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65章 针尖对麦芒

    两个锦衣卫听了使劲按住刘道安,高勇和赵阳抡起板子重重的打了下来。刘道安很想忍住痛,装出一副好汉的样子来。

    只可惜他养尊处优了这么多年,早就没了那股儿劲了,一板子下去就哀嚎了起来!

    周围的锦衣卫听着板子打在屁股上的声音,看着刘道安被死死按住的凄惨样子,一时间变得安静起来。

    锦衣卫都是整治别人的时候多,看到板子落在自己人身上,还是别有一番滋味。

    这里的一番热闹终于还是惊动了别人,从大牢里出来了一位身着飞鱼服的中年人。中年人面白无须,看上去颇为友善,身上却散发着一股寒气。

    中年人先是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被按在凳子上打板子的刘道安,这才看向安坐在椅子上一身飞鱼服的张知节。

    刘道安毕竟是北镇抚司的人,中年人喊道:“住手!”

    高勇和赵阳恍若没有听到一样,继续一板子接一板子打着,没有停下来。

    中年人的眼睛眯了起来,身上的寒意更重了,跟在中年人身后的两个锦衣卫,快步上前就要去阻止。

    张知节身后的锦衣卫有过刚才的经历,见状手握刀柄。张知节笑了笑,扬了扬手,高勇和赵阳这才停下来。

    张知节微笑着看着一身飞鱼服的中年人,心里对高勇和赵阳刚才的表现十分满意。

    见到高勇和赵阳住手了,两个锦衣卫又回到了中年人身后。中年人看到依然安坐在椅子上的张知节,走上前来抱拳行礼道:“可是同知大人?”

    张知节笑了笑,道:“你是谁?”

    中年人听了笑道:“下官北镇抚司镇抚,范宣,见过同知大人!”

    北镇抚司镇抚,锦衣卫的威名赫赫的实权派人物!张知节笑着站起来道:“原来是范镇抚,久闻大名,还是初次相见!”

    张知节的确久闻范宣的大名,因为范宣是个传奇人物。范宣是弘治皇帝登基的时候,钦点的北镇抚司镇抚,十几年过去了,他一直都是北镇抚司镇抚。

    原先在北镇抚司做掌刑副千户的叶广都做到了都指挥佥事了,范宣还是北镇抚司镇抚,因为弘治皇帝就让他做北镇抚司镇抚。

    北镇抚司是锦衣卫里最要害的部门,谁做了锦衣卫指挥使都想把它抓在手里,但是范宣却不是牟斌的人,牟斌一直想要换掉范宣,但是范宣稳如磐石,因为范宣是皇帝的人。

    范宣在锦衣卫里是一个中立的人,从不偏向谁,所以他是一个公平的人,在锦衣卫里深受敬重。

    范宣笑道:“大人客气了,只是不知道这刘道安犯了何事,惹得大人如此动气!”

    刘道安这两天虽然因为石文义做了指挥使而不太安生,让范宣也有点烦,但是他毕竟还是北镇抚司的人。只要他还是北镇抚司的人,那范宣就必须过问。

    张知节笑道:“他醉酒上衙,顶撞于我,目无上官,给他点小小的惩戒也是为了他好!”

    范宣心里暗骂,这刘道安真是喝了两口猫尿不知道姓什么了!石文义才刚坐上指挥使,做的稳不稳都还不一定,这刘道安就如此骚包了!

    连指挥同知的路数都摸不清,就敢在他面前嚣张跋扈,真是不知所谓!不过醉酒上衙,目无上官,这些罪状可大可小!

    范宣笑道:“同知大人初次来,这不长眼的东西可能不识大人真身。如今屁股也打烂了,他也知道教训了,下官就替他求情,不如后面的免了就免了?”

    张知节笑着道:“哎呀,范大人发话求情,本官本应该准了才是,我张知节也不是什么气量狭小之人!”

    张知节顿了顿接着道:“只是范大人有所不知,这刘道安,不但不服本官的话,竟然还在知道本官身份的情形下,手按刀柄,意图拔刀!”

    本来范宣听到前半段话,已经明白怕是不给自己面子了。心里还诽谤,这个同知大人年纪小小,派头不小!

    但是范宣听了后面半段,不由大吃一惊,有些不可置信!

    张知节见到范宣吃惊的样子,笑着道:“你没听错,这刘道安在本官面前手按刀柄,意欲拔刀!”

    范宣听了不由不信,张知节身为指挥同知铁了心要打他,也用不到编造诬陷一个副千户!范宣只能感叹,这刘道安实在是根基浅薄,乍一翻身,竟然膨胀到如此地步。

    任何上官都不能接受下官敢在自己面前拔刀,范宣也不能,所以他只能无奈道:“倒是下官孟浪了,不知详情,唐突求情,让大人为难了!”

    张知节笑道:“违了范大人美意,本官也是过意不去,本官念他最后关头悬崖勒马,还不算无可救药,这才重责他三十大板,这后面的板子是一下都不能少的!”

    范宣听了,无奈拱手道:“大人请吧!”张知节坐会椅子,看着刘道安失望的眼神,挥了挥手道:“接着打!”

    高勇和赵阳走抡起大板,重重地落下。围观的锦衣卫看到竟然又重新行刑了,不由面面相觑!

    那可是锦衣卫里位高权重,深受皇上信任的北镇抚司镇抚范宣啊!竟然连他的面子都不给,这个指挥同知也太硬气了吧!

    最重要的是,范镇抚竟然真的袖手站在一边观刑!虽然刘道安是指挥使石文义的心腹,但是他可也是北镇抚司的人!

    这个样子,北镇抚司的脸面何在!范镇抚的脸面何在!指挥使大人的脸面何在!

    不得不说,这个锦衣卫指挥同知真是牛气!就是不知道指挥使大人回来会是什么样子!

    但不管怎么样,同知大人绝对是个狠人!这一板子一板子的,啪啪作响,不仅是打在刘道安身上,也打在了一众锦衣卫的心里!

    一顿板子打完了,院子里正鸦雀无声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喧哗。

    一声锣响,一队又一队锦衣卫从外面进来,排场大的了不得!众人看着这场面,心里叫道我的个乖乖,这个关头指挥使大人竟然回来了!

    真是来的早不如来的巧,针尖对麦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