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75章 舌绽御前

    张知节进了乾清宫刚给皇上行过礼,太监就进来禀报,内阁大学士刘健觐见。

    刘健做大学士多年一向受皇帝器重,弘治皇帝听了,就宣他进来!

    张知节听了就明白了,这老小子今天这是来找茬来了!

    刘健进来给皇上请安,皇上身体也好了很多,见到张知节面无表情,静静地站在一边,笑道:“知节,还不见过大学士,这可是朕的股肱之臣!”

    皇上在一边看着呢,张知节闻言,恭恭敬敬笑着行礼道:“见过学士大人!”

    刘健看到张知节的样子,气的胡子一抖道:“当不起,当不起,老夫可当不起同知大人的礼!”

    皇上见到刘健如此,笑道:“阁老这是怎么了?知节还是一个晚辈,正应当尊敬前辈才是。”

    刘健抖着胡子道:“老臣这等快入土的,如何能入得了同知大人的眼!”

    张知节见刘健如此在皇上面前诋毁自己,笑着反驳道:“学士大人的话,下官听了真是摸不着头脑。刚才在宫里遇到了学士大人,下官可是恭敬的行礼问好!”

    张知节接着一脸诚恳的笑道:“若是学士大人觉得这样还不满意,下官以后见了学士大人下跪问安,也无不可。毕竟学士大人乃是皇上股肱之臣,有功于社稷!”

    刘健听了张知节的话,刚刚好转的脸色又变的铁青,指着张知节高声道:“你这是诛心之言!你这是诛心之言!”

    张知节见到刘健气的胡子一抖一抖,生怕他气的转不过起来,一脸诚恳地笑道:“下官不敢,下官不敢,下官年少无知,若一时孟浪说错了话,还望学士大人海涵!”

    弘治皇帝见到张知节一脸恭敬的样子,并无对刘健不敬的样子。

    听到张知节在宫里遇到刘健行礼问好了,刘健还如此吹毛求疵,不免有些不喜,心道朕都没那么大规矩!

    的确,弘治皇帝是一个宽仁的皇帝,若是有臣子失了礼仪,他也不会责怪!

    弘治皇帝心里思索片刻,也就猜到了一些。锦衣卫现在正在查刺太子案,听石文义汇报,涉案人员不少,想必依着文官的性子又看不下去了!

    弘治皇帝和稀泥道:“好了,不过是一点小事,有什么好吵吵的!”

    张知节和刘健听了皇上发话了,赶紧恭恭敬敬聆听圣训。

    弘治皇帝接着道:“知节毕竟年轻,行事莽撞了,阁老也多体谅,指点一下他。”

    弘治皇帝又对张知节道:“阁老德高望重,乃是社稷重臣,值得你学习的地方很多,恭敬一些,多学学!”

    弘治皇帝拿起三本奏折来,递给张知节道:“有三位御史弹劾你,私放逆贼,说的有鼻子有眼,虽说朕也不信,不过有御史弹劾,需要自辩!你且说说吧!”

    张知节悲情道:“陛下,臣那天被逆贼劫掠,险些死在外面!历经艰辛才逃了出来!臣实在想不到理由,臣为何会放走逆贼!”

    刘健听了胡子一撅就要说话,张知节话风一转道:“这是污蔑,臣请旨抓三位御史入锦衣卫审讯!”

    刘健听了急道:“真是岂有此理!皇上,御史有风言奏事之权,岂能因言获罪!此例若开,以后还有哪个御史敢风言奏事!”

    刘健指着张知节道:“皇上,这张知节毕竟年轻,如何能担当锦衣卫大任,若是日后锦衣卫都这样,那必将朝纲混乱啊!臣请罢去张知节锦衣卫指挥同知之职!”

    皇上听了,皱眉对张知节道:“本朝素来不以言获罪,你说说理由,朕姑且听听!”

    张知节恭敬道:“启禀圣上,臣被人打晕了,所以逆贼到底有多少,臣也不知道!前锦衣卫指挥使牟大人带着锦衣卫剿灭的逆贼!臣去的时候已经结束了,何来臣放走了逆贼之说!”

    张知节接着道:“皇上,或许真的有漏网之鱼也说不准,不过能知道实情,只有逆贼自己!这劫持臣的人,和行刺太子殿下的人可是一伙的!现在有人拿这个来做文章,肯定跟谋逆乱党有关!”

    刘健见到张知节把这个往谋逆乱党上扯,知道不妙,急道:“皇上,御史奏事,反而成了乱党了!无凭无据,真是荒缪之事!”

    张知节笑道:“学士大人不可妄言,下官可没说,三位御史是乱党!下官审问三位御史,也只是想问明白,这风言奏事的风,从何而来,总不能是凭空捏造吧!这样也能还三位御史一个清白!”

    弘治皇帝听了点头道:“知节说的也有道理!朕也想知道,这风从何来?”

    刘健听了,想要反驳,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了,只能拱手道:“皇上,这锦衣卫酷刑之下,怕有不公,不如三法司会审,给问明实情,给三位御史一个清白!”

    张知节笑道:“皇上,事涉谋刺乱党,自然是归锦衣卫查明,区区小事,何劳三法司会审!而且臣保证不会用刑的!”

    皇上想了想,谋刺太子案既然是锦衣卫在查,那此事还是交给锦衣卫比较合适。

    皇上点头道:“那此事还是交给锦衣卫吧,记住,不得用刑!”

    张知节躬身笑道:“臣领旨!”

    刘健听了心里极为恼怒,本想着打击一下锦衣卫的嚣张气焰,却弄得自己灰头土脸。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过了?

    刘健无比怀念牟斌还是锦衣卫指挥使的时候,那时候锦衣卫在牟斌的领导下,温顺的像只绵羊!

    可是现在呢,牟斌刚下台,锦衣卫就扯掉了羊皮,露出了獠牙,这下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了!

    朝堂上祥和平静的时候一去不复返了,石文义阴险狡诈,这个张知节嚣张跋扈,以后朝廷又得乱来起来了!

    更重要的是这个张知节,他与太子殿下关系甚好,当今圣上经此一病,身体急转直下,若是皇帝大行……

    刘健看着张知节急匆匆地身影,觉得细思极恐啊。

    不能这么放任下去,一定要回去和李东阳他们通通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