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00章 往事如烟

    张知节不知道另一道门的后面,有人在窥探自己,更不会想到这个驿站里会碰到同样出京的熟人。

    当然这个熟人可不是一般的熟人,是有怨无恩的熟人。

    瑞根他们已经将屋子收拾好了,张知节进去看了看,发现娟儿她们真是能干,准备的很充足。虽是比不上家里,但也勉强能入眼了!

    驿丞见张知节点头表示满意,老脸笑的跟朵花似的,殷勤笑道:“大人,这驿站简陋,没什么美食,不过小的们倒是打了点野味。一会儿做给大人尝尝,希望大人不要介意驿站的简陋。”

    既然出了门,张知节也有心里准备了,听说能有野味吃也不错了,张知节点头笑道:“你们有心了,对面谁住着?”

    驿丞不屑的笑道:“一个什么辞官的御史,归乡路过这里,都已经辞官了还跋扈的很,挑这挑那的十分不好伺候!”

    不会这么巧吧?可是最近好像也没有别的辞官的御史。张知节眉毛一挑,饶有兴味道:“辞官的御史?可是姓胡?”

    驿丞听了张知节的话心里一惊,难不成还是这位大人的熟人?那可麻烦了,要是告自己一状的话,自己可得吃不了兜着走!

    驿丞也不敢撒谎,赔笑道:“听说是姓胡,原来还是大人旧识啊?小的这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了!”

    张知节怔了下,他只是随便一问,没想到竟然真的是胡中宗!这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不过张知节转念一想,算了吧,都已经被逼得辞官归乡了!

    张知节摇头笑道:“不过是有过一面之缘!你去忙吧!”

    胡云见到来人是张知节之后,失魂落魄的回去了,越想越觉得不妥。可是他爹正处在气头上,他又不敢和他爹说。他娘是个绵软性子,不怎么管事,只有他妹妹,是个极厉害的。

    胡云最终忍不住找到她妹妹,将自己刚才看到的和担心的,细细的说了一遍。胡家小姐也是十分无语,真是点背了喝凉水都塞牙缝。

    胡家小姐斟酌了一番,冤家宜解不宜结,还是开门见山去见一见吧。

    胡家小姐莲步轻移出了院子,看着对面的院子却有些踌躇。转头一看,却发现有一个年轻人信步在那边树下散步。

    胡家小姐轻轻走了过去,张知节听到后面传来的声音,回过头来,发现一个大家小姐正向自己走开。

    张知节不解的站住了,胡家小姐这时候反而放开了,见到张知节俊秀飘逸,不像嚣张跋扈之人,落落大方的走了过来。

    胡家小姐福了福道:“可是同知张大人?”

    张知节纳闷,难道有人来向我申冤,和煦笑道:“正是本官,不知姑娘是何人?”

    胡家小姐笑道:“我姓胡!”张知节惊异的看着胡家小姐。

    胡家小姐笑道:“我也知道大人和家父的误会,如今家父黯然辞官,往事种种,如过眼云烟,没想到却在这驿站里相逢!”

    张知节明白了,胡家小姐这是想把此事说开了,胡中宗已经辞官了,若自己还追着不放的话,还真够他们喝一壶的。

    张知节真有些佩服,一大家子,却是一个姑娘站了出来,笑问道:“你不怨我?”

    胡家小姐笑道:“官场上起起落落乃是常事,况且,家父太过火热衷名利了,能这样安然归乡,我是十分乐见其成的,虽然这么说有些不孝,不过还得感谢同知大人!”

    张知节听了点头笑道:“好,既然是过眼云烟,那就让它随风吹散吧!”

    张知节笑问道:“你们要去哪里?”

    胡家小姐闻言,苦笑道:“兖州!”

    张知节听了一愣,兖州?这真是太巧了!鲁王府就在兖州!

    张知节笑道:“真巧啊,本官也是去兖州!”

    胡家小姐心道,我自然知道你是去兖州的,我就是知道,我才怕到时候又有什么事端。

    胡家小姐见事情办完了,自己一个云英未嫁的姑娘家,也不好陪着张知节多待,笑着福了福道:“是很巧,那我就不打扰同知大人欣赏月色了!”

    张知节看着胡家小姐远去的背影,心里感叹,没想到胡中宗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出色的女儿,只是可惜了,在这个时代,不如男儿身!

    胡家小姐回去的时候,胡中宗脸色不好的现在院子里,胡云跟个小猫一样站在一边。

    胡中宗背着手问道:“你去哪了?”

    胡家小姐回道:“冤家宜解不宜结,我看到他在那边,就过去说了两句话!”

    胡中宗虽然抹不开脸,但是也知道自己家的处境,沉默了一会,问道:“他怎么说?”

    胡家小姐回道:“往事如烟,就让它随风而去吧!”

    胡中宗哼了一声,转身进了屋子。胡云挪过来小声道:“妹妹,他的意思是不追究了吗?”

    胡家小姐看着不学无术的哥哥,头疼道:“是的,应该是没事了,别再去招惹他的话。对了,明天咱们晚点走!”

    胡云一想,明白过来了,还是妹妹聪明啊,晚点走就可以避开他了,省得还是跟他一个驿站落脚。

    张知节脱了衣服坐在澡盆里,真是舒服啊,赶了一天的路,泡一泡,真是享受啊!

    这时候,瑞根蹑手蹑脚进来了,二话不说挽起袖子就要下手。

    张知节吃了一惊:“你进来干什么?”瑞根摸了摸头道:“娟儿姐交代了,说二爷从没自己动手洗过澡,要小的给二爷洗澡呢!”

    张知节恶寒了一下,喝道:“滚,赶紧滚,谁用得着你给洗了!”

    瑞根被吓了一跳,屁滚尿流的跑了出来,周兴在外面忍不住笑!

    瑞根郁闷道:“你笑什么?”周兴笑道:“我笑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长的这熊样!二爷还用的着你,也不怕二爷吐了,哈哈哈!”

    早晨起来的张知节看着对面的院落毫无动静,就明白过来了,对方是等自己先走,对方打算走的慢一些,省的再碰面。

    张知节也不在乎这些,用了早饭就带着整装待发的队伍上路了。一直等张知节他们走了好一会儿了,胡家这才开始收拾东西准备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