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77章 你有闺女吗?

    进了昭狱,就遇见了钱宁,钱宁迎了过来,笑道:“见过同知大人!”

    张知节十分热情,笑呵呵道:“哎呀,是老钱啊!”

    钱宁谄笑道:“同知大人有什么事,吩咐一下就是了,还劳烦您亲自过来!”

    张知节笑道:“没办法,皇上旨意,审几个人,找三个僻静的牢房,我要好审审他们!”

    钱宁屁颠屁颠的在前面带路,找到僻静的地方。张知节吩咐道:“把他们仨单独关起来,相互离的远一些!”

    钱宁觉得是时候表现一下自己了,自己在昭狱里待了这么多年,手艺炉火纯青。看了看这三个文官,保准把他们的秘密都给掏出来!

    不但把秘密掏出来来,同知大人想要什么罪,保准他们认什么罪!

    张知节呵呵笑道:“皇上说了,不准用刑!”钱宁愕然,那还审个毛线啊!你就问他们就说啊,你当他们傻啊?

    钱宁脑袋瓜子一转,先让同知大人碰碰壁,也不错啊。待到同知大人束手无策的时候,自己再撬开他们的嘴巴,这样不是更能显出我的手段来吗?

    宋存看着钱宁远去的身影,在一边小声道:“大人,兄弟们虽然都是锦衣卫,不过却没在昭狱里待过,刑讯逼供虽然也会两手,却不如人家专业啊!”

    张知节摆摆手道:“谁说用刑了?皇上金口玉言吩咐了,不准用刑的!”

    宋存愕然,真的不用刑啊?那还咋搞?看这三个御史都是饱读诗书,中过进士的人,绝逼不傻啊!

    你问他,他就会说吗?这是不可能的啊!哎呀,大人把审讯看的太简单了!这些人犯了滔天大罪,是不到黄河不死心的!

    你想让他们自己主动开口说出来,那是没门儿的!

    张知节看到宋存他疑惑得样子,很想骚包的摇摇扇子,不过手上没有,只好摆摆手笑道:“山人自有妙计!”

    “去,先把他们的手绑在牢门上,要让他们,站,站不起来,蹲,蹲不下!先这样晾晾他们!”

    宋存带人去绑人了,高勇屁颠屁颠去搬了把椅子过来,笑道:“大人累了吧?坐下休息休息!”

    张知节满意的点头,不错,有点眼力劲儿!有前途!张知节伸了个懒腰,还真有点累了。

    高勇站在椅子后面,见大人一副满意的样子,眉开眼笑!

    赵阳见状,连忙蹲下来,要给同知大人按摩捶腿!

    张知节看着赵阳那毛茸茸的大手伸向自己的大腿,顿时一个激灵,抬腿就是一脚!

    一个窝心踹,把赵阳踹了个屁股蹲儿,张知节摸了摸自己的鸡皮疙瘩,笑道:“吓死我了,劳资的大腿向来只有美人摸得,你这毛茸茸的大手伸过来,我冷汗都出来了!”

    高勇和后面的锦衣卫听了,顿时轰然大笑,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赵阳讪讪的站了起来,奶奶的,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看着笑的前仰后合得弟兄们,这一定是一生的污点!

    张知节跟他们聊天打屁,吹了会儿牛,这才站起来道:“走,去看看!”

    高勇扛起椅子跟在后面,进了牢房里,高勇放好椅子,张知节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

    看着两腿发抖,额头见汗的王远山,张知节笑道:“王御史怎么见了我就发抖啊?放心吧,本官可是不用刑的!”

    王远山重重地哼了一声,不屑的转过头去,不过他颤抖的双腿,让他的这个不屑的样子显得十分可笑!

    张知节笑呵呵道:“本官奉皇上旨意问话,王御史,你所弹劾的本官私放逆贼的消息,从何而来?你不要说是你本人凭空捏造的!那可是构陷大臣!”

    王远山冷声道:“本官从茶馆里听说的!”

    张知节问道:“哪一天?哪一刻?哪个茶馆?谁说的?”

    王远山冷哼道:“年纪大了,不记得了!”

    张知节笑道:“这才几天啊,就不记得了?希望皇上听到这个消息,不会认为你心里有鬼!到时候可就不会不用刑了!”

    王远山侧着头不说话,张知节舒服的换了个姿势,笑道:“本官有一个原则,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张知节笑着道:“看来你很不合作啊,是打算走抗拒从严这条路了!”

    张知节站起来笑着对宋存道:“他有闺女吗?有儿媳吗?”

    宋存摸不着头脑,回道:“有啊,有闺女也有儿媳!”

    张知节笑道:“很好,和兄弟们打声招呼,相逢就是有缘,到时候老王家闺女儿媳去了教坊司,咱们兄弟们都去照顾照顾!我请客!”

    宋存闻言凑趣道:“大人真是菩萨心肠,对属下也好的没话说!”

    王远山脸色瞬间变得铁青,挣扎着骂道:“你们这些畜牲!”

    张知节听了宋存的话,哈哈大笑,笑完道:“老王啊,不知道你闺女嫁人了没?要是个雏的话,本官可以给她包个大大的红包!哈哈哈。”

    宋存附和笑道:“那下官就尝第二口汤了,也不错,至于红包嘛,没有,哈哈……”

    张知节笑完之后,摇头惋惜道:“可惜了,老王的儿子也是个读书人,身娇体嫩的,可惜咱们不好这一口!”

    宋存笑道:“大人有所不知,到时候充军就是,边军缺少女人,好多都好这一口,身娇体嫩的读书人最受欢迎了。就是边军都是粗鲁汉子,这老王的儿子不知道撑不撑的起折腾!”

    张知节啧啧叹道:“一想到老王的儿子要被几十上百个粗糙军汉围着,哎呀,这画面不敢想啊!”

    宋存笑道:“就知道大人最是心善了,大人不妨看在老王的面子上打个招呼,让他们温柔一点,说不定还能多折腾几年,哈哈哈……”

    一众锦衣卫在这里轰然大笑,王远山终于撑不住了,一口老血喷了出来,人也晕了过去!

    张知节冷笑道:“弄醒了!赶紧弄醒了!”早有锦衣卫去端了一盆凉水过来,迎头泼了过去!

    王远山醒了过来,脸色铁青,目欲喷火的盯着张知节,如果目光能化成刀片的话,张知节现在已经变成一片一片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