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66章 换了剧本

    整个场面一下子压抑了下来,一众锦衣卫都下意识的闭上嘴巴凝神静气。

    大家都下意识的看向这位年轻的指挥同知,却发现这位年轻的同知大人竟然侧着头看着进来的大队锦衣卫,一脸笑意。

    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这种情形下竟然还笑的出来,这到底是自信呢?还是无知?

    跟着张知节的锦衣卫看着微笑的张知节,感受到了莫大的信心,原本忐忑的心情也平复下来,毕竟找个靠山不容易。

    范宣想过张知节会是什么样子的表情,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侧头微笑,范宣觉得这个年纪小小的同知大人,有意思!以后的锦衣卫似乎越来越有趣了!

    只有屁股血肉模糊的刘道安,将满腔的屈辱和彻骨的疼痛化作无穷的恨意,瞪着眼睛看着张知节!

    哈哈哈!装!继续装!还微笑!看看你还能笑到几时?!一会儿你就会哭都哭不出来!刘道安在脑海里脑补着,一会儿指挥使大人会如何拿捏张知节,刘道安脑海里想象着,心里充满了无限的快意!

    随着锦衣卫不断的进来,很多细心的人发现了一个细节,这位同知大人竟然还安坐在椅子上,并没有站起来!

    竟然连站起来迎接都没有!连范宣心里都有些嘀咕,这个小同知不会不通人情世故,不懂礼仪吧?

    这时候石文义的马车行了进来,慢慢的在众人面前停了下来,众锦衣卫轰然行礼道:“恭迎指挥使大人回衙!”

    张知节心里诽谤,这个石文义,排场倒是挺大的!张知节见到马车停了下来,这才站起身来!

    石文义撩开帘子扫了一眼外面,有些诧异,怎么这么多人在这里!

    张知节见到石文义撩开帘子下了马车,这才举步向前,一边走着一边拱手笑道:“啊呀,大人回来了!”

    石文义这才注意到张知节,心道看来这么多人围在这里,肯定是和张知节有关了。就是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石文义心里想着,脸上却是不露痕迹,笑着向张知节迎来,握着张知节拱着的手哈哈笑道:“老弟总算是来了,真是想死我了!”

    张知节被石文义个老男人握着手,心里一阵腻歪,你要是如花似玉的女人,吃我点豆腐我也就认了,你一个老男人握我的手干啥子!

    张知节不动声色的抽出手来,笑道:“没想到石大人竟然会想我,看来咱们真是一见如故啊!”

    石文义笑道:“一见如故,当然一见如故了!我是盼星星,盼月亮,盼着老弟来分忧解难啊!”

    张知节心里不信,什么盼着我来分忧解难,无非是这件案子牵扯太大,拉自己来分担风险!

    围观的众锦衣卫看到,张知节等指挥使下了马车才迎上去,都替他捏了一把汗。

    待看到两位锦衣卫大哥握手寒暄,笑语晏晏,进行了友好而又亲切的交谈,都觉得这个画面比较和谐!

    这个时候还趴在凳子上的刘道安,见到张知节在那里跟指挥使不断的寒暄,终于受不了了。

    刘道安高呼道:“大人,大人!救救属下吧,属下快被这厮打死了!”

    刘道安的这一声高呼打破了原本和谐的画面,也打破了众人心里的平静。

    石文义听了这声高呼觉得有些耳熟,刚才他就纳闷张知节在这里搞什么。现在听了声音,装作不经意地笑问道:“这是怎么了?”

    石文义的这轻轻一问,整个场面都变得诡异起来,石文义也感到了氛围的微妙,心里猜到肯定和自己有关系!

    张知节轻描淡写笑道:“一点小事,说起来我真应该好好去上柱香,最近真是霉运不断,这不,来躺锦衣卫,竟然还有人意欲对我拔刀相向!”

    石文义惊疑道:“何人竟敢如此大胆!竟敢对同知大人拔刀相向,这真是太没有规矩了!我今天一定要好好责罚他才行!”

    石文义本想说的重一点,但是想到可能跟自己有关系,就留了余地!

    张知节笑道:“真是多谢大人关心了,我也是十分惊怒,已经小小惩戒了一下他!”

    这个时候刘道安听了,高呼道:“指挥使大人,属下是刘道安啊,属下是被冤枉的,这个同知是存心折辱我!大人一定要替我做主啊!”

    石文义听了这才上前两步,仔细看去,这个身形狼狈,趴在凳子上的人,可不就是自己的亲信刘道安吗?

    众锦衣卫看到指挥使快步上前,再看看刘道安那凄惨的样子,心道,我的个乖乖,狂风暴雨就要来了!

    张知节却是看着石文义的动作,但笑不语!

    刘道安看到指挥使听了自己的呼喊,关心地快步上前,心里一阵暗爽,你个小崽子,接下来要你好看!

    石文义沉声道:“刘道安!”刘道安听到石文义的语气,激动的人都要颤抖了,连屁股上钻心的疼痛都感觉不到了,只觉得指挥使大人要发火了,来了,要来了,自己快要高潮了!

    石文义沉着脸,抬腿一脚将刘道安从凳子上踹了下来,口中厉喝道:“刘道安你个狗崽子!锦衣卫的规矩都吃到狗肚子里去了!”

    众人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是谁给换了剧本,不应该不是这个样子吗?

    刘道安落在地上,屁股上伤上加伤,痛呼一声,道:“大人冤枉啊,我没有拔刀!”

    石文义怒道:“难道堂堂同知大人会冤枉于你吗?!”

    刘道安心里十分不解,十分委屈,搞什么啊!难道指挥使大人的脑袋进屎了?!

    刘道安看到石文义那凌厉的眼神,顿时不敢再开口了!

    石文义转过脸来,笑着对张知节道:“没想到这厮竟然如此无礼!老弟打算怎么处罚他?不能轻饶了他!”

    刘道安听了吓了一跳,这屁股已经被打开花了,还不算完啊。感情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指挥使大人,竟然不但没有帮自己还要再次处罚自己!

    这叫什么事啊!自己到底是不是指挥使大人的心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