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74章 倚老卖老

    “有人上书弹劾我?”张知节感到莫名其妙,自己最近没去逛青楼啊,也没做出什么强抢民女之类的伤天害理的事啊!

    怎么躺着也中枪啊,张知节心道,做一个好人怎么就这么难呢,难道做人不能太善良?

    宋存有点摸不着头脑,疑惑道:“他们弹劾大人私放逆贼!”

    张知节笑道:“那是钱宁他们北镇抚司干的事,跟我有啥关系?”张知节还以为御史弹劾的是魏丛嘉之事。

    宋存莫名其妙道:“关钱宁什么事?哦,这几个御史是不是脑子进屎了,怎么会弹劾大人放走了劫掠自己的逆贼呢?”

    张知节神情一凛,怎么就东窗事发了?三娘还是一叶被抓了?是谁盯上了自己?

    张知节打定主意,就算是事发了,自己咬死不承认,谁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哼!

    张知节来回踱步,宋存小声道:“大人,这事有点荒唐啊!怎么会有人脑残到弹劾您放走劫持自己的逆贼呢?”

    张知节突然笑了,怎么会这么巧有人来拿这个做文章呢?真是一点都不高明!

    一个气喘吁吁的锦衣卫进来禀报,皇上召张知节乾清宫见驾!

    宋存听了有些紧张,张知节笑骂道:“你看你个怂样!本官去见皇上,去去就回,现在给你个任务!带人去把上书弹劾我的御史看起来!”

    宋存听了,惊道:“大人不可,,御史有风闻奏事之权,大人这样做,有打击报复之嫌,会被朝野声讨上下的!要整他们也得过一阵子才好!”

    张知节啐了一口,道:“本官是让你去看着点,别让这几个御史让人给弄死了!至于抓不抓他们,我自会向皇上请旨的!”

    宋存弄了个没脸,这才领会了张知节的意思。赶紧带着一批锦衣卫去给那三个御史做保镖去了!

    张知节这才带着高勇赵阳他们匆匆赶往乾清宫!

    入了宫里,张知节也没觉得怎么着急,溜达着往乾清宫走,突然转过来一个人,盯着张知节的飞鱼服,冷哼道:“你就是锦衣卫指挥同知张知节?”

    张知节冷不丁的被这一声冷哼弄的一愣,见到正人后,行礼道:“下官正是锦衣卫同知张知节,见过刘阁老!”

    这一声冷哼正是内阁大学士刘健,一般人还真不敢对张知节冷哼,不过内阁大学士,文官之首嘛,张知节寻思寻思,决定捏着鼻子忍了,就当没听到!

    自从刺太子案发生之后,锦衣卫如同闻到腥味的猫,到处抓人。被牵连的官员越来越多,眼看事情越闹越大,不少官员惶惶不安,就求到了大学士这里。

    大学士们自诩文官之首,自然不好不管,刘健就想劝谏皇上,适可而止,不要大兴冤狱,牵连无辜。

    不过刘健却被李东阳拦了下来,李东阳认为皇上现在正在气头上,内阁气势汹汹的去劝谏皇上,会适得其反!

    最好再等一等,等皇上龙体大好,气头下来了再劝谏才有效果!刘健听了觉地李东阳说的有道理,但是刘健却还是心绪不宁!

    正巧看到了御史弹劾张知节的折子,刘健本来对此嗤之以鼻,张知节年纪虽小,人又不傻,干嘛放走了劫持自己的逆贼呢!

    不过刘健脑子一转,却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一个敲打锦衣卫的机会!

    刘健就拿着折子去找皇上,皇上被烦的不行,让张知节进宫自辩!

    刘健此时碰到了张知节,觉得不能放过他,必须要好好敲打敲打他。

    刘健背着手,唾沫横飞道:“本官与你父亲也算同殿为官,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就不学好,竟然入了锦衣卫这等腌臜地!要知道,君子之道在于仁恕,现在锦衣卫挟持圣怒,大兴冤狱!你对的起黎民百姓吗?你们难道就没有一点良知吗?”

    张知节听了刘健机关枪一般的话语,直接懵圈了!

    然后张知节就炸毛了,我老子都没这么教训过我,你算老几啊你!

    敬你一声大学士,那是我尊老爱幼!你倚老卖老,爷还真不吃你这一套!

    张知节一拱手,皮笑肉不笑道:“刘大学士,饱读诗书,没听过什么叫忠君之道吗?皇上命我做锦衣卫,难道我要抗旨吗?”

    张知节接着道:“至于你说的锦衣卫挟持圣怒,大兴冤狱,很抱歉,这个我并不知情!我没去抓过什么人!我自从进了锦衣卫,也只去过两次锦衣卫衙门!”

    张知节弹了弹飞鱼服笑道:“所以刘大阁老若是有什么不满,可以去找皇上,找石指挥使!找我实在犯不上!”

    刘健听了气的脸色铁青,却说不上什么话反驳来!他本想依着自己大学士的身份,压一压张知节,好让张知节回去规劝一下石文义!

    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一点都不买自己的账!简直目无余子,真是岂有此理!自从自己当上了大学士,何曾再受过这种气!

    张知节见到刘健气的胡子一撅一撅的,脸色铁青说不出话来,拱了拱手,施施然走了。

    刘健在后面看到张知节的背影,深吸两口气,平静下来,知道这小子是去乾清宫自辩去了,冷笑了一下,也跟着向乾清宫去了!

    张知节已经注意到了刘健也跟着来了,不过张知节还真不在乎!

    你是内阁大学士又如何?我又不在你手下混饭吃!你能耐我何?

    再说了,你就算你能搞的了我,爷也不吃你这口气,大不了闲置两年!

    过几年太子登基了,爷还是一条好汉!到时候你刘大阁老怕是就得回家种田去了!

    后面的刘健心里想到,一个外戚子弟竟然如此嚣张,若是不好好打压一下的嚣张气焰,说不地以后会出现一个无恶不作的权臣!

    所以刘健打定主意,一会儿去了乾清宫一定要在皇上面前要他好看!先让这小子吃个亏,长点记性,再以观后效!

    若是以后收敛了也就罢了,若是死性不改,说不得还得好好打压他!刘健自己心里打定主意了,这才大步流星的向乾清宫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