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99章 受惊的胡少爷

    驿丞心里不屑,你一个已经辞官的御史,若是没有贵人的时候,最好的院落给你也就给你了!

    但是现在不是又来了贵人了吗,那不就轮不着你了吗?你难道还要和人家争吗?那不是自取其辱吗?识相的赶紧让出来不就行了!

    这个辞官的御史不是别人,正是胡中宗,真是常言说的好,不是冤家不聚头!胡家人也听到外面车辚辚马萧萧的样子,只是被驿丞狗眼看人低的样子气到了!

    胡云打小受到他娘的溺爱,没受过什么委屈,唯一的一次还是被张知节教训的,此时哪里受的了这种闲气!

    听了驿丞的话,在一边叫嚷道:“休要狗眼看人低,若是我爹还没辞官的时候,一个折子递上去,你就得从这个驿站里滚蛋!我们就是不搬,你能奈我们何!“

    胡中宗也是脸色铁青的站在一边,恶狠狠地看着驿丞。本来胡中宗就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从要平步青云的美梦到被逼着上折子辞官,只有几天的时间。简直就是一夜之间从天堂到地狱的感觉,胡中宗差点疯了!

    没想到在归乡的途中,在这个小小的驿站里,又受到了如此的屈辱,若搁在以前,可能心态还没有这么失衡,偏偏现在是心里最敏感的时候。

    胡云也是,一夜之间从京里官二代落到什么都不是,想想京里的繁华生活,再想想老家的穷乡僻壤,落差实在太大!吃惯了大鱼大肉,谁还愿意去吃煎饼卷咸菜!

    驿丞心里冷笑,要是没辞官的时候,可惜世上没有要是!常言道,没毛的凤凰不如鸡,更何况有毛的时候也不是凤凰!

    心里虽然这样想着,驿丞还是陪着笑脸道:“哎呀,大人,还请体谅一下我们,我们也很难做啊!来的贵人实在得罪不起啊!“

    胡中宗刚要发火,从屋里走出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面无表情道:“好了,爹您也少说两句吧!出门在外也没那么多讲究!“

    小姐又对驿丞道:“麻烦给找个别的院落吧,不必太好了,免得再来个别的贵人,搬来搬去的麻烦!“

    驿丞不理会小姐的讽刺,陪笑道:“好咧,您放心吧,断不会有下次了!“

    驿丞叫上驿卒一起帮忙,很快就把东西搬完了,这才屁颠屁颠的出去见外面的贵人去了。

    张知节已经下了马车,在外面透气,驿丞一溜烟出来,点头哈腰道:“大人,已经给您腾出来了!请您进去吧!“

    张知节笑道:“我正要嘱咐你呢,出门在外,也没那么多讲究,若是有人住了,就算了,给我们另寻个住处就行!“

    驿丞这才看到在一边遛弯的张知节,这一身气派,一看就是了不得的贵人,顿时明白这个就是马车里的正主了。只是有点疑惑,怎么看起来年纪不大啊!

    不过这数百名杀气腾腾的缇骑却做不了假,驿丞点头哈腰道:“小的见过大人,大人真是心慈行善,只是院落已经腾出来了,他们听说要腾给贵人,高兴的很呢,说是沾了大人的贵气!只是不知道大人是?“

    宋存在一边笑道:“我们大人贵为锦衣卫都指挥同知,奉旨出京公干!既然收拾出来了,就带我们去吧!“

    驿丞听了倒吸一口凉气,这么年轻的实职三品官啊,那家里得是什么背景啊!

    多亏自己机灵,一开始就打定主意将那家劳什子辞官御史撵了出去,要不然这位大人要是不满意,那还不一指头捏死自己!

    驿丞赶紧带着瑞根和周兴他们去收拾屋子,看着瑞根他们从马车上取下来的一件一件的豪华家伙事,不由啧啧称叹,真不愧是京里的顶尖贵人,连带着的马桶都是鎏金的!

    外面一阵忙活,关起门来重新收拾东西的胡家心里也不平静,胡云更是站在门后面,透过门缝向外瞧。看着外面一趟一趟的搬着东西布置屋子,心里越看越是心惊,真是好大的排场。

    他可不是驿丞那样的乡下土包子,毕竟是在京城里见过大世面的,一眼就认出来了,好多都是宫里的贡品,就算不是也是最顶尖的。心里惊叹这才是真生的奢华生活,连出个门都这样讲究,那在家里得什么样子。

    这会儿胡云心里不抱怨了,心里反而有些庆幸,多亏听了姐姐的劝告,搬了过来,要不然还真是惹不起人家,更别说现在父亲都已经被逼着辞官了!

    胡云心里更是好奇了,这位贵人到底是谁呢?他一定要在这里等着看一看!

    张知节在马车里休息了一下午已经不困了,见瑞根他们正忙着装扮屋子,也不急着进去,就和宋存一起安顿带来的锦衣卫缇骑。

    他们跟着张知节跑了一天了,张知节看着驿卒们将他们,安排好,把马匹也安排好,喂上草料。

    张知节又吩咐驿卒备好水和饭菜,这才准备回去,张知节亲自来吩咐这些,倒把跟来的锦衣卫缇骑好生感动了一番,觉得张知节真是一个优待属下的好官!

    张知节忙完了,转回来,这才踱向自己的院子。胡云在门那边的正等的不耐烦了,这才一打眼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

    胡云最近这几日真是做梦都忘不了这个人影,特别是在顺天府大堂上那惹人讨厌的淡笑,和对自己的不屑一顾!

    胡云眼睛一下子就红了,他已经知道了这个人影是谁了,知道了就是这个人害得自己家这个样子!

    真是新仇旧恨一起来!不过又能怎么样呢?自己父亲还没辞官的时候都奈何不了人家,人家奉旨出京,好不威风,自己家呢,被扫出京城,好不萧瑟!

    胡云虽然心里充满了愤怒,但是最终只能垂头丧气的回去了!自己家这个样子还是别去惹人家的好了,再惹得话还不知道会被整成什么样子!

    胡云旋即想到一个问题,他会不会知道自己家在这个驿站里,如果他知道了的话,会不会不依不饶的!这可该怎么办?胡云头一次在心里埋怨自己的父亲,惹了不该惹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