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86章 那些事儿

    事情真的像徐佳颖预测的那样发展了,虽然母亲一开始有些反对,不过禁不住府里的人轮番劝说,最终点头答应了。

    后面就进展的就很快了,没多少日子两家就交换了张知节和徐佳颖的庚帖。

    此事在定国公府闹得人尽皆知,而寿宁侯府这边还没传出什么动静。而可怜的张知节还蒙在鼓里,根本不知道他的终身大事已经定下来了。

    这一阵子突然闲下来的他,好像没什么事情做,正在温柔乡里乐不思蜀呢。正打算出来活动活动的筋骨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大事!

    张知节被御史弹劾了!这次可不是以前的小打小闹!而是群情汹汹,一天就上了几十本折子!

    折子上说张知结欺凌寡居的沈氏,敲诈勒索钱财,调戏逼迫良家!

    御史们一递上折子,锦衣卫就知道了。张知节听着宋存的禀报,心里盘算着这件事的影响。

    前段时间自己带人落了都察院的面子,当时因为正值锦衣卫钦办刺太子案的时候,所有人都怕牵连,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现在刺太子案尘埃落定了,大家都没什么怕的了。想起前一段时间的暗无天日,心里就有火想要发出去。

    再加上刘健李蕙两个大佬的暗中推波助澜,顿时群情激愤。

    张知节和沈氏的事情又不是多么隐秘,自然很快就被有心人察觉到了!虽然找不到什么切实的证据,但是风言奏事嘛,子虚乌有也是常有的事,一番添油加醋,恶心也要恶心死你!

    虽然几十本奏折弹劾自己,但是张知节倒是不心急,有没有什么证据,捕风捉影,奈何不了自己。

    不是什么大事,但是能泼脏水,恶心人!京里头什么传播的最快,桃色八卦绯闻!肯定很快自己跟沈氏的事情就会传遍京城各个角落,而且会越传越不堪,说不准连利用权势**小寡妇,侵吞钱财的流言都有!

    张知节吩咐道:“安排人在京城里梳一梳,别让流言越传越厉害!查查那些上折子的御史,挑几个有把柄的,咱们也参他们一本,不能让人当了软柿子!”

    张知节黑着脸回去换了飞鱼服,准备入宫去,既然被弹劾了,少不得去跟皇上解释解释,表个态。

    现在事情还没传开,娟儿她们看着张知节有点黑着脸,也没多问。张知节也没说什么,心想等事情出来了,大家还不知道怎么笑呢!

    高勇赵阳他们这些跟在张知节身边的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看到张知节穿着飞鱼服黑着脸出来,都有点想笑的感觉。

    又是逛青楼,又是小寡妇的,御史们弹劾同知大人也不挑点别的,净整这些带桃色性质的。这些事情一旦沾上,就是黄泥巴掉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可怜的同知大人,才十四岁就桃色绯闻传遍京城了!

    张知节一路黑着脸进了乾清宫,叩见了皇上。

    今天天气不错,皇上的心情也很好,看到张知节黑着一张脸进来行礼问安。不由露出了一丝难以捉摸的笑容。

    其实弘治皇帝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天了,虽然预料不到张知节被弹劾什么,但是皇帝知道张知节一定会被弹劾的。

    你在朕这里驳了刘健的面子,听说刘健气的回去跳跳,又大刺刺跑进都察院当着那么多人抓人,现在事情结束了,人家不弹劾你才怪!

    皇上淡淡笑道:“你来可有何事?”张知节一听不对啊,皇上语气怎么这么平淡啊,难道皇上没见到那些折子?

    张知节跪着老老实实道:“臣被御史弹劾了,不过臣是被冤枉的!臣是来自辩的!”

    皇上笑道:“弹劾你什么?”

    张知节心道,乖乖,皇上还真不知道啊。

    “弹劾臣仗势欺人,敲诈勒索,不过臣是被冤枉的,绝无此事!”

    皇上哼了一声道:“说你敲诈勒索,朕是不信的,不过怎么说,你跟那小寡妇有些暧昧?”

    张知节心道,暧昧个毛线啊,小手都没碰过,张知节黑着脸叫屈道:“皇上,冤枉啊,我就是帮了她点小忙,说过几句话而已!”

    张知节想了想,扭捏道:“况且臣年纪还小,还不通男女之事!”

    皇上听了这句话,看到张知节一副扭捏的样子,有点要笑喷的感觉,你都有个通房丫鬟了,你还不通男女之事,你是在故意逗朕笑的吗?

    皇帝一抬头就看见一个身影在殿门口探头探脑的,这皇宫里没有第二个人敢这么做,只有太子朱厚照了!

    皇帝一挥手,道:“行了,行了,朕知道了,赶紧滚吧!”

    张知节摸了摸脑袋,有点蒙圈,就这样?张知节糊里糊涂的退了出来,朱厚照就跟个大马猴似的跳了出来,吓了张知节一跳。

    朱厚照拉着张知节来到僻静的地方,把刘瑾他们赶开,贼眉鼠眼道:“没想到你还好这口!”

    张知节一听,差点鼻子都气歪了,黑着脸道:“好哪口?”

    朱厚照急道:“你还装,我可听说了,你勾搭了个小寡妇?”

    怎么传到朱厚照耳朵里就成了我勾搭小寡妇!张知节没好气道:“哪有的事儿!御史弹劾我勒索钱财,怎么传到殿下那里就变了味!”

    朱厚照一听,眼珠子一转,问道:“这么说是你勒索人家小寡妇钱财?”

    张知节无奈道:“你就不能想点好的?我就是帮了她一点小忙而已,御史那帮子人,子虚乌有的!”

    朱厚照失望道:“我还以为你把她搞到手了,我正想听听呢!”

    张知节也是无语了,你毛长齐了吗你!看着有些失望的朱厚照,张知节转移话题道:“怎么样?前几天刘瑾给殿下讲的怎么样?殿下听了过瘾吗?”

    朱厚照听了脸色一白,打了个冷战,干笑道:“哈哈,我是没什么了!就是刘瑾吓得不行,回来吐了好几天。你不会也吓得做了好几天噩梦吧?”

    张知节看着朱厚照心虚的样子,心道,你怕是被吓得做了好几天噩梦吧?张知节哈哈笑了几声道:“开玩笑,我在昭狱里什么没见识过,不就是砍个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