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36章 领兵入宫

    张知节将圣旨放到了手边,神情肃穆道:“既然是皇上的旨意,那咱们就遵旨行事了!”

    张知节站起来道:“众将听令!中军第一司都司何在?”

    中军第一司都司出列抱拳道:“末将在!”

    张知节沉声道:“本督令你立刻点齐本部兵马,校场候令!”

    “末将尊令!”中军第一司都司接令立即出了大帐,前去点齐兵马!

    张知节沉声道:“左哨军第二司都司何在?”

    左哨军第二司都司应声出列抱拳道:“末将在!”

    张知节沉声道:“本督令你立刻点齐你本部兵马,校场候令!”左哨军第二司都司接令而去!

    张知节接着沉声道:“左掖军第三司都司何在?”

    左掖军第三司都司应声出列抱拳道:“末将在!”

    张知节沉声道:“本督令你立刻点齐你本部兵马,校场候令!”左掖军第三司都司接令而去。

    张知节接着道:“左哨军参将,右哨军副参将,右掖军副参将何在?”

    左哨军参将齐连武,会同另两位副参将一同出列,张知节沉声道:“你们三人暂时统领临时抽调的三司兵马随本督入宫!”三人齐声接令!

    张知节环顾诸将道:“非常时期,诸将需谨言慎行!自今天起,所有操练暂停!各军归营,各旗归帐!无令不得擅动!”

    张知节刚安排完,一队快马前来传令!张知节带着众将前去接令,那名总旗出示了令牌后,沉声道:“皇上旨意,英国公张懋,寿宁侯张鹤龄,司礼监王岳共掌京营!现传三位提督大人令,京营所有兵马无旨无令不得擅动!否则以谋逆论处!”

    众位将佐听了心里都已经确定了,可能真的要变天了,要不然绝不至于搞出这么大动静!

    张知节嘱咐副将张春好好镇守大帐,自己带着齐连武和两位参将来到校场!

    张知节举起圣旨大声道:“将士们,本督接到圣旨,皇上命神机营入宫协防宫禁!一会儿,本督将率领你们入宫!”

    “在此之前,本督要约法三章,敢在宫内调戏勾搭宫女者,杀无赦!敢在宫内偷拿物品者,杀无赦!敢在宫内不遵军令者,杀无赦!”

    张知节杀气腾腾的约法三章,将下面的官兵全部镇住了!张知节自从提督神机营以来,神机营的官兵伙食变好了,响银发的多了,官兵们十分尊敬提督大人,却从未见过提督大人如此杀气腾腾过,都心里十分凛然!

    张知节见到自己的话起到了作用,这才下令开拨!

    这时候张知节这段时间的练兵终于显出效果来了,神机营比之张知节提督之前,已是脱胎换骨的感觉!

    张知节看着整齐肃穆,英姿勃发的神机营,心里一种满足的心情油然而生。

    张知节骑着马带领军队向京城进发,沿途的行人见到竟然有军队行进,都感到十分惊奇。

    因为很久都没有战事了,很少有见到军队调动,可是看明白军队进发的方向,所有人都差点吓尿了,这是搞毛线啊?哪有军队入京城的?

    张知节带着兵马到了城门处,守城的兵士如临大敌,张知节带着圣旨来到城门处,五城兵马司的人验过了圣旨,这才放神机营入城!

    神机营密集整齐的脚步声响彻在了大街上,沿途无数的百姓隔着门缝往外偷看,看到绵延不绝的士卒从眼前走过,吓得心胆具裂!

    莫不是有人要造反?这打起仗来,可是老百姓最遭殃!也有明白人琢磨出来了,结合京里的流言,猜到可能是当今圣上怕是要大行了,这是军队在换防呢!

    到了宫门处,经过了手续反复的勘验,张知节才带着兵马到了乾清宫到东宫一带驻防,张知节带着齐连武和两位副参将把兵马分布好,这才去乾清宫!

    弘治皇帝还醒着,面色十分灰败,见到张知节进来跪下行礼,只是嘴动了动,却没有发出声音来。

    王岳站在龙床前,替皇帝道:“张大人平身,皇上想问你安排的怎么样了?”

    张知节站起来沉声道:“回皇上,臣接到旨意,从中军、左哨军、左掖军各抽调了一司,又抽调了右哨和右掖军的副参将领兵!现在已经布置妥当了!”

    皇上听了面露赞许之意,这样临时抽调拼接起来,比直接抽调一军要稳妥的多!

    张知节出了大殿,问小太监道:“太子殿下呢?”

    小太监见到张知节,知道张知节是刚刚领兵进宫驻防的将领,不敢怠慢,恭敬道:“大人,太子殿下哭的晕过去了,陛下让人把殿下安置到侧殿休息去了!”

    张知节进了侧殿,朱厚照正呆呆的坐在那里流泪,看到张知节来了也没有反应,刘瑾他们都非常担心。

    看到张知节进来,刘瑾他们都朝着张知节打眼色,把张知节当做了救星,指望他去劝劝一下太子殿下。

    张知节来到朱厚照面前,沉声道:“殿下,你知道皇上现在最想要的是什么吗?”

    张知节的话成功的引起了朱厚照的注意,张知节接着道:“皇上最想要的是一个坚强的太子,一个能让皇上安心的太子!”

    朱厚照哭道:“那,我该怎么做?”张知节语重心长道:“不要再哭哭啼啼了,擦干眼泪,去陪皇上好说说话!你是不是有好多心里话要对皇上说,以前没来得及说的,去跟皇上说一说!回忆一下和皇上的趣事,多跟皇上讲一讲!”

    朱厚照擦着眼泪站了起来,张知节陪着他向乾清宫走去,到了殿门口,给他打气道:“殿下,坚强一些!”

    朱厚照进了大殿看到自己父皇脸色灰败的样子,又不争气的想要哭起来,想到张知节的话,狠狠的摸了摸眼睛,让自己不要哭!

    朱厚照握着皇帝的手,在龙床前跪坐了下来。

    朱厚照含着泪道:“父皇,儿臣以前老是贪玩,不肯读书,时常惹您生气,现在想想真是不该……”

    弘治皇帝吃力的笑道:“傻孩子,父皇没有生气,父皇小时候过的很辛苦,所以希望你能过的快乐一些,只是以后没有父皇为你撑着了,你就不能再贪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