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17章 原来郡主有仪宾

    鲁王没有大碍,只是长时间的饥饿和折磨使得他身体很虚弱!回到了鲁王府的鲁王,在知道了事情始末之后,对张知节非常感激。

    鲁王命令自己儿子们全部上阵,今晚一定要好好宴请一下张知节!不知道听了朱当漎多少句感谢的话了,张知节喝的脑袋嗡嗡作响!

    张知节被送回来的时候,已经有些断片了!看到一个倩影在拧干手帕给自己擦脸,张知节心道,这朱当漎怎么还来这一套!

    香气袭来,感受着自己的脸被温柔的擦拭了一遍,张知节舒服的呼了一口酒气,莫名的怀念起娟儿来了!

    脑子有些糊涂的张知节使劲的眨眨眼,看着眼前的倩影!不是娟儿!对哦,自己现在在鲁王府,娟儿怎么可能在这里!

    咦?这个鲁王府的侍女有点意思,竟然和清宁郡主长的挺像!张知节咧嘴傻笑道:“你叫什么名字?你怎么和你们郡主长的这么像啊?”

    清宁郡主听了哭笑不得,自己的大哥们这是把他灌成什么样了,连自己都认不出来了!

    清宁郡主端起来一碗醒酒汤,递给张知节嗔道:“赶紧喝了,连我是谁都认不出来了!”

    张知节这才揉揉眼睛,惊道:“吆,真是郡主啊!”张知节将醒酒汤接过来,一口气喝干了!

    认出了眼前的倩影是清宁郡主,张知节清醒了一些,苦笑道:“喝多了!劳驾郡主了!让个侍女来就行了!”

    清宁郡主抿了抿嘴唇,道:“闲着也是闲着,过来看看你,还没好好谢谢你呢!”

    张知节看着眼前明眸皓齿的清宁郡主,有些口干舌燥,酒是色之媒,孤男寡女,张知节怕自己禽兽了。

    张知节咳了一声道:“去殿外醒醒酒!”说完站起来,摇摇晃晃的向外走,清宁郡主赶紧过来扶着!

    张知节摇摇晃晃的,难免碰到清宁郡主的柔软之处。张知节是心里一荡,这可是郡主啊,身份尊贵国色天香的郡主啊!

    清宁郡主感受到自己的那里受到的触碰,一时之间心里小鹿乱撞,十几年了,从未和一个男子有过这么近距离的接触!

    浓浓的男性气息使得清宁郡主身子有些发软,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今晚为什么会来,可是就是鬼使神差的来了。

    张知节出了殿门,就要坐下来,清宁郡主赶紧用手绢给张知节铺了一下。张知节一屁股坐了下来。

    清宁郡主给自己铺了一下,这才红着脸,优雅的坐了下来!月色很好,不过气氛却有些暧昧,张知节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紧紧挨着自己坐的可是郡主啊,身份尊贵,要是自己一时把持不住,鲁王爷说不定会把自己阉了留下来当太监!

    清宁郡主心里小鹿乱撞,红着脸更是不知该说什么!也许她觉得一直这样静静地坐在这里就很好!

    张知节咳了一声,打破了尴尬的气氛,问了自己一直好奇的问题:“郡主,今天在道宫里的时候,你和世子都问了假鲁王刘彦君的事,刘彦君是谁啊?”

    清宁郡主看着朦胧的月色,幽幽道:“刘彦君啊,他是我的仪宾!”

    仪宾?!清宁郡主的仪宾?!张知节瞬间清醒了,惊讶的转过头来看着清宁郡主,干笑道:“原来郡主已经嫁人了?”

    张知节旋即又疑惑了,看清宁郡主的装束不像是妇人装束啊!

    清宁郡主似乎看出了张知节的疑惑,微微的摇了摇头,对着张知节清冷一笑,幽幽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算是嫁人了,还是没嫁人!所以我就还是原来的打扮!”

    张知节更加疑惑了,这是什么情况啊?怎么还不知道自己嫁没嫁人?不过看到清宁郡主在月下有些幽怨的样子,又迟疑该不该问下去了!

    清宁郡主看到张知节欲言又止的样子,反而笑了,笑道:“你真是一个我见过的最特别的人!你是一个,怎么说呢,很尊重人的人!”

    清宁郡主笑道:“在道宫的时候啊,那个可怜的女子惊慌失措的躲在角落里,你给她递上衣服,放下帐子,当时我就觉得,你,真好!”

    张知节听了有些脸红,摆手道:“没什么,没什么,不过举手之劳而已!”

    清宁郡主看到张知节脸红的样子,小脸也有发烧,有些羞赧,刚才的话有些太大胆了!脸红岔开道:“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说的,刘彦君在拜堂的时候,死了!”

    张知节听了,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这是有多衰啊!看看月下的清宁郡主,如皓月下的出水芙蓉,亭亭玉立,天生丽质!

    再加上清宁郡主的尊贵身份,天生的金饭碗,娶了清宁郡主,以后在兖州府还不是呼风唤雨,真真的美人与财势兼得啊!

    张知节不得不感叹,这个刘彦君,你是有多衰啊!

    清宁郡主看到张知节震惊的样子,幽幽道:“还未礼成,他就晕倒了,郎中赶来没多久,就死了!因为没有礼成,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算是嫁人了,还是没嫁!反正宫里也没人管我,我就没有换装束!”

    张知节晃了晃脑袋,有些抱歉道:“真是不好意思,提起你的伤心事了!我实在不该问这个!”

    清宁郡主转过头来看着张知节,笑了笑道:“我没有伤心啊!也没有好伤心的!我只知道他的名字,从来都没有见过他!对我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

    也是,一切都是鲁王府的人操持,根本就没有清宁郡主什么事,也许只是在定下来的时候,清宁郡主才会知道,哦,原来父王给自己定下了仪宾,他的名字叫刘彦君。

    清宁郡主歪着头笑道:“你说好不好笑,我自己当时没有什么太大的悲伤的情绪!反而我父王十分悲伤!”

    清宁郡主笑道:“我父王见我是个安静的性子,想找一个文弱书生。结果发生了这种事,我父王非常的后悔,觉得毁了我一辈子!”

    清宁看着已经睁不开眼困的摇摇晃晃的张知节,喃喃道:“一个人也挺好的,就是有时候难眠会有点遗憾,这辈子都不能做一个真正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