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05章 你凭什么这么嚣张

    朱健权心里愤恨,忍不住就往里闯,一个太监突然间冒了出来,拦住了朱健权的路。

    朱健权认出是大伯跟前的太监常顺,怒道:“你让开!我要进去!”

    常顺笑道:“殿下正在里面宴客,世子爷还是不要打搅的好,有什么事,可以明天再说!”

    朱健权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常顺,一点也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心里更是愤怒,不过他也知道,有常顺挡在这里,他是进不去的!

    朱健权冷笑一声,你以为你躲在里面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吗?你还能躲在里面一辈子?

    朱健权突然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冷哼一声,一甩袖子,转身带着人走了!

    张知节从从大殿出来的时候夜色已经深了,朱当漎笑道:“已经为同知大人准备好了最好的客房,让常顺送大人过去,有什么不满意的,尽可以吩咐常顺。”

    张知节笑着道了谢,跟着常顺来到了寝殿,常顺笑道:“这就是大人的寝殿了,奴婢留着小太监在这里伺候着,大人有什么需求尽管吩咐他。”

    然后似笑非笑道:“奴婢就不随大人进去了,大人一夜好梦!”

    张知节推开殿门,发现大殿里灯火辉煌,奢华无比。然而这都无法吸引人的眼神,吸引人的眼神的是,跪在紫檀大床两边的两个绝色佳人。

    一个性感魅惑,正是天魔舞里最性感迷人的那一个,另一个端庄神圣,正是圣女舞里最端庄秀丽的一个。

    一个风骚美艳,一个端庄秀丽,两种风情相互冲突下,最能勾引起男人心里最深处的欲望。

    两位佳人见到张知节进来,跪着俯身,恭声道:“恭迎大人!”

    张知节长吸一口气,好一个勾人的画面,深深的后悔没有带着娟儿来!

    就在张知节暗咽口水,下定决心拒绝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鼓掌的声音。

    朱健权带着十几个侍从来到了大殿门口,笑着道:“你能躲到哪里去?啊呀,你那几百骑兵呢?不是很厉害吗?哈哈,现在身边没人了吧?”

    张知节看着朱健权,摇摇头,这小子真是没救了,怎么就看不出个深浅来呢?

    朱健权看了看跪在那里的两个绝色舞女,妒忌道:“真是岂有此理,这些舞女爷我都碰过,凭什么让你碰!不如今夜爷替你好好享受享受,一会儿我会把你绑在柱子上,让你饱一饱眼福的!”

    张知节摇头叹道:“你没有打听打听我是谁吗?”

    朱健权听了差点鼻子都气歪了,哈哈笑道:“你是谁?你不就是一个什么指挥同知吗?一个小小的从三品官而已!我很好奇,你凭什么这么嚣张?”

    张知节笑道:“我不觉得我很嚣张啊!反而,我很好奇,你又是凭什么这么嚣张?”

    朱健权仿佛听到了天下最大的笑话,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哈哈,真是笑死我了!我凭什么?就凭我身上流着太祖皇帝的血!就凭我爹是王爷!我将来也是王爷!王爷!你懂吗!哈哈哈!”

    看着朱健权那得意的样子,张知节觉得也是没谁了!张知节指着外面笑道:“好了,你现在可以滚回去继续做你的美梦去吧!趁着你现在还是东瓯王世子!”

    朱健权看着张知节,冷笑道:“你是傻子吗?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敢这么对我说话?对一个未来的王爷这么说话?”

    张知节不耐烦的摆手道:“你想多了,你以后不会是王爷的!”

    朱健权装作很害怕的样子,笑道:“你说我不是王爷,我就不是王爷吗?你当你是谁啊?”

    张知节冷笑道:“我要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的话,你觉得这两个舞女凭什么会在这里跪着!”

    朱健权看着张知节冷笑的样子,有些不信,你一个小小的从三品官,还能左右我将来我继承王爵?

    可是看着张知节又不像是撒谎的样子,朱健权看了看乖乖跪在那里的舞女,心里将信将疑。

    张知节想赶紧把他打发走,不愿在和他在这里纠缠了,实在是没意思!

    上前一步,张知节笑道:“我把你绑起来,结果怎么样?我还是座上客,享受你享受不到的待遇,这你都不明白?不得不说,脑子是个好东西,真希望你也有!”

    正说着,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原来守在殿外的小太监,见到事情不妙,早就飞奔着回去禀报常顺去了。

    最终惊动了已经安歇的朱当漎,朱当漎生怕朱健权这个白痴闯祸,把自己的辛苦全部白费了,不得不起身亲自来了。

    朱当漎身体不好,这一路急匆匆赶来,面色苍白,沉着脸进了殿门。看到张知节还安然无恙,心里松了一口气,还好,还来的及挽回。

    朱当漎二话不说,走到朱健权面前,扬起手来,就重重的扇了一耳光!“孽障!就知道胡闹!”

    朱健权直接被朱当漎这一耳光打懵了,从小到大他还从来没有挨过打,也没有见到他大伯如此生气过!

    打完朱健权后,朱当漎这才转过身来,笑道:“打扰同知大人了,他被家里宠坏了,本性倒不坏。同知大人早些安寝吧!”

    朱当漎带着朱健权走了,大殿终于安静了下来!

    朱健权梗着一张委屈愤怒的脸跟在朱当漎后面。离得大殿远了,朱当漎这才停下来,看着朱健权叹息到:“健权,不要再招惹他了!他不是再危言耸听,他要是回京说上几句,你的东瓯王世子之位,真不见的能保得住!回去好好想想!”

    朱健权听了朱当漎的话,瞪大了双眼,长大了嘴巴,再也顾不得脸上火辣辣的疼了!

    他被这句话吓懵了,比刚才被打了一巴掌还要懵!没想到他竟然真的这么厉害,真的能夺去自己的东瓯王世子之位!

    这真是太可怕了!他朱健权凭什么在兖州府这么跋扈,就是因为他是东瓯王世子啊!

    如果自己做不成东瓯王世子了,那自己什么都不是!这一刻,朱健权真正得感觉到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