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95章 都察院前

    李庆他们一路敲锣打鼓,走街串巷声音传遍大街小巷。一路上受到好多围观群众追捧,京里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很多不明真相的人听了知道真相的人解说,都知道了,原来这些人是与都察院御史胡中宗怼上了!他们都来了兴趣,都跟着看一看。

    身在都察院的胡中宗,一早就听到了家里的报信!听完家里人的禀报,只觉得鲜血上涌,大脑一阵阵发晕!

    昨日还兴高采烈的,没想到今天就受到了沉重的反击!胡中宗还以为张知节现在已经疲于应付,正在满京城弹压流言蜚语呢!

    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报复了,当了半辈子官,见过无数被弹劾的情况,还是第一次见有这么玩的!

    虽然胡中宗做过自己名满京城的美梦,现在美梦就要实现了,胡中宗却有种想死的感觉!我要的不是这种名声!

    太不按常理出牌了,怎么能这样!胡中宗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一定要想出解决的办法,难道要向他俯首认输吗?正在苦思冥想该怎么做的时候,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喧哗!

    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好多御史都被惊动了,非常好奇,听起来外面好大的动静!难道京城又发生了自己不知道的重大新闻?

    大家纷纷走出衙门,看看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见密密麻麻的人流朝这边涌来,开头的十几个人,身上还有伤,敲着锣打着鼓。

    御史们都十分新奇,这是闹哪出啊?在京城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人群走近了,锣鼓齐响了一下,停了了下来。然后响起来一阵嘹亮的嗓音:

    “胡御史,上朝堂,净瞎忙,下完衙,逛青楼,从来不问民间事,只顾楼里找姑娘,一年寒暑从不缺,玩完这家玩那家,可怜堂堂御史官,医馆药房看花柳。”

    众人听了一阵瞠目结舌,胡御史?这是说的胡中宗吗?肯定是了,胡中宗这是得罪了谁啊?这玩的也太狠了吧!

    这敲锣打鼓走街串巷的一阵吆喝,胡中宗那不是在京里声名远扬了吗?这下可有乐子看了!

    胡中宗听到外面的动静也出来了,他心里有一种非常不妙的感觉。看到乌泱泱的人群过来,听到一阵阵的锣鼓声,他就已经把这个和家丁来禀报的事情对起来了!

    这真是锣鼓喧天的满京城里转悠啊,连都察院衙门都不放过啊!听到那嘹亮的声音响起来,胡中宗感到眼前一阵阵发黑。

    众人听了之后,都在寻找胡中宗,很快躲在众人身后的胡中宗就如同黑夜里的萤火虫,汇集了大家异样的目光!

    大家略带怜悯之色的看着胡中宗,胡中宗被大家看的脸色发紫,终于受不住了,仰天吐了一口鲜血,身体向后倒去。

    众人幸灾乐祸的过去扶着他,叫道:“胡御史,胡御史,你怎么了?快醒醒!”

    就在众人手忙脚乱的时候,浩荡的人群终于过去了,锦衣卫护着张知节的马车慢慢的吊在后面。张知节见要经过都察院衙门了,饶有兴趣的挑起帘子向外看去!

    正好看到胡中宗吐血倒地的一幕,胡中宗倒地前还远远地向这边瞥了一眼,张知节坐在马车里笑吟吟的看着这一幕!

    围观的御史也注意到了跟在人群后面的锦衣卫一行。看着被锦衣卫围起来的马车里满脸笑意的年轻人,那不是锦衣卫指挥同知张知节吗?

    众位御史们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胡中宗不是联合了一批人一起上书弹劾张知节了吗!他们身为胡中宗的同僚,更清楚此事!

    原来这就是张知节的反击,只是没想到会如此的不走寻常路!如此的阴损!没有参与得人幸灾乐祸,参与的人心里有些忐忑,心道自己可不想和胡中宗一样,以这么一个方式名扬京城!

    正在这时,李蕙从都察院衙门里走了出来,冷冷的扫了一眼御史们,喝道:“还不回衙做事!”

    又看了一眼不知是真晕还是假晕的胡中宗,吩咐几个小吏道:“把胡御史送回家去!”

    这才带着随从快步上前截住了张知节的马车。这可是当朝二品大员,周兴赶紧跳下马车,掀起帘子来,张知节下了马车,笑吟吟行了一礼道:“下官见过李大人!”

    李蕙冷冷的注视着张知节,道:“同知大人,适可而止吧!这个样子,京城百官颜面何在!朝廷威仪何在!”

    张知节看了一眼渐渐走远了的人群,呵呵笑道:“不知道李大人在说什么!如果没什么事,下官就先去忙了。”

    再这样下去都察院就成了京城的笑柄了,李蕙喝道:“张知节你不要揣着明白当糊涂!你这样做,朝廷的威仪何在,就是皇上知道了也不饶你!”

    张知节看着声色严厉的李蕙,当即冷笑道:“真是不知所谓!劳资什么都没做,被人无辜泼了一身脏水,劳资说什么了?他胡中宗可没被冤枉,既然自己做了,还怕别人说不成?那我这什么都没做还被泼一身脏水的,又怎么说?”

    李蕙被张知节的话堵的脸色青一阵紫一阵,冷笑道:“既然你如此不识大体,那就休怪我到皇上那里去告你一状了!”

    张知节也是被这个李蕙气坏了,上次好心好意提醒你,你竟然还不领情,还纵容属下弄些子虚乌有的污蔑于我!劳资鸟你呢!

    张知节一摊手,笑道:“悉听尊便,想去就去喽!我又不拦着你!”

    张知节这无所谓的话,更是将李蕙气的胡子一撅一撅的,眼看就要背过气去!

    张知节也不理他了,转身上了马车,吩咐道:“走吧,还有事情要做呢!”

    宋存他们护送着马车绕过李蕙,继续追着李庆他们去了!

    李蕙看着张知节的马车远去了,重重的一甩袖子。此子真是太目中无人了,太嚣张跋扈了!我堂堂都察院左都御史,朝廷二品大员,文官大佬,竟然被一个小子给拒绝了!

    老夫定不与你干休!老夫这就入宫找皇上狠狠地告你一状!老夫就不信了,皇上还能不顾朝廷威仪,任由你在京里如此胡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