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44章 嗜血的笑

    正德皇帝一脸坚定道:“朕是不会退让的!朕绝不做傀儡皇帝!知节,你说朕该怎么做!”

    张知节回道:“皇上,下道旨意,始作俑者庭杖三十,其余散去,若是仍然不肯散去,不是还有锦衣卫吗?”

    张知节的意思是将百官驱散,还没说出来,刘瑾已经想到了,急声道:“对啊,皇上,还有锦衣卫呢,昭狱里空的很呢!”

    正德皇帝振奋道:“好,不散的就廷杖,打完了关到昭狱里!”

    张知节苦笑,我只是打算把他们驱散了,刘瑾他们真是一肚子坏水,看到正德皇帝一脸振奋的样子,张知节就住嘴了!

    刘瑾眼珠子一转道:“皇上还有王岳他们,身为内官竟然不站在皇上这边,反而私通朝中大臣!不可轻饶啊!”

    张永迟疑道:“皇上,王岳掌着司礼监,党羽众多,范亭掌着东厂,苗逵掌着御马监,会不会出什么乱子?”

    正德皇帝现在终于领悟了,原来都不是自己人,不过张永担心的也有道理!

    正德皇帝看向张知节,张知节笑道:“京营几十万兵马拱卫京城,他们还敢造反不成?”

    看到刘瑾他们还是有点惴惴不安,知道是王岳他们积威已久,刘瑾他们以前只是个小太监,所以心里畏惧!

    张知节笑道:“皇上将他们召到乾清宫,臣率锦衣卫亲信入宫,将他们一举擒下!”

    正德皇帝派小太监前去传旨,张知节带着正德皇帝的入宫手令,前去召集手下!

    到了午门,百官仍然跪在那里,看到张知节出来了,都面露不解,这都过去多久了,没怎么还没有消息。

    范亭正在带着东厂的番子在午门那里,看到张知节出来,心里有些疑惑,正德皇帝不是都被吓住了吗?这会儿张知节应该和刘瑾他们抱头痛哭才是!

    这时一个小太监过来传口谕给范亭,范亭听了心里一阵惊喜,这是要拿下刘瑾他们了吗?

    把刘瑾他们除去,以后宫里就没有人能威胁倒他们的地位了!

    张知节看到范亭的身影消失了,这才转身看着自己的亲信们沉声道:“皇上有旨,你们随本督入宫抓人!去了乾清宫,听到皇上要抓谁,就抓谁,明白吗?”

    宋存他们都是凛然听命,看来是发生大事了!张知节满意的点头,带着数十位锦亲信入宫。

    群臣看着张知节又领着亲信带刀入宫,更是疑惑不解,这是怎么了?宫里发生了什么事?张知节怎么会带着亲信带刀入宫?

    张知节带着亲信沉静的来到乾清宫,一挥手,宋存他们立即分列两边,张知节昂首进入了乾清宫!

    王岳、范亭、苗逵已经感到有些不妥了,脸色微变道:“不知皇上召见老奴有何事?”

    正德皇帝见到张知节已经来了,当即冷哼道:“朕有旨意,免去王岳司礼监掌印太监之职,免去范亭提督东厂之职,免去苗逵御马监掌印太监之职!”

    王岳他们脸色大变,那会儿皇上和刘瑾他们还被吓得惶惶不安,怎么这快就下了决断,他们霍然看向张知节!

    张知节一挥手,宋存他们立即抽刀进来,将王岳三人团团围了起来!

    张知节笑道:“三位公公,交出印信吧!”

    王岳他们一脸颓败之色,没想到到头来竟然毁在了张知节身上!王岳深恨那个将张知节牵扯进来的人!

    成王败寇,既然事已至此,王岳他们也只能黯然接受了,他们各自身居宫里要职多年,深切的明白,造反是不可行的!

    张知节接过他们的印信,在手里把玩,刘瑾他们都露出了火热的目光,这些都代表着权柄!

    张知节将印信交给了皇上,正德皇帝将它们随手扔到了案子上,发出砰的一声,听的刘瑾他们都心里一跳!

    朱厚照吩咐道:“将他们暂且关起来,听候处置!”张知节一挥手,宋存将他们带走了!

    朱厚照心情振奋道:“还有外面跪谏的百官,你们谁去?”

    刘瑾他们都缩了缩脑袋,现在让他们去面对大学士带领的百官,他们还是有些害怕!

    朱厚照只好又将目光看向了张知节,刘瑾也都眼巴巴的看着张知节!

    张知节摸了摸鼻子,心道你们看我干嘛?想让我去?开玩笑,这种事我怎么可能干!

    我可是个爱惜羽毛的人!这要是谁写个话本什么的,流传后世,那我不是遗臭万年了吗?

    一想起西门大官人来,张知节觉得心里一阵哆嗦!

    这个锅我可不背,那可是一个要不知道会被骂多少年的锅?张知节心思一转,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人选,石文义!

    张知节笑道:“皇上,臣倒是有一个人选!锦衣卫指挥使石文义,此时他正带着锦衣卫在午门维持秩序!此事要动用锦衣卫,石文义是锦衣卫指挥使,正好明正言顺!”

    其实正德皇帝心里还是想要张知节去的,毕竟他觉得还是张知节办事更让自己放心一些。

    不过,既然张知节推荐了石文义,那倒也不是不可以,毕竟张知节说的也有道理!

    正德皇帝点头道:“那就传锦衣卫指挥使石文义觐见!”

    石文义带着锦衣卫站在午门那里,心里头看着张知节进进出出,感到十分羡慕,自己呢,估计已经被皇上遗忘了吧!

    发生了午门跪谏这种事,石文义心里是乐见其成的,皇帝要是和大臣们和光同尘,那还有锦衣卫什么事?

    所以听到皇上宣自己觐见,石文义心里一片火热,这是不是预示着皇帝不肯朝百官低头?

    看到一个小太监匆匆的来了,然后带着石文义入宫去了,李东阳倒吸一口凉气,皇上这个时候召见锦衣卫指挥使,还能因为什么,已经很明确了,皇上不准备低头了!

    石文义进了午门,回头看了一眼跪在午门的百官,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谢谢你们,给我这个机会,能让我在新君面前有所展现!

    李东阳抬头看到石文义走进了午门,回过来看着这边,笑了笑,那笑容显得分外的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