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63章 衙里来了个小同知

    张知节安慰好了朱厚照,出了宫就赶往锦衣卫衙门,毕竟是奉了皇上的旨意协办此案,要是就这样不管不顾,未免说不过去。

    况且张知节也特别想知道,这个案子石文义到底审出了些什么!

    张知节撩起帘子,看着这座气势恢宏的锦衣卫官衙,自己都做到锦衣卫指挥同知了,都是锦衣卫的二号人物了,却还是第二次来到锦衣卫衙门!

    守卫的兵丁见到大批的锦衣卫气势汹汹的护卫着一辆马车行来,虽然看着陌生,但哪里敢上前盘问。心道这又是锦衣卫里的哪位大人物?

    衙门里的锦衣卫见到浩浩荡荡的锦衣卫簇拥着一辆马车进来了,都是大为惊讶,他们感到非常陌生。

    不过这两天随着牟斌的倒台,锦衣卫里面也起了好些波澜,除了少数原来石文义的心腹外,其他人都变得谨小慎微。

    众人只是好奇的观望,却没有人上来招呼。张知节下了马车也不去理他们,带着高勇赵阳他们十几个锦衣卫直接去了锦衣卫大牢。

    到了锦衣卫大牢,一股森寒的气息涌来,进去后一股说不出的血腥味混着霉味,刺激的张知节耸了耸鼻子。

    里面一位副千户正躺在椅子上剔着牙,几个校尉殷勤的给他捶腿。见到张知节领着锦衣卫进来,连起身都没起身。

    张知节皱着眉头四下打量这令人闻风丧胆的锦衣卫昭狱。那位副千户噗的一声吐掉牙签,懒洋洋道:“哪位啊?”

    这位副千户就是石文义的心腹,现在石文义坐上了锦衣卫指挥使,他们总算是熬出头了。以前在锦衣卫里受尽排挤打压,他们都咬着苦水往肚子里咽。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他们翻身把家做了,自然是扬眉吐气!石文义现在是锦衣卫的老大了,他们还怕谁!看到张知节不是自己熟悉的指挥使大人的心腹,这位副千户都懒的搭理!

    高勇见到对方竟然如此放肆,心里大为不悦,喊声道:“见了同知大人,还不行礼!”

    副千户听了心里不以为然,以前的石文义也是指挥同知,结果呢,还不是被牟斌挤兑的很难堪。

    同知又怎么了,只要指挥使不鸟你,你就是个摆设!副千户跟着石文义这么多年,可是亲自经历了石文义做指挥同知的时候受到的打压!

    也怪石文义履任指挥使就忙着这件行刺太子的大案,没来的及交代手下,这才造成了手下对张知节的藐视!

    副千户听了高勇的话,站起身来,故意歪歪扭扭的大刺刺的行了个礼,笑道:“啊呀,原来是同知大人,失敬失敬!”

    高勇看到对方不着五六的样子就要上前,张知节皱着眉头伸手拦住了他,问道:“昨天抓来的人呢?”

    副千户见张知节拦住了手下,心里更是轻视,不过就是个年纪小小的怂瓜,还不是任由指挥使大人拿捏!

    副千户哈哈笑道:“这就不劳同知大人操心了!”

    张知节冷声道:“带我去看看审问的卷宗!”

    副千户见张知节脸色变了,也不再假笑,生硬道:“指挥使大人有令,没有他的手令,任何人都不能碰!”

    张知节上前两步,耸了耸鼻子闻了闻,闻着一股刺鼻的酒味。

    这位副千户的确刚喝了几杯,指挥使石文义领着人去抄家抓人去了。牢里的几位总旗百户就准备了好酒好菜孝敬一下副千户大人,好好奉承了奉承副千户!

    张知节冷笑道:“醉酒上衙,藐视上官,把他拉出去,重打三十大板,以儆效尤!”

    高勇赵阳早就看着他那嚣张的样子不爽了,心道指挥使还不得与同知大人称兄道弟,你一个小小的副千户哪来的资格在这里嚣张?

    副千户听见张知节的话,愣了一下,心道这位指挥同知是二愣子吗?我是指挥使大人的心腹,你竟然敢打我板子?等指挥使大人回来的时候能饶的了你?

    副千户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这二愣子指挥同知不会不知道我是指挥使大人的心腹吧?是了,一看就是个生面孔,肯定不知道啊!

    副千户刚刚体会到了被人吹捧的那种感觉,飘飘欲仙,若是被拉出去打三十板子,那脸面往哪里搁!

    虽然他也很想看看指挥同知被指挥使大人责难时的难堪样子,不过还是脸面和屁股更重要!

    副千户冷笑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副千户刘道安!我从十年前就跟着指挥使大人了!”

    高勇和赵阳刚迈开的脚步一滞,他俩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是指挥使大人的心腹!

    刘道安看到高勇和小样脚步一滞,心里冷笑,你能把我怎么样?

    张知节冷笑道:“那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皇上钦点的锦衣卫都指挥同知!我说打你三十大板就打你三十大板!”

    高勇和赵阳闻言,知道张知节是不惧指挥使石文义了,立即一左一右向刘道安逼去!

    刘道安见指挥同知竟然不顾指挥使大人脸面,执意要打自己三十大板,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刘道安看到高勇和赵阳一左一右逼来,脸色铁青,心里发狠,右手按上了腰间绣春刀的刀柄,希望以此逼迫张知节让步。

    高勇和赵阳看到刘道安竟然如此大胆,竟然敢在上官面前手按刀柄,不由有些进退两难。

    张知节眯着眼睛看着刘道安的动作,笑了,真是找死!

    你要敢拔刀,劳资今天就敢杀了你!你一个副千户敢在上官面前悍然拔刀相向,说轻了叫不敬上官,说重了叫意图行刺上官!

    把你杀了也就杀了,皇上面前好交代的很!就是石文义在皇上面前也说不出理来,他也得捏着鼻子认了!

    刘道安看到张知节突然笑了,还有些莫名其妙,结果就看到张知节沉着脸一字一句道:“若有人拔刀,意图行刺上官,你们可以当场格杀!”

    听到张知节森寒的语气,高勇和赵阳右手握住刀柄,张知节身后的锦衣卫也都右手握住刀柄,凝神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