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67章 阴暗

    围观的众人有些看不明白,这画风完全不对啊,跟众人预想到的南辕北辙啊!

    不过范宣看的明白,心里知道,这个小同知看来不一般啊!石文义就是个笑面虎,现在石文义笑脸相迎,那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搞不定小同知!

    石文义就是这么一个人,他所谓的笑脸都是虚伪的客气,一旦他能踩的动你了,他就会把所有的笑脸都收回来,把你踩的粉碎,踩的骨头渣子都不剩!

    张知节听了石文义的话笑道:“已经处罚过了,三十板子,一板子不多,一板子不少!一罪不罚二遍,且饶了他吧!”

    石文义听了笑道:“还是老弟仁义,好气度,要是我,绝对不会这么轻饶了他!”

    张知节哈哈笑道:“我这人是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心软!”

    石文义转过头,冷下脸来,喝道:“也就是今天张老弟气度不凡,不跟你一般见识,要不然我非扒了你的皮!”

    说完对身边的人喝道:“没眼力劲得东西,还不快把这碍眼的东西抬下去!”

    身边的人听了赶紧上前,把刘道安重新抬到凳子上,一块连凳子抬着走了!

    石文义一挥手道:“赶紧散了,都围在这里干什么!不做事了!”

    石文义又对身后的人吩咐道:“把他们押入大牢!等候审讯!”

    都吩咐妥当了,石文义这才转过身来笑道:“走,老弟,刚得的好茶,你来的正是时候!”

    张知节喝了口茶,笑道:“刚去宫里给殿下请安,殿下十分关心案子的进展,问起来,十分惭愧啊,我这一无所知!所以到衙里来看看,回头也好跟殿下说说!”

    石文义听了点头道:“殿下迫切想要知道案情进展也是应当的!知节你来了正好可以随我去审一审!”

    张知节起身跟着石文义去大牢,高勇和赵阳紧紧地跟在身后。

    进了大牢,走过刚才刘道安装逼的地方,这才算真正进了锦衣卫的大牢!

    范宣已经在那里等着了,见到石文义和张知节进来,笑道:“就知道两位大人要来!”

    石文义问道:“有什么最新进展吗?”范宣摇摇头道:“翻来覆去还是那些东西,没什么新鲜的!”

    石文义当前走去,张知节跟在后面,路过一间间阴暗的牢房。张知节感到一阵阵阴冷,身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真无法想象范宣是怎么在这里待了十几年的!

    张知节看到范宣一脸悠然自得的样子,心里十分无语,在这里还能待出乐趣来,果然不是常人所能理解的!

    张知节跟着进了一间审讯的牢房,里面混杂着焦臭味和血腥味,各种铁锈味潮湿的味道。直冲张知节的鼻尖,地上墙上都是暗色的血渍。

    墙上地上都是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东西,上面都是布满了暗色的血渍,散发着寒意!有的张知节能看的明白,有的看不明白,想来都是些厉害家伙!

    中间的柱子上绑着一个浑身血渍,面目全非的人。他被绑的稍矮一些,连直立身体都做不到,两腿弯曲着,耷拉着头,浑身没有一块好肉,不知道是死是活!

    石文义抓起一旁桌子上的记录,皱着眉头扫了一眼,递给了张知节。

    张知节接过来匆匆看了一遍,原来这人是张元武的管家,记录上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石文义皱眉道:“就问出来了这些?”张知节抬起头来才发现,原来这牢里领头用刑的竟然是钱宁。

    钱宁陪笑道:“大人,十八般酷刑都用上了,连他小时候偷看他嫂子洗澡的事都交代了,确实问不出什么了!。”

    石文义冷哼道:“难道你让我这样去跟皇上说吗!”钱宁在一边赔笑不说话。

    范宣笑着解释道:“指挥使大人,下官今天亲自上了手,确实吐干净了,不是孩儿们不上心!”

    张知节笑道:“他有没有交代,有什么可疑的人和张元武来往?”

    钱宁飞快的看了张知节一眼,面上不露声色。范宣笑道:“同知大人,没有什么可疑的人,不过他但是交代了,李长林和张元武走的特别近!”

    石文义皱眉道:“王博远也供出来了,他将望月楼转租给了李长林,我今天带人去抄李长林家了!”

    那应该是一个重大突破啊,可是看到石文义一脸便秘的表情,张知节皱眉道:“怎么了?没找到人吗?”

    石文义摇摇头道:“死了,和张元武一样,死在书房,服毒自杀,还面带诡异的笑容!”张知节觉得这事真是太诡异了,事情似乎又走进死胡同了!

    张知节疑惑道:“这李长林是什么人?”

    石文义笑着解释道:“这李长林的爷爷是李文,天顺元年封的高阳伯,弘治二年卒,李长林袭爵的折子被皇上驳了!”

    张知节点头,原来如此,这样的话那至少有动机了!不过那样的话,张元武又是为什么呢?他是堂堂英国公府的人,有什么理由参与到刺杀太子案呢!

    范宣解释道:“到也不是说不通,不过却是老黄历了,现在的英国公并非是嫡长子,他是有一个哥哥的,不过他生来有残疾,所以未能袭爵,而张元武呢,就是他的孙子!”

    张知节摇头,这真是老黄历了,可是就算他们心里有怨恨,那么他们又为什么刺太子呢?

    “走吧,去审一审他的管家,看看能不能问出点什么!”石文义招呼正在凝神思考的张知节!

    石文义吩咐人去把刚抓来的李长林的管家带过来,带着张知节他们去了另一个审讯的牢房!

    刚进门就看到几个衣衫不整的锦衣卫围着叫好,石文义他们进去了,他们都没有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