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76章 抓人风波

    张知节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刘健列为佞臣了!不过就算张知节知道了也无所谓!

    张知节出了宫门,招呼高勇赵阳道:“去都察院!”

    宋存正带着锦衣卫在都察院外面猫着呢,见到高勇他们来了,知道是同知大人来了。

    “老宋,那三个御史呢?”张知节问道。

    宋存回道:“大人,他们进了都察院就没出来,我们在外面盯着呢!”

    张知节一挥手道:“走,进去抓人!我已经入宫请了旨意了!”

    宋存一听,哎吆喂,没想到同知大人竟然真的请下旨意来了!

    张知节带着人就往里走,守门的人上来拦截道:“不知是哪位大人?且容小的进去通禀一下。”

    高勇和赵阳上去把人推开道:“去去去,锦衣卫抓人,通禀什么通禀!”

    正在办公的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都从押房里出来了,见到进来了一大群锦衣卫,不由有些愕然!

    这都察院和锦衣卫有什么牵扯?走错地方了吧?

    不过,大家转眼就想到了,现在锦衣卫正在钦办的刺太子案!不会是都察院里有人被牵连进去了吧?

    这还了得啊,锦衣卫酷刑之下,任是谁也受不住啊!到时候若是任意胡说起来,那还不一牵扯就是一串,人人自危啊!

    张知节扫了扫众人,对宋存道:“是哪三位御史?拿下,带回衙门!”

    宋存凛然听命,一挥手带着锦衣卫就要扑上去抓人!

    “慢着!”外面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大喝。

    张知节转过头去,从外面进来一个二品大员,张知节眉头一挑,都察院左都御史李蕙!

    张知节展颜笑着行礼道:“锦衣卫指挥同知张知节,见过李大人!”

    看着自己衙门里一大堆锦衣卫,脸色很不好看,李蕙质问道:“这是要干什么?你们造反吗?堂堂都察院,这乌烟瘴气的,还要不要体统了!”

    造反?好大一顶帽子!张知节无奈了,解释道:“大人怕是误会了!这里有没有人造反我不知道!不过我却是奉旨来抓人的!”

    “奉旨抓人?抓谁?犯了什么事?总得给我个解释吧!”李蕙质问道!

    张知节被顶的有些难受,冷声道:“王远山,李齐,郑峪。至于理由嘛,事涉锦衣卫机密无可奉告!”

    李蕙身为都察院左都御史,都察院老大,知道王远山他们三人上书弹劾张知节的事。

    此时听到张知节带着锦衣卫来抓的正是他们三人,李蕙当即冷笑道:“锦衣卫同知真是好威风啊!就因为他们三位御史弹劾你,你就将他们打入昭狱!”

    “本官必将上奏皇上,御史风言奏事乃是御史本分,锦衣卫竟然公然打击报复!”

    周围的御史听了也都是心里愤愤不平,心有戚戚!

    张知节听了解释道:“下官并不是因为有御史弹劾而打击报复!此事另有隐情!等锦衣卫查明事情真相之后,大人自然就明白了!”

    李蕙冷笑道:“你们锦衣卫十八般酷刑下来,就是铁打的汉子也撑不住!到时候还不是你们审什么就是什么!”

    张知节笑道:“李大人怕是误会了,我可以向大人承诺,此次审问不会用刑!只是问明事情真相而已,大人不会对自己的属下这点信心都没有吧!”

    王远山他们本来就心里有鬼,心道自己肯定熬不住酷刑,怕是要完蛋了!此时见到力挺自己的左都御史有点被说动了,心里大为着急!

    王远山喊道:“你说不会用刑,谁会信?进了锦衣卫还不是你们锦衣卫说了算!”

    张知节笑道:“皇上玉口吩咐的,我就是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违背圣意!况且,当时内阁大学士刘阁老也在场!”

    张知节见李蕙没有话说了,吩咐宋存道:“带走!”

    李蕙站在那里没有再阻止,王远山三人见此,面色灰败,知道自己这下进了锦衣卫就危险了!

    虽然张知节口口声声答应不会用刑,不过看张知节气定神闲的样子,想来也不会轻松!

    虽然心里还是怀有一丝希望,只要不用刑,也许能撑过去!不过内心还是很忐忑!

    张知节看到三位御史被宋存带走了,这才拱拱手笑道:“打扰大家了,打扰大人了,奉旨行事,还请见谅!这就告辞了!”

    李蕙一甩袖子冷哼道:“本官现在就入宫面见皇上,他们马上就会出来的,希望同知大人承诺的不用刑是算数的,要不然本官可不会善罢甘休!”

    张知节闻言,停住脚步转过身来,静静地看着李蕙诚恳道:“李大人,说一句肺腑之言,大人还是等一等的好!”

    李蕙见到张知节云淡风轻的样子,似乎十分自信这三位御史有问题,这让李蕙脸上有些阴晴不定。

    若是自己出面向皇上做保了,到头来这三位御史真的有问题,那自己可就丢的不只是面子了!

    李蕙转眼一想,张知节说当时刘阁老也在场,不如先去和刘阁老打探一下虚实再做决定。

    李蕙想到这里不再犹豫,一甩袖子出了都察院衙门,径直去找刘阁老去了。

    此时的刘阁老正在文渊阁里撅着胡子大发议论,李东阳和谢迁坐在那里喝着茶。

    待刘健说完了,李东阳呵呵笑道:“刘阁老消消气,他不过就是个小辈,你孙子都与他差不多大,你跟他置什么气啊?”

    刘健摇头道:“我观此子太过嚣张跋扈,日后恐有成为权臣,为祸朝纲之嫌!”

    李东阳摇头笑道:“我看他还不错,年纪轻轻,出身显贵,可能是有些意气风发。不过他做了锦衣卫同知,却没有与石文义大肆抓人,可见还是有良心的!”

    正说着呢,李蕙笑呵呵地进来了:“说什么呢?大老远都听到了!”

    刘健见到李蕙来了,撅着胡子问道:“是不是为了那三个御史的事?”

    李蕙笑道:“是啊,听说当时刘阁老也在场?”

    刘健一听顿时黑了脸,他堂堂阁老,竟然在皇上面前没掰赢一个毛头小子!刘健黑着脸道:“这事皇上金口玉言,谁也改不了了!哼,等这阵风波过去了,再让他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