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68章 刑讯

    虽然早就猜到大牢里充满了阴暗,没想到阴暗到如此地步。这个阴暗封闭的空间里,人性竟然丑陋到了比阴沟里的老鼠还要肮脏!

    一下子涌进了这么多人,牢里的锦衣卫终于觉察到了有人进来了。

    转过头来看到是指挥使大人和镇抚大人,几个人吓得赶紧跪了下来!正在使劲的那人更是吓得慌不跌的提起裤子,跪了下来!

    这事在牢里时有发生,大人们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虽然跪了下来,但是心里并不觉得有什么!

    张知节侧脸看去,石文义和范宣脸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张知节再转过脸来,黑色的血渍映着雪白的肤色,张知节从未感觉到如此的刺眼!

    张知节看着躺在桌子上的女人,虽然只看到了一副侧脸,却是长的十分娇媚可人,再加上玲珑有致的身段,十足的一个美人。

    然而她精致的脸上却只是一片木然,毫无生气,一片灰败之色,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如同一泓死水,空洞的看着前面。

    侵犯她的人都已经吓得跪倒在地了,她依然动也不动地躺在那里。甚至连裤子都没有提上来,裙摆也没放下去,白花花的大腿依然分开在那里。

    张知节走上前去,在众人的惊讶之中,将她的裤子提上去,把她的裙摆放下来,把衣服给她穿好。

    她已经回过神来,转过头来静静地看着张知节给她穿好衣服。面无表情,眼神没有一丝波动,仿佛在看张知节在给别人穿衣服。

    张知节给她穿好衣服,看着跪在地上的五个人,冷声道:“她是谁?我很想听到你们说她是你们从窑子里请来的姑娘!”

    几人跪在那里听到听到张知节的问话,看着张知节的飞鱼服,心里颤了颤,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

    石文义饶有兴趣的看着,不说话。范宣冷哼一声道:“同知大人在问你们话呢!还不赶快回答!”

    几人这才知道原来面前这个穿飞鱼服的竟然是同知大人!看到同知大人给那女人穿衣服的一幕,再听到同知大人的语气,几人跪在地上有些发抖。

    领头的那个正是刚才脱了裤子使劲的那个,此时抖的更是厉害,颤声道:“她原先是张元武夫人的丫头,后来给张元武做了通房,小的们,小的们,正在审讯,审讯她!”

    张知节平静的对领头的道:“你站起来!”领头的听了心里一阵轻松,看来是没什么事了,顶多教训几句!

    张知节看着他,突然抬起脚来,朝着他的命根子就狠狠地踹了下去。只听嘭那人被踹倒在地,捂着裤裆惨嚎起来。

    旁边的跪着几人看到那吓人的一脚,听着旁边人的惨嚎声,感到十分瘆的慌,真真切切感到自己十分蛋疼!

    石文义听得十分心烦,皱眉道:“你再叫就砍了你脑袋!”那人吓得咬着牙关不出声,疼的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流下。

    张知节对跪着的几人,也不管头还是胸膛,抬起脚就是一顿踹!踹的张知节都感到自己的脚肿了,这才停了下来!

    张知节冷哼道:“我是锦衣卫指挥同知张知节,记住了,以后要是逛窑子没钱可以来找我要!滚!”

    范宣喝道:“既然同知大人饶了你们,还不快滚!再有下次,拧下你们的脑袋来!”

    范宣吩咐后面的人道:“把她带回牢房吧!别难为她!”

    那女人木然的看完这一切,听到范宣让她回牢房,这才站起来慢慢的向外走去。

    牢房里安静了下来,石文义笑道:“没想到老弟还是个怜香惜玉的人,真是个多情种子啊,哈哈!”

    张知节笑道:“我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不好,太心软!”

    范宣笑道:“同知大人出身高贵,青莲一般的人物,自然不比我们这些打小就在牢里打混的。”

    正说着,李长林的管家被带来了,是一个养尊处优的白面胖子。

    被押进来的管家胖子,感受到审讯牢房的杀气,闻着血臭味,入眼墙上地上都是各式各样的刑具。

    管家胖子腿就软了,脸上鼻涕眼泪一起下来了,哀嚎道:“各位大人,各位老爷,不用给小的上刑,尽管问就是,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范宣抬头点了点中间的木柱子,管家胖子被粗暴的绑了上去,绳子勒的紧紧的,人只能半蹲着!

    管家胖子半蹲着,难受的扭扭身子都扭不动,满脸的鼻涕眼泪,哭嚎道:“不要用刑,我说,我什么都说,不要用刑!”

    石文义抱着臂膀看着不说话,张知节更是什么都不懂,只在一边看着。

    范宣见两位大人都不说话,吩咐道:“看这家伙是个软蛋,先来点常规的给他尝尝!”

    侍候在旁锦衣卫从一边抽出几根细长带刺的铁签,管家胖子见此,吓得脸上的肥肉乱抖。

    掌刑得锦衣卫按住他的手,把铁签对着手指插了进去,管家胖子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惨叫声。只听噗的一声,屎尿齐下。

    张知节斜眼看去,石文义和范宣都面色不改,石文义更是一脸享受的表情。

    张知节心里暗道,变态!镇定地站在那里继续看去。

    随着一支一支的铁签插进去,管家胖子的嗓子都哑了,声音也慢慢低了下来,却听起来更加撕心裂肺。

    范宣看到胖子的惨样,笑道:“这就撑不住了,问一问吧!”

    石文义笑问道:“李长林是什么时候开始策划刺杀太子的?”

    管家胖子听了嘶喊道:“大爷,我不知道啊,我没有参与谋刺太子!我根本就不知情啊!”

    石文义笑道:“这可不是本官想要的啊!本官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参与行刺太子的,除了李长林,还有谁?”

    管家胖子沉默的想了想,哭嚎道:“我真的不知道啊。我从来就不知道我们老爷要刺杀太子啊!”

    石文义笑呵呵道:“这个答案,让本官很不满意啊,看来你需要一些刺激来好好帮你回忆一下。”

    管家胖子哭道:“让我在想想,让我在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