”

    张知节安慰道:“殿下不用忧心,这天下还是忠臣多,哪里有多少逆臣?皇上登基十多年了,不也就发生了这么一件事吗?”

    张知节接着道:“等石大人彻查完此案,该杀的杀了,就太平了!再说了,还有我们守着你呢!”

    朱厚照点头道:“那个石文义也不知道靠不靠谱!也就是知节你,还有刘瑾大用他们我还信得过!”

    张知节安慰道:“石大人也是老锦衣卫了,查案想必有一手,我一会儿就去锦衣卫看看,有什么进展我会来和殿下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