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64章 认怂

    张知节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气氛却突然紧张了起来。原先给刘道安捶腿按摩的几个校尉力士,早就吓的屁滚尿流的躲到一边去了。

    两边都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这时候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忽视他们就好,如果这这里有个洞的话,相信他们早就钻进去了!

    张知节这边这么多人握住刀凝视着他,光杀气就压的刘道安喘不过气来。刘道安孤零零一个人站在那里,额头上的汗顺着脸颊滑了下来,看上去说不出的狼狈。

    刘道安全是彻底明白过来了,自己要是敢拔刀的话,这位同知大人真的敢叫人杀了自己!

    疯子!这人是疯子!竟然敢真的杀人!还是杀自己一个副千户!

    其实刘道安是不敢拔刀的,锦衣卫毕竟是天子亲军,军纪严格,若公然拔刀,他也吃不消。

    他只是想要显示自己的强硬,毕竟是指挥使的人,同知大人难道还敢对自己用强?

    没想到同知大人是个疯子,不但要用强,还要杀了他!这是一点都不鸟指挥使大人啊!

    刘道安的脸色越来越白,汗越滴越多,心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等指挥使大人回来了,好好告一状,到时候要你好看!

    刘道安松开了右手的刀柄,身子一软,单膝跪倒在地,低声道:“属下莽撞,冲撞了同知大人,还请同知大人恕罪!”

    高勇和赵阳见刘道安跪下服软了,心里觉得十分痛快,没有继续向前,觉得这样挺好,毕竟不用跟指挥使直接对上。

    高勇和赵阳这些人世代都在锦衣卫里打混,对锦衣卫里一手遮天的老大,都指挥使这个名号充满了敬畏。

    所以他们觉得能不对上指挥使大人,又能使对方服软,那真是最好不过了!

    刘道安感到十分屈辱,刚刚还被人奉承到天上去了,转眼间又被人逼的狼狈到跪倒在地上,这种反差让这种屈辱分外的强烈!

    不过能让刘道安安慰一些的是,自己既然如此屈辱的服软,想必同知大人会看在自己是指挥使大人心腹的面子上,不打板子了!

    私下里下跪服软,总比大庭广众之下被脱了裤子打板子,要好的多。后者才是真的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张知节微笑着点头道:“不错,能够悬崖勒马,总算不是无可救药!你放心,就冲你这个态度,本官承诺你的三十大板,一板子也不会加,当然,一板子也不会少!”

    刘道安听了前面还觉得是自己猜对了,一口气还没有松完,就听到了后面的话。刘道安一阵血气上涌,脸色涨的发紫!

    知道自己是在劫难逃了,刘道安咬着牙道:“好!多谢同知大人赏赐!”心里狂吼,劳资要是不跟指挥使大人狠狠的告一状,劳资就切了进宫去!

    高勇和赵阳听了同知大人的话,不敢再有迟疑,如狼似虎的冲了上来,将刘道安按住,把绣春刀解了下来!

    刘道安没有挣扎,眼睛却狠狠地盯着地面。张知节微微一笑道:“拉出去打!”

    其实张知节心里是反复衡量过的,张知节要想在锦衣卫留下自己的痕迹,立威无疑是必不可少的。

    而一头撞上来的刘道安无疑是十分合适的。刘道安是一个副千户,在锦衣卫里地位不高也不低,但他却是新上任的石文义的心腹!

    所以打了他无疑是有很大的立威效果了,而石文义也不会为了他跟自己翻脸。当然如果是杀了刘道安的话,石文义就会翻脸了,要不然谁还敢跟着他混啊!

    虽然石文义翻脸了张知节也不惧他,不过不翻脸当然更好,谁会无缘无故的树立个敌人呢!

    所以这个结果是最好的,张知节也是料定了刘道安不敢拔刀,火候掌握的刚刚好!张知节很想竖起个大拇指,为自己点赞!

    不过,要矜持,要保持风度,张知节弹了弹飞鱼服,施施然出了大牢。

    高勇和赵阳把刘道安拖到了大牢外面,立即引起了轰动。

    刘道安是谁啊?那可是新任都指挥使的心腹,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现在石文义忙着行刺大案,火烧的还不厉害,但也引起了锦衣卫很大动荡了!

    这些年来锦衣卫的重要位置一直都是牟斌的亲信把持着,虽然一些高官石文义还没有动,但是一些官价不高却重要的位置早就被石文义连夜换了!

    现在正是新任指挥使烧火的时候,竟然还有人敢动指挥使的人?!

    早就有张知节手底下的锦衣卫去准备打板子的家伙事儿去了。更有看事儿的给张知节搬了个椅子来。

    张知节扫了扫越围越多的人群,淡定的坐了了下来,身后一大队锦衣卫列在后面。

    几个锦衣卫抱着板子,还有长凳子来了,高勇和赵阳把刘道安按在凳子上,招呼两个手下过来替自己按住!

    高勇和赵阳腾出手来,接过大板子,环视众人高声道:“今天同知大人巡视大牢,副千户刘道安,醉酒上衙,冒犯上官,同知大人令,重责三十大板,以儆效尤!”

    周围的人群顿时跟炸了锅一样。

    “这是真打啊?一点脸面都没给留啊!”

    “这不是新任指挥使的亲信吗?这两天可是趾高气扬,牛气的不行啊,走路眼都快看到天上去了!”

    “指挥同知?谁啊?新任的吗?没听说过啊?”

    “听说是前不久空降的指挥佥事,就来过衙里一次,这才多久就升任指挥同知了?”

    “不过怎么刚做了同知就跟指挥使干起来了?”

    “唉,谁不说来着,到底是太年轻啊,刚来锦衣卫,又没有多少根基,这同知哪能掰得过指挥使?”

    “那可不好说,这么小年纪就空降做了佥事,马上又升了同知,简在帝心啊!”

    “总之咱们还是留心些吧,这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哪边也惹不起,哪边的都得敬着!”

    “看来咱们锦衣卫还得折腾一阵子,得分出个一二三来。”

    张知节看了看吵吵嚷嚷的吃瓜群众,吩咐道:“开始行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