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81章 翠墨的乌鸦嘴

    张知节躺在娟儿柔软的大腿上,怔怔地看着前面出神。天气已经越来越热了,衣服也穿得越来越少。张知节感受着娟儿细腻的肌肤,闻着淡淡的幽香,心里一片满足,好久都没这么舒服过了。

    翠墨端了一盘洗净切好的瓜果过来,坐在旁边喂着张知节。张知节满足的叹了口气,娟儿笑道:“怎么了二爷?好好地叹什么气啊?”

    张知节幽幽道:“刺太子案要结案了!”是的,轰动了整个大明,闹得京城人心惶惶的刺太子案终于要尘埃落地了!

    果然不出张知节所料,石文义不打算再查下去了,要就此结案了!以张元武、李长林为主谋,亲朋古旧牵连起来,涉案人员达两千多人!

    石文义就要报上去了,然而张知节知道,这两千多人里面大多数都是无辜的。也许牟斌还是指挥使的话,可能不会牵连这么多无辜的人吧!

    皇上也明白,所以换上了石文义。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仁孝之君,在自己的儿子受到威胁的时候,也选择了用鲜血和人头来震慑。

    不知道石文义报上去的名单,皇上会怎么批复。张知节只能可惜打草惊蛇之后对方并没有露出太多马脚,只是失误的扔出了三个不知详情的小喽喽。

    翠墨不懂这些,也不关心这些,笑道:“结案了也好,二爷这阵子早出晚归的,我们都见不着爷了。”

    张知节白了翠墨一眼,道:“你要知道,那是要有很多人头要落地了!也许有上千颗!”

    翠墨最是胆小,听了吓道;“这么多啊,二爷,你,你不会要去监刑吧?!”

    张知节摇头笑道:“哪里用的着我了,有石文义呢!明天去跟太子汇报一下,就没我什么事了。”

    “要结案了?没想到这石文义办事还是挺快的吗?”朱厚照蹲在椅子上,吃了个葡萄,酸的直龇牙,完全看不出前一阵子的胆怯了。随着时间的流逝,皇上龙体逐渐安好,朱厚照的噩梦也渐渐被抚平。

    张知节笑道:“石指挥使确实办案速度很快,已经上报皇上了。皇上御批斩首七百六十四人,充军一千多人!不过此案还是有些疑点的,有可能会有落网之鱼。”

    朱厚照摇摇头道:“杀这么多人也不算少了,就算有漏网之鱼,吓也吓死他们了!”

    张知节心想,我就是给你打个埋伏,把这事告诉你,那群人藏得那么深,说不定什么时候又会闹什么幺蛾子,到时候你就会记得我的先见之明了!

    朱厚照旋即兴奋道:“那么多人被砍头啊!那场面一定很壮观!”刘瑾在一边听了,吓了一跳,摸了摸才好了没多久的屁股,颤声道:“殿下啊,皇上是不会准您出宫的,您就不用想了!”

    朱厚照扫兴地看了一眼刘瑾,郁闷道:“你看你吓得!我还没说什么呢!”

    刘瑾讪讪笑道:“殿下,老奴这屁股是刚好了就被打烂了,刚好了就被打烂了,好歹让它好个几天!”

    别说刘瑾被吓了一跳,张知节也是暗抹了一把冷汗,结果张知节就被朱厚照后面的话给震惊了。

    朱厚照眼珠子一转,对张知节笑道:“我去不了没关系,可以让知节替我去,到时候回来好好给我讲讲。”

    张知节听的目瞪口呆,我可不想去啊!壮观个毛线啊,劳资又不爱看恐怖片,几百颗人头落地,光渗就渗死了,还有个毛线壮观啊!

    刘瑾哪里管这些,一听只要不是太子殿下去,就一切都好,连忙点头道;“好,好,殿下说的有道理。殿下真是太聪明了,让小侯爷去这个主意好!”

    张知节看着刘瑾这个哈巴狗的样子,心里就来气,感情不是让你去!对啊,可以让刘瑾去啊!

    张知节笑眯眯得看了一眼刘瑾,笑道:“殿下,我倒是觉得刘公公替殿下去比较合适,更能代表殿下,而且刘公公回来后,殿下想什么时候听就什么时候听!”

    刘瑾一听就急了,他可不是什么都好奇的朱厚照,刘瑾光想想那个画面,身上的鸡皮疙瘩能把人砸死!刘瑾急道:“我这还得伺候殿下,哪里有时间出宫去啊!”

    朱厚照看看张知节,看看刘瑾,狐疑道:“你们俩不是害怕了吧?我将来可是要做天下兵马大元帅的,到时候知节你就做副元帅,咱俩到时候可是要去打仗的,千军万马,尸山血海!区区几百颗人头,怎么能怕呢!”

    朱厚照一边说着,一边张牙舞爪的样子,看起来十分好笑。张知节摸摸鼻子道:“开什么玩笑,我会怕?!我打小就不知道怕字怎么写!”

    刘瑾听了如释重负,捏着公鸭嗓子笑着称赞道:“小侯爷就是小侯爷!豪气干云,真是豪杰也!”

    张知节看着刘瑾的样子,恨得牙痒痒,恨不得上去对着刘瑾的屁股来一记飞毛腿,让他脸先着地,来个地道的狗抢屎!

    朱厚照转过头来看着刘瑾道:“知节说的也有道理啊!老刘去的话,更能代表我,而且确实方便回来讲给我听!要不这样吧,你们俩都去吧!”

    刘瑾脸上的贱笑戛然而止,和张知节面面相觑,都有种泪流满面的感觉!

    装的逼,含着泪也要装完,不过能把刘瑾拖下水,心里也能平衡点!张知节已经预计到,到时候自己要做噩梦了,不过还好,自己晚上有娟儿姐抱着!

    张知节侧头看了一眼刘瑾,可怜的家伙,等他回来后只能一个人在被窝里瑟瑟发抖了!刘瑾侧头看了一眼张知节,可怜的家伙,千金之子,年纪轻轻却要经历这等残酷场面!

    朱厚照拍手道:“这真是太好了,等会儿我就去求父皇去,你们就等着好消息吧!”张知节恶狠狠地想到,但愿刘瑾的口才好,到时候讲的绘声绘色,让你也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走出皇宫,张知节忍不住仰天长叹,翠墨,你真是个乌鸦嘴,爷今天回去非得把你的屁股打肿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