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93章 证据

    堂堂御史府第,竟然被人骂上门来,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管事匆匆去报信,路上遇到了胡府的大少爷!

    胡大少爷听了管事气喘吁吁的一番禀报,真是气的鼻子都歪了,竟然有人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胡大少爷大吼一声,叫人,抄家伙!胡大少爷很快就聚起了十几个家丁,拿着棍棒气势汹汹的去了。

    嘭的一声,大门打开了,胡大少爷歪着鼻子看着正喊的起劲儿的人!听了几句之后,真是气的鲜血上涌,还看花柳,花柳你大爷!

    听着周围人群的哄笑声,心里更是愤怒,这堂堂御史门第,怕是要成为人们口中的笑话了!

    胡大少爷大手一挥,吼道:“给我打!”吼完当先提起木棍冲了出去!

    张知节看着胡大少爷领着家丁,提着棍棒出来,就笑了。这是要打起来了啊!

    张知节朝宋存使了个眼色,宋存一挥手,开始带着锦衣卫拨开人群,往前走去。

    宋存看着混乱不堪的场面,大吼一声:“锦衣卫在此,尔等还不速速住手!”

    锦衣卫的人如虎似狼的上去将众人分开,少不得趁着机会对着胡府的人一顿拳打脚踢。

    连胡大少爷都挨了两脚,胡大少爷气的大叫道:“我是御史之子,你们胆敢对我不敬!我要你们好看!”

    宋存上去一个窝心踹,斥道:“当街斗殴,你还有理了!”

    那赌徒按照剧本,赶紧上前来叫屈道:“这位大人给评评理,我们在这里多说了两句,这府里的人竟然出来,对着我们劈头盖脸一顿打!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宋存笑道:“既然如此,那本官就将你们送到顺天府吧!相信顺天府府尹大人,会给你们一个公道!”

    胡大少爷也看出来了,着些锦衣卫竟然偏向那些人,此时听到对方要把他们送去顺天府,顿时不怕了,这顺天府府尹和他老爹交情不错,想来肯定会偏向自己!

    宋存当即押着他们去往顺天府,围观的人群在后面呼啦啦的跟着。

    如今的顺天府府尹是周维,顺天府的衙役看到这么大一群人浩浩荡荡朝着顺天府来了,吓了一跳,好久没有过这么大的场面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衙役赶紧进去禀报府尹大人,宋存已经押着人来了。张知节这才下了马车,带着他们进了大堂。

    周维听了下面衙役的禀报,匆匆来到了大堂,就看到了一身飞鱼服的张知节领着一众锦衣卫鱼贯而入,后面还押着好多人。

    张知节抱了抱拳道:“锦衣卫指挥同知张知节,见过周大人了!”

    锦衣卫指挥同知是从三品官,顺天府府尹是正三品官。论官位周维高张知节一阶,不过周维也不托大,起身回了一礼道:“张大人客气了,今天这是……”

    张知节笑道:“是这么回事,今天本官在路上偶然遇到了,一群人在街上械斗。本官自然不好不管,这不,就将他们拿下来,押送到顺天府来了!”

    周维虽然心里觉得奇怪,不过这确实是顺天府的管辖范围,遂点头笑道:“原来是这样,来人,给张大人搬张椅子!”

    张知节笑着点了点头,坐了下来。周围一拍惊堂木,沉声道:“你们是何人,为何当街斗殴?!”

    胡大少爷当下抱拳道:“大人,小侄是胡云,家父胡中宗。”

    周维听了一愣,原来是胡御史的儿子,这下心里有谱了。

    周维当下问道:“胡云,你且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张知节看到周维的态度,笑了笑,没说话,一副看戏的样子。

    胡云听了府尹大人的话,知道府尹大人是站在自己这边了。胡云心里得意,面露不屑之色指着赌徒们,恨声道:“府尹大人,他们这些人竟然敢聚众在我们府门前,大肆辱骂家父!是可忍孰不可忍!小侄这才忍不住出手教训他们!”

    周维听了,一拍惊堂木,喝道:“大胆狂徒,竟敢辱骂朝廷命官!”

    张知节扑哧一笑,低声道:“真是脑袋被驴踢了,无缘无故竟然辱骂朝廷命官!”

    周维听了脸色一红,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太大意了!周维还以为张知节是真的路过,顺手抓了他们送到了顺天府。

    现在听到张知节的一阵讽刺的笑语,终于意识到,事情可能没有那么简单!

    周维目光看向大堂内的胡云,猛然想起来了,胡中宗,张知节!

    胡中宗最近不是组织人弹劾张知节了吗?张知节被弹劾的灰头土脸,现在张知节押着胡中宗的儿子来到了顺天府,这里面肯定有名堂啊!

    周维想完后,瞬间打起精神来了,可不能阴沟里翻船,自己可得小心些,这顺天府府尹可是天底下最难做的官了!

    周维咳了一声之后,问道:“你们为什么要辱骂朝廷命官?”

    带头的赌徒李庆跪下道:“回大人,草民并没有辱骂朝廷命官,草民只是说了说胡御史逛青楼的事情而已,胡御史既然做得,难倒别人还说不得吗?”

    张知节听了笑着点头道:“不错,君子坦荡荡,既然做了,别人自然就能说!”

    假如张知节张知节不在这里,这件事情自然好办,把这些刁民打一顿板子,维护一下胡中宗御史的面子,这事自然简简单单就过去了!

    但是没有假如,张知节在这里看着,周维就不能这么做。周维一拍惊堂木,沉声问道:“你们可是亲眼目睹过?若只是道听途说,那就是诽谤朝廷命官!”

    胡大少爷草包一个,此时还摸不清情况,心里纳闷府尹大人这么麻烦干什么!直接打一顿板子,关进大牢就是了!

    胡大少爷叫嚣道:“你们说目睹过就目睹过吗?你们的话能做证据吗?你们就是扯慌!”

    胡大少爷一拱手到:“府尹大人,他们完全就是诽谤家父!他们根本就没有证据!像这种刁民就应该关进大牢好好教训一下他们!”

    周维听了胡云的话,怔了一下,证据?他们有证据吗?周维侧身看了一眼张知节,却发现张知节脸上露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