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96章 枕头风

    皇后娘娘美目一瞪,薄怒道:“什么?!冤枉的!”皇后娘娘心疼起来了,平常娘家人真的犯了事,被御史弹劾,皇后都要找皇上理论,要把弹劾的人抓进大牢,更别说自己的侄子被人冤枉了!

    知节刚刚定下亲事就被人弹劾,污蔑的如此不堪,这还了得,岂不是成了京里的笑柄,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皇后娘娘越想越气,我们不去欺负别人也就罢了,还让人给欺负到头上了!

    皇后娘娘气势汹汹的带着太监宫女直奔乾清宫。乾清宫里的太监见到盛气而来的皇后娘娘,顿时如同见了猫的老鼠,大气不敢出一声。

    一个机灵小太监一溜烟进去报信去了!弘治皇帝正在批阅奏章,小太监滋溜一下进来了,跪下急道:“皇上,皇后娘娘来了?!”

    弘治皇帝闻言,有些纳闷,皇后来了就来了呗!你看你们这就跟见了老虎一样!皇上不悦道:“皇后来就来呗,你们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小太监喘一口道:“皇上,娘娘,气势汹汹啊!”

    嘎?皇帝放下奏章,以手抚额,这是又怎么了?

    小太监刚说完皇后娘娘已经一马当先的进了大殿。小太监见状吓得一溜烟闪到一边去了。

    皇后娘娘见了皇上,手里攥着手帕,掩嘴带着哭音道:“皇上!”

    看着皇后一言不合就要哭的样子,皇上心里叹道,又来了,又来了!皇后这一招对朕真是,真是屡试不爽!

    弘治皇帝赶紧起身向皇后走去,宽慰道:“怎么了?谁又惹朕的皇后了?”

    皇后被皇上一安慰,反而落下泪来了,哭道:“臣妾这个皇后做的真是太委屈了,连累娘家人,天天被御史盯着!可见臣妾这个皇后做的真是太无德了!”

    弘治皇帝连忙哄道:“怎么会呢!朕可只有你一个。你自然是天底下最好的!是不是因为知节的事啊?”

    皇后抹泪道:“我这个侄儿也是个老实的,被这么多御史弹劾,估计都吓傻了,也不知道找我!要不是臣妾听人说起来,还不知道呢!可怜他刚刚定下亲事,就出了这档子事,估计还不知道被人怎么笑话呢!”

    皇上心道,哪个官员没被人弹劾过,嘴里解释道:“那些折子朕已经留中了,过些日子自然就过去了!”

    皇后听了却不满意,美女一瞪,嗔道:“皇上,您告诉臣妾,御史弹劾知节的事是不是真的?”

    皇上有些为难道:“啊!这个,御史嘛,风言奏事,有时候难免也有不实之处!这个也是常有的事!”

    皇后一听顿时不乐意了,没理还要争三分理呢,更何况自己侄子还是被冤枉的!

    皇后哭道:“皇上,这是冤枉,是构陷!臣妾真是太委屈了,自己娘家人被冤枉了,还无处说理去!”

    皇上最看不得皇后哭了,真是命里的克星啊,无奈道:“好的,好的,朕会处理的!”

    皇后娘娘听了皇上的保证,这才擦擦眼泪。弘治皇帝看着皇后梨花带雨的样子,一时之间有些心猿意马。握着皇后的小手,低声笑道:“来,随朕到后殿坐坐!”

    皇后觉察到皇上异样得目光,心里了然,去后殿坐坐,是去龙床上坐坐吧?皇后脸色微红,虽是老夫老妻了,可是这大白天的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皇上自大病初愈,一直将样了好一阵子,此时有一种先别胜新婚的感觉。皇上看着皇后羞红的脸,白天更是别有一番滋味!皇上急不可耐的拉着羞答答的皇后去了后殿!

    李蕙一路气呼呼的来到了乾清宫,见到王岳正在殿外,不由有些疑惑,这老阉货怎么不在皇上跟前守着!

    不过这正好方便了自己,李蕙拱了拱手,笑道:“王公公,皇上在吗?本官有事想要禀告皇上!麻烦王公公通传一下!”

    王岳咧嘴笑道:“李大人啊,皇上还有事情,李大人若是事情不急的话,不如就先回去吧!”

    李蕙本来就心情不好,此时听了这话更是不悦,你这个老阉货向来不离皇上半步,你既然守在这里,那皇上一定就在里面!

    李蕙有些不悦道:“王公公,本官有急事要禀告皇上!”

    王岳心里不屑,你知道皇上在忙什么吗?你就说有天大的事,也得等!皇上就在兴头上,谁敢进去打搅!

    王岳见李蕙面色不善,皮笑肉不笑道:“原来李大人有急事啊!那就暂且在这等一等吧!”

    李蕙听了被噎了一下,不过也不敢闯进去,只好在外面等着。心里纳闷,皇上有事,能有什么事?难道是在召见哪个大臣?

    直到一个小太监出来在王岳耳边低声说了几句,王岳这才转身去了后殿。

    皇后娘娘正红着脸在一边梳洗,皇上正在被宫女伺候着整理龙袍。王岳见皇上龙颜愉悦,这才上前禀报了李蕙的事!

    皇上一想,李蕙来了,正好把答应了皇后的事情办了!

    李蕙气急败坏得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然后痛心疾首道:“皇上,张知节如此胡闹,京城百姓争相围观,这朝廷颜面何存啊?京城百官的颜面何存啊?”

    李蕙接着怒道:“可恨的是,老臣好心劝说与他,他竟然毫不搭理,一意孤行!臣思来想去只能来请皇上制止他了!”

    皇上听了李蕙的禀报,心道这小子还真能折腾!这么损的法子都想的出来,这胡中宗可是名满京城了!

    不过确实有损朝廷颜面,皇上想了想道:“行了,朕会说说他的!不过这胡中宗经此一事,也不适合在京里为官了!”

    李蕙心里一惊,不过转念一想也是,胡中宗自己怕是也在京里待不住了!笑着回道:“皇上英明,不如将胡中宗外放吧!”

    皇上一听,想了想,觉得外放不妥,皇上听了说不定会不依不饶,到时候还会跟朕闹别扭。

    皇上皱眉道:“就不必在放了,你去看看他,让他自己递个折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