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90章 一刀杀了我吧

    正在放浪形骸,纵情享乐的御史大人们不知道,一开始就一双双的眼睛在盯着他们。

    这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张知节和徐光延在春熙楼门口告别,徐光延握着张知节的手,醉醺醺道:“知节,你放心,佳颖要是有什么误会的话,我会帮你开解的!”

    张知节笑着将大舅哥和徐光勉送走了,按着有些头晕的脑袋,心想,这下好了,把徐光延搞定了!

    宋存上来附耳小声道::“大人,弹劾您的御史,在离这里不远的飘香楼里喝花酒呢!”

    张知节闻言,皱眉气道:“什么!真是岂有此理!我去逛个青楼就被御史弹劾!他们御史自己去逛青楼了!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我这正了八经的京城贵二代,喝个花酒,本应是平常的事儿,却被你们告到皇上那!

    你们这本应一本正经的御史,竟然大张旗鼓的去逛青楼!张知节越想心里越气!

    宋存苦笑道:“大人,这不是一回事儿!上次御史弹劾您逛青楼,是怕您带坏了太子,而不是逛青楼本身!”

    宋存接着解释道:“虽说太祖皇帝谕令,官员不得狎妓!不过这道谕令早就形同虚设了!根本就没有认真执行过!虽说有些见不得人,不过大人上书弹劾了,也会留中的!没用!”

    张知节一听,皱着眉头想了想,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拍拍宋存的肩膀道:“明天早点来接我,咱们去唱一出好戏!”

    惦记着张知节命令的宋存早早的就来了。张知节昨晚喝的有点多,使劲揉了揉眉头,吩咐宋存道:“走吧!”

    宋存一边招呼人,一边问道:“大人,咱们去哪?”

    张知节笑道:“当然是先去飘香楼了!”

    高勇一听来劲了,劝道:“大人要是去的话,最好还是晚上去,这大白天的影响不好,哦,最好还是常服去!”

    张知节一听,怒道:“本官是去抓人的,你以为去干嘛的?”

    这个时候的飘香楼是一天中最为安静的时候,客人们早就趁着天还蒙蒙亮就离开了。这个时候也不可能有客人上门,操劳了一夜的姑娘们也入睡休息了!

    连大门都是关着的,宋存带着人推开门,楼子里连个姑娘的影子都没见。只有几个打杂的正趴在桌子上睡觉。

    听到门响,他们抬起头来,看了看,然后使劲揉了揉双眼,见鬼了,大白天就来找姑娘的见过,但是大白天穿着官服来找姑娘的还真是头回见!

    几个打杂的点头哈腰的过来打千问好,宋存不耐烦道:“赶紧把你们妈妈桑叫来!”

    妈妈桑打着哈气下了楼,风骚的伸了个懒腰,笑道:“哎呀,这位爷,这么早就来了?”

    宋存皱眉道:“少罗嗦,我们是来找人的!”

    妈妈桑笑道:“爷真会开玩笑,来我们这的,都是找人的。就是不知道爷您找哪个老相好?”

    宋存冷着脸道:“把昨天陪胡中宗御史的姑娘叫出来!”

    妈妈桑已经知道来者不善了,笑道:“差爷搞错了吧,昨晚没有什么胡御史来!”

    宋存冷笑道:“你最好,好好配合,要不然没你好果子吃!”

    妈妈桑收起笑容来,冷笑道:“飘香楼在京里也是老字号了,还从没有人敢说过这话!”

    妈妈桑上下扫了一眼宋存,冷笑道:“就您这身衣服,我今天就当听了个笑话!”

    张知节在马车里等了一会儿,有些不耐烦了,心道,这么久还没出来。

    张知节走到门口就听到了妈妈桑讥讽的话。张知节进了门口,笑道:“既然你觉得这是个笑话,那你可得好好笑笑我听听!”

    张知节走进门口,飞鱼服就进入了妈妈桑的眼帘。京城里穿飞鱼服的不少,妈妈桑也不见得会怵!

    因为能在京里开了一座名满京城的青楼,后面的背景真不小!妈妈桑说从没有人在飘香楼说过威胁的话,并不是夸口!

    不过当妈妈桑看到张知节清秀俊逸的面孔时,妈妈桑张大了嘴巴。

    青楼向来是各种消息汇通之地,所以妈妈桑对京城里的各种八卦消息可谓了如指掌。

    妈妈桑哪里会认不出眼前这个一脸和煦笑容的年轻人?要不然也做不了飘香楼的妈妈桑!

    张知节虽是一个人笑着走进来,却好似一座大山压在了妈妈桑的胸口。

    妈妈桑秒变脸,笑容满面的福身道:“奴家眼皮子浅,竟不知同知大人驾临!”

    张知节收起笑意,淡淡道:“把人请出来吧!”

    妈妈桑转眼一想就明白了,御史弹劾张知节的事闹的沸沸扬扬,现在张知节找伺候胡御史的姑娘,肯定是拿来做文章了!

    妈妈桑为难道:“同知大人,这青楼开门做生意,讲究和气生财,不便掺和一些是非……”

    张知节冷下脸,淡淡眯着眼睛淡淡道:“还需要我说第二遍?”

    妈妈桑心里一寒,咬牙笑道:“去把如诗和如画请出来!”

    楼上的姑娘们好多都被惊动了,躲在上面偷听呢!此时听到妈妈桑的话,两位风月佳人袅袅的从楼上走了下来。

    张知节看着袅袅走下来的两位姑娘,不由心里骂道,胡中宗这个老不修的倒是有艳福!

    张知节点头道:“行,借她们俩一用,跟我走一趟!”

    妈妈桑心里苦,嘴上却不说,只能含笑答应。

    张知节转身欲走,两位风月佳人中的一个却是咬着嘴唇上前一步,紧声道:“同知大人!奴家如诗有话要说!”

    这位姑娘在楼上也听了许久,自然知道了事情,她是个聪明的姑娘,知道这位同知大人是让自己去作证的!她心里清楚,一旦她参与进去了,必定会承受胡中宗他们的怒火!

    张知节转头来,看着这位一脸决绝的如诗姑娘,笑道:“说吧!”

    如诗一副豁出去的样子,说道:“大人是要奴家二人作证吧?奴家二人不过是青楼里的苦命人,大人身份显贵,别人奈何不得,奴家二人怕是事后会生不如死,与其这样,还不如大人一刀杀了我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