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29章 重赏

    张知节坐在大堂里,看着这些名医在那里吵吵嚷嚷,相互探讨,一直吵到夜深了,也没吵出个什么主意。眼看夜色深了,张知节这才气哼哼的离开了。

    张知节离开了大堂,信步来到了紫衣的房前,这才想到一个问题,徐成好像没有给自己安排房间啊。这里是紫衣姑娘的房间啊。

    徐成看到同知大人这么重视这位姑娘,心里头还以为是同知大人的红颜知己呢,为此还把请来给同知大人接风洗尘的清倌人给送回去了,理所当然的以为同知大人是要与这位姑娘住在一起的,又怎么会再给大人安排房间呢!

    张知节正站在门口不知去哪里的时候,徐成安排的丫鬟可儿看到了,行了一礼道:“大人回来了啊!”既然都喊出来了,张知节就信步进来了,看到紫衣正倚在床头,笑道:“我来看看你睡了没?”

    张知节跟紫衣聊了几句,最终也没好意思开口说自己没地方睡,说了几句,就出去了!可儿去打水回来,奇怪道:“姑娘,大人呢?”紫衣道:“去睡觉去了吧!”

    可儿奇怪道:“去睡觉去了?去哪儿睡了?不是在这里吗?老爷没给大人安排别的房间啊?”紫衣听了可儿的话,顿时明白了,徐成肯定是误会了,紫衣红着脸道:“管他去哪睡呢!”

    张知节出了房间,一时之间不知该去哪,自己堂堂同知大人总不能睡院子吧。想了想,张知节来到了宋存的房间,心想凑合一晚吧,实在不行让老宋去和高勇他们凑合一晚。

    看到还亮着灯,张知节就推开门进去了,宋存正在洗脚,一进门,一阵毒气传来,张知节感到自己眼泪都要出来了,真是好辣眼睛!

    宋存诧异道:“大人,您咋来了?有什么吩咐吗?”张知节感到眼前有些发黑,扶着门框憋着气瓮声道:“没事,就是来看看你们,我走了!”

    张知节转过头来就想到了如诗,鲜花一般的妙人,自己真是作孽啊,张知节摇着头走了。宋存摸了摸脑袋,大人今晚好奇怪吆!

    张知节实在没有勇气再去高勇赵阳他们那里了,这么晚了都,不能在折腾起大伙来给自己找房间,收拾房间吧?

    张知节看着中间还在亮着灯的上房,鼓起勇气又推开了门,可儿姑娘已经不在了。紫衣正倚在床头上,脸色微红,似笑非笑的看着张知节道:“回来了?没找着地方睡?”

    原来她知道啊。张知节脸色一红道:“去了趟老宋那里,太臭了,辣眼睛,把我熏出来了!”

    紫衣姑娘扑哧一笑,张知节讪讪道:“正好晚上不放心你,我就在你床下打个地铺吧。”

    紫衣姑娘正色道:“现在已近深秋,夜里寒意正浓,你还是,到床上来吧!床很大,一人一半正好!”

    张知节看了看紫衣姑娘枕边的短刀,想到自己晚上有动手动脚的毛病,觉得还是打地铺比较合适!

    季家的人在江湖中有着庞大的人脉,在加上锦衣卫的情报网,很快就锁定了樊无花的消失的地方。

    徐成将缇骑都撒了出去,开始漫山遍野的寻找樊无花。

    此时的樊无花正缩在一个山洞里,烤着火哼哧哼哧啃着煎饼。突然樊无花竖起耳朵,仔细的听着外面,外面除了呼呼的风声,仿佛还有别的声音。

    樊无花探头探脑的瞭望洞口向外瞭望,惊恐的发现,洞外密密麻麻全是人。火光映在樊无花惊恐的脸上,徐成似笑非笑道:“樊无花你躲在这里干什么?让我们好找!”

    樊无花露出个憨厚的笑容道:“不知道大人您找俺何事?”

    徐成笑道:“去年你中了一种毒,去找袁育德解毒,袁育德解不了,后来你找谁解的毒?”

    什么时候锦衣卫连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都管了,樊无花莫名其妙老实回答道:“碰到了一位江湖异人,给了俺个方子!”

    徐成听了眼睛一亮道:“方子还有吗?”

    樊无花点头道:“还有!”

    徐成听了哈哈大笑道:“樊无花,你要发达了!跟本官回去,只要你能解了毒,重重有赏!”

    早晨醒来的张知节,看到对面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在看着自己,讪讪道:“有点冷,上来暖和暖和!”

    可儿听到里面的动静,赶紧进来伺候着张知节和紫衣梳洗了。宋存进来禀报道:“大人,徐千户回来了,带着樊无花!”

    张知节惊喜道:“这么快啊!”

    张知节来到大堂,风尘仆仆的徐千户笑道:“大人,樊无花带来了一个方子,这些郎中们已经检验过了,确实是解毒的方子!”

    张知节听了大喜,看着大堂里多出来一个其貌不扬的女子,笑道:“你就说铁娘子樊无花?”

    樊无花虽然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不过看到徐千户都恭恭敬敬的样子,恭敬道:“是的,民女就是樊无花!”

    张知节点头道:“不错,若真能解了毒,本官会重赏于你的!”

    张知节紧张的看到喝了药的紫衣,连忙道:“怎么样?怎么样?”紫衣抿嘴笑道:“哪有这么快啊?”

    直到过了一个时辰,紫衣的毒才算是彻底解了。张知节非常高兴,看着樊无花和袁育德,笑道:“本官从不食言,你们都出了力,本官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一个是五百两黄金。”

    樊无花听到五百两黄金,直觉得脑子嗡嗡作响,眼前全是金星。

    袁育德虽然好些,也是心里一惊,这真是重赏了!

    张知节接着道:“第二个选择是一个承诺,若以后你们遇到危难,我可以帮你们化解一次!”

    张知节笑问道:“樊无花,你选什么?”

    樊无花紧张道:“俺,俺选第一个!”张知节又看向袁育德,袁育德躬身道:“大人,小人选第二个!”

    张知节点头,取出五百两金票递给了樊无花,笑道:“樊无花,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行走江湖,一定要小心一些!”

    张知节走到桌子旁,刷刷下了一封信,递给了袁育德道:“所以后遇到了危难,可以拿着这封信来京城寿宁侯府找我!我叫张知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