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45章 血腥廷杖

    “臣石文义参见陛下!”石文义满怀激动的跪在地上!

    “石文义,朕现在交给你一件事情去办!百官午门跪谏,意图逼宫,目无君上!你带领锦衣卫,将始作俑者,重责三十廷杖!其余朝官全部驱散,胆敢抗旨者,押入昭狱!”

    石文义听的热血沸腾,自己的机会来了,锦衣卫终于又有用武之地了!石文义激动道:“臣遵旨!”

    正德皇帝笑道:“知节既然向朕推荐了你,朕就相信知节的眼光!去吧,别让朕失望!”

    石文义听到皇上说是张知节推荐了自己,不由有些诧异,见到张知节淡笑的看着自己,转瞬间明白了,张知节不愿插手这件事!

    到底是世家子弟,爱惜羽毛,不愿沾手这种事!不过自己就不同了,自己就只有做这种事才能起家,才能获得皇上的赏识!为了荣华富贵,区区名声算个球!

    石文义走出乾清宫,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张知节竟然不愿沾手这种事,可是锦衣卫指挥使就是干这个的,他竟然没有趁这个机会表现一番!

    看来他根本对锦衣卫指挥使这个位置没有兴趣了!只要自己今天表现的好一些,自己锦衣卫指挥使这个位置就算是稳了!不用提心吊胆,新帝登基自己会被取代了!

    石文义走出午门,看着跪在这里的百官,感激归感激,该下狠手的,自己也不会留情!

    石文义一挥手,锦衣卫手持木杖、绳子一字摆开!这个架势,百官没有不熟的,明朝最赫赫有名的刑罚,廷杖是也!

    石文义朗声道:“皇上有旨,百官午门跪谏,目无君上,实乃始作俑者妖言惑众,挟持众意意图逼宫!始作俑者廷杖三十,其余朝官,即刻散去。”

    跪谏的朝官们没有想到年幼的皇帝会如此强硬,顿时一阵哗然!

    刘健听了朗声道:“我们要见皇上,为臣者犯言直谏,乃是臣子本分!怎么能因言受此大刑!”

    石文义冷笑道:“皇上登基日浅,有些大臣煽动百官,午门跪谏,其心可诛!如若众臣还不散去,必是居心不良,本官将其押入锦衣卫大牢,严加审讯!”

    跪谏的百官听了一阵喧闹,完全没想到皇上竟然如此强硬!完全没有弘治皇帝的仁慈!锦衣卫啊,进去了怕是就不好出来了!

    好多官员都是盲从而来的,经不住好友的邀请,又本身觉的没什么风险,再加上成功了还可能名扬天下,流传后世,这才来的!

    此时一听事情完全不是预想中的样子,再加上跪了这么久已是精神疲惫,不禁有些后悔!

    刘健气的胡子都撅起来了,大声道:“石文义你敢,犯言直谏才是忠臣所为,尔等只知阿谀奉承!石文义,你竟然敢构陷大臣!”

    石文义冷笑道:“刘阁老,这是圣意,可不是下官构陷同僚!”

    刘健气的撅着胡子,高声道:“廷杖是吧?先从老夫身上来!”

    几位尚书听了刘健的话,也都争着要来,石文义倒是真想拿位尚书开刀,不过,想到张知节的布置,皇上已经首肯了,只能呵呵笑道:“大学士和尚书大人乃是朝廷重臣,怎么能受廷杖之刑呢?”

    石文义朝自己的亲信训斥道:“没眼力劲的东西,还不把三位大学士和几位尚书大人请到里面歇息!”

    石文义的亲信围上来,两两一起架起来一位尚书或是大学士,就往宫里走!几位老大人虽然极力挣扎,怎奈一把老骨头了,哪里比的过如狼似虎的锦衣卫!

    跪在那里的官员看到大学士和尚书重臣,都已经被架走了,顿时心都凉了半截,没有给他们撑腰的了!

    隐藏在里面的王岳的同党,更是心里惊悸,完全一股崩溃的感觉!

    因为这完全不是王公公的剧本啊,台词和演员都不对!王岳的同党不知道,被牵扯进来的张知节,凭着和大老板的关系,直接修改了剧本!

    石文义看着跪谏的百官,笑呵呵道:“都有哪些是始作俑者,都给本官揪出来!”

    锦衣卫也有守护皇宫之责,自然清楚最开始跪谏的那一批官员,听了指挥使大人的话,如狼似虎的冲进百官之中,将他们全都押了出来!

    锦衣卫利落的将他们按倒在地上,然后结结实实的绑了起来,两边的锦衣卫各持大竹杖站好!

    石文义血腥的笑了笑,寒声道:“圣上有旨,廷杖三十,着实打!开始行刑!”

    锦衣卫听到着实打这三个字,已经知道了,要下狠手,三十杖下去,死不了人,但是身子骨不好的,很可能就残废了!

    第一杖下去的时候,很多人还能死撑着不吭声,第二杖下去的时候,很多人就已经撑不住了,开始惨嚎起来!

    惊天动地的惨嚎声,让还跪在那里的官员心里打了个冷战!十几杖下去的时候,惨嚎声已经逐渐小了下去,然后那种带着略带沙哑的嘶声,反而更加瘆人。

    二十几杖的时候,已经血肉横飞了,场面非常残酷!弘治皇帝对臣子非常仁慈,所以大臣们只是对廷杖有所耳闻,却鲜有见过的!

    此时亲身经历了这种残酷的场面,很多人都是透体冰凉!胆小的官员已经被这种场面刺激的两股战战了,跪在那里禁不住瑟瑟发抖!

    石文义听着啪啪啪的竹杖打在屁股上的声音,官员们那痛苦的嘶喊声,看着跪在那里面色惨白,两股战战的官员们,一股难以言喻的滋味油然而生!

    这种滋味是权势的滋味,是威势的滋味,有一种生杀予夺的快感!看着平日里趾高气扬的文官,在自己手底下被整的如此凄惨,石文义感到了难以言喻的快感!

    这种滋味王岳难以割舍,石文义也同样难以割舍!石文义内心滚烫,怎么样才能向皇上靠拢呢?

    三十杖打完,被打的官员们就跟一摊烂泥一样瘫在这里!石文义满意的点头,然后将目光转向了,仍然跪在那里的官员们!