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37章 正德登基

    乾清宫内皇帝父子情深,张知节冒着寒风开始巡视宫禁,这些日子的操练没有白费,神机营士卒都按部就班,并没有什么违纪发生!

    正是非常时期,张知节带着齐连武还有两位副参将,不敢怠慢,间隔半个时辰就开始巡视一次。

    夜里寒风刺骨,穿着冰冷的盔甲,这一趟巡视下来,整个人都冻透了,此时他们正在烤着火,虽是凌晨时分,却丝毫没有睡意!

    乾清宫里,弘治皇帝时而昏迷,时而醒过来。这时候却是好久都没有醒过来了,皇后娘娘轻声唤了唤,仍然没有动静。

    乾清宫里所有人的心跳开始加速起来,王岳看到皇上的胸前已经没有了动静,紧张地开口道:“太医?!”

    太医院院正紧张的上前试了试,脸色唰的下变得雪白,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颤声道:“皇上,龙驭宾天了!”

    乾清宫中的所有太监宫女闻言,心里一颤,哗的一声,全部跪倒在地!

    然后大殿外的宫女太监侍卫们,哗啦啦的全部跪倒在地!

    张知节他们正在烤着火,寂静的夜里,一声钟响划破了寂静的夜空,张知节他们先是一怔,然后脸色大变的走了出来。

    钟声一声接一声的响起,在寂静的冬夜里震动了无数人的心弦!无数的宫女太监听到钟声,无论在干什么,都两股战战,纷纷跪倒在地!

    张知节环顾四周,宫女侍卫太监听到钟声都纷纷朝着乾清宫的方向跪倒在地!

    虽然早就有了心里准备,张知节还是脸色有些发白,双腿一软,朝着乾清宫的方向跪了下来!

    钟声响彻京城,在这个寒冷的冬夜里,无数人听到了钟声,都明白了。

    一代英主,弘治皇帝,龙驭宾天了!

    一个时代将要终结,另一个时代将要开启!

    所有官衙值夜的官员,听到钟声都纷纷走出衙门,朝着乾清宫的方向跪倒在地!

    沉重的钟声响彻京城的夜空,一声接一声,总共九九八十一声,代表着皇帝驾崩!

    直到钟声结束,所有人才双腿发软的站起身来!

    内阁大学士会同礼部官员走出值房开始为大行皇帝治丧。乾清宫内正在为大行皇帝沐浴容颜、括发、更换寿衣,并在尸前陈设祭奠物。

    第二天,百官身着素衣齐聚宫内,司礼监掌印太监王岳颁大行皇帝遗诏!

    肃穆繁琐的礼仪一步一步进行,然而这些并没有张知节什么事情,张知节对这些也不懂。

    大学士和礼部官员忙碌的指点着朱厚照按照礼仪一步步进行,朱厚照神情木然的像个木偶一样。

    张知节受不了这个肃穆沉重的氛围了,抽了抽鼻子,开始巡视起来!

    张知节现在城门上,看到发丧的使者身着素衣,马上插着白旗,沿着御道开始离京发丧!

    分封在外地的亲王、郡王、王妃、郡王妃、郡主及文武官均于本地面向宫阙哭临致丧。

    在京的文武员及文武三品以上命妇,要连续三天,早晚两次,身着丧衣由西华门入宫到思善门外哭临。

    国丧隆重的进行,张知节受命先帝率兵协防宫禁,至此多事之秋,只能加强巡视,丝毫不敢懈怠,更不敢离宫回家!只是在哭灵期间远远见过太太一面!

    三日之后,百官劝进,朱厚照正式登基为帝,改明年为正德元年!

    京城内外一片平静,朱厚照顺利的完成了权利交接!

    这几天谁都想向朱厚照面前凑,张知节也懒得往前挤!

    谷大用匆匆来了,急声道:“小侯爷,皇上召见!”张知节听了一怔,是啊,朱厚照已经是皇帝了!

    张知节跟着谷大用匆匆来到乾清宫,见到了脸色有些憔悴的朱厚照,张知节就要跪下行礼。

    朱厚照一把扶着张知节的胳膊道:“你怎么也这样?这几天我都被人跪的头疼了!”

    被朱厚照扶着,张知节跪不下去了,无奈道:“陛下,礼不可废!”

    刘瑾在一边劝道:“陛下,可不能再称我了!”

    朱厚照无奈的摆摆手道:“朕,那朕就下道旨意,以后张知节见朕免跪!”

    张知节无奈道:“陛下,这不合规矩,会被御史弹劾的!”

    朱厚照撇嘴道:“以前你都不怕,现在倒是怕了!这几天怎么没见到你?”

    张知节解释道:“陛下这几天这么繁忙,我就没往陛下跟前凑,一直在巡视宫禁!”

    朱厚照叹息道:“理他们呢!还是你们几个好,朕还没谢谢你呢!那天多亏你劝了朕!朕陪父皇说了好多话,父皇很欣慰,走的很安详!朕该好谢谢你的!”

    张知节道:“这是臣应该做的!”

    刚说了一会儿就有小太监禀报,大学生谢迁请陛下至仁智殿!张知节明白肯定是停灵的事情,张知节便告退了!

    没有皇帝的旨意,张知节只能一直领兵驻防在宫里。皇帝登基之后,京师已经解除戒严了,不过一月之内禁宰屠,三月之内禁婚嫁声乐,京师里还是一片冷清!

    按理来说皇帝顺利登基了,张知节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应该移兵出城才是,这一直领兵待在宫里算是怎么回事?

    张知节总不能自己去找皇上说,那啥,你看,你都顺利接班了,我是不是该回去了?

    最后刘健看不下去了,一个外臣领兵一直在宫里算是怎么回事?刘健奏请皇上,让张知节率神机营归营!

    结果皇上不许,说朕刚刚登基,为防宫禁不稳,神机营暂留宫里,协防宫禁!

    张知节只好又留在了宫里,后来张知节终于明白过来了,朱厚照就是想留张知节在宫里陪他聊聊天!

    一直到一月之后梓宫发引,大行皇帝安葬泰陵。内阁三位大学士都看不下去了,联合奏请,据理力争。朱厚照这才下旨,准许神机营离宫归营!

    张知节率领神机营离开京城,向南苑进发,代表着京城终于回归了正常!

    张知节骑着马走在大街上,传来一阵爆竹声,张知节这才反应过来,已近年关了!

    马上就是正德元年了,一个新的时代就要来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