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43章 被唾了一脸

    躲在百官中的那名王岳同党,抬头看到了王岳的眼色,立即反驳道:“张知节乃太后亲侄,不可杀,当罢其官,永不起用!”

    此言迅速获得了大家的一致认可,王岳看着首辅刘健问询道:“刘阁老?”

    刘健也不好违了众意,况且他也看不惯张知节!遂昂首道:“还请王公公回禀皇上,百官请愿,诛杀刘瑾等,罢张知节,永不起用!”

    王岳点头笑道:“既然如此,那咱家就回去如实禀报皇上,等待圣裁!”

    正德皇帝听了王岳的禀报,气的脸色铁青,刘瑾张永谷大用等听了吓得一下子瘫在了地上!

    刘瑾他们怎么都没想到,百官会杀了他们,一时之间涕泪俱下,哭道:“皇上,奴婢们伺候皇上这么多年,勤勤恳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皇上,奴婢们不想死啊!”

    正德皇帝也是心里悲戚,毕竟从小就是被刘瑾他们伺候长大的,十年下来,又怎么会一点感情都没有!

    正德皇帝感到非常的无助,上次无助的时候是父皇病重得时候,那时候多亏了张知节的陪伴!

    对了,还有张知节!正德皇帝不由想起了张知节拍着自己的肩膀说得那句话,不论什么时候都会站在朕的身边!

    现在满朝文武都站在朕的对立面了!正德皇帝吩咐小太监道:“快,去传旨,召知节速速入宫!”

    张知节在百官第一批人去午门跪谏的时候,就知道消息了,想了想,张知节离开神机营准备入宫!

    刘瑾此人权利**极重,又深得皇帝信任,张知节对此颇为了解,心道,若是就此把刘瑾他们赶出京城,似乎也不错!

    张知节一边走一边让锦衣卫汇集情报,张知节一边赶路一边分析!

    张知节走到一半的时候,锦衣卫飞马回报,皇上意欲将刘瑾派往南京,百官拒绝了,并提出,诛杀刘瑾等,罢张知节,永不起用!

    张知节心里忍不住大骂,劳资招谁惹谁了!真是躺着也中枪!

    原先悠然的心情再也没有了,张知节快马加鞭疾驰入宫,半途遇到了前来传旨的太监,张知节知道正德皇帝完全被唬住了!

    到了午门,张知节举目望去,东厂和锦衣卫围了一大圈,里面密密麻麻的官员跪在那里!

    很多人听到了急促的马蹄声,抬起头来看到,竟然是张知节,都面露冷笑之色!

    大批的锦衣卫还有神机营的亲兵簇拥着你,看起来威风凛凛,然而你的好日子到头了,皇上既然退让了第一步,第二步还会远吗?

    径直来到了百官前面,刘健不熟,谢迁跪在那一边,张知节看着李东阳劝道:“阁老,这是何苦呢?皇上年幼,一时听不进去,阁老们多劝劝就是了!这样午门跪谏,成逼宫之势,置圣上于何地?史书上又会如何记载?”

    李东阳心里吐槽,我特么也是这么想的!刚要说话,刘健一口唾沫唾在了张知节脸上!

    “少假惺惺了,要不是你们这些佞臣,谄媚奉承皇上,引诱皇上误入歧途,何至于此?”

    考!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受过这种侮辱!人都说打人不打脸,现在都让人把唾沫,吐到脸上了!

    张知节只觉得心里一团火噌噌的往上冒!我特么招谁惹谁了?这一段时间皇上贪玩嬉戏,不理政事,这特么和我有什么关系?

    昨天皇上御驾亲临南苑演武,我怎么知道刘瑾那白痴怂恿皇上罢了早朝?再说了皇上离宫,又不是我怂恿去的!

    宋存高勇等人见到提督大人被吐了一口唾沫,情急之下,锵锵的声音响起,刀拔了半截,这才想起来,对面是当朝大学士!

    张知节听到声音,立刻抬起了手,宋存他们愤愤的收刀回鞘!人都说士可杀不可辱,张知节眯着眼睛看着刘健。

    刘健面露冷笑的看着张知节,你能把我怎么样?

    张知节掏出手帕来,擦了擦脸,扔在了刘健前面,冷笑道:“我可没有唾脸自干的修养!”

    张知节不再说什么,径直入宫去了!李东阳看着张知节的背影,心里叹息,这下事情再也无法消弥了!

    张知节虽然年少,却不是刘瑾那些没经过事情的太监可比的!

    张知节在乾清宫外遇到了王岳,王岳笑苦笑道:“张提督来了,皇上刚才还念叨着你呢!”

    张知节苦笑道:“惶恐的很,来求求皇上!”

    两人错身而过,张知节心里冷笑,你这老太监煽风点火,争权夺利也就罢了,不关我的事,可是连我都被捎带进去了,那就对不住了!

    朱厚照一脸惊喜的看着张知节道:“知节,你来了!你见到了午门的情形了吗?”

    张知节苦笑道:“见到了,臣还去劝了劝大学士,被刘阁老吐了一脸唾沫!”

    朱厚照脸色铁青道:“欺人太甚,欺朕太甚!”张知节看了下殿里,刘瑾等都在哭哭啼啼,眼巴巴的看着张知节!

    朱厚照满怀希望的看着张知节问道:“知节,你说朕该怎么办?”

    张知节皱眉道:“陛下,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无非两个结果,要么陛下退让,要么百官退让!若是陛下退让,准了百官的请愿,臣等也无怨!”

    张知节说到这里,刘瑾他们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很想对着张知节破口大骂,感情不是你死!

    你只是罢官了,你可以照样锦衣玉食!可我们呢,我们可是要掉脑袋的!

    不过,张知节话风一转,继续道:“若是这样的话,陛下要清楚,此例一开,日后但凡群臣有不满意的地方,就去午门跪谏,皇上又该如何自处?”

    张知节接着道:“皇上,您的身边还有谁?先帝留下的王岳范亭他们,午门跪谏的那些人!”

    刘瑾听了终于打开了思路,哭道:“陛下,宫里的事情为什么大臣们会知道的那么清楚?就是因为王岳他们私通大臣,意图架空皇上!”

    张永哭道:“陛下啊!奴婢们都死了,陛下身边就没有体己人了,他们就可以肆意摆弄陛下了!”

    正德皇帝听了张知节的一番分析,可不是就是这么着吗,咬牙切齿道:“朕是不会退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